當前位置:首頁 > 娛樂

“韓流”真回來瞭?

作者|毛麗娜

編輯|李春暉

中國人民的老朋友、SM公司的創辦人李秀滿,去年提到韓流發展時信心滿滿。他認為隨著中韓關系變化,“限韓令”松動,韓流將在中國迎來二次復興。當時不少人搖頭,包括硬糖君——14年迎來歸國派,18年迎來選秀派,加上兩國民間情緒對立,試問今日之內娛,哪有韓人之餘地?

可如今“清朗”之下黑紅俱滅,選秀停擺,眾星齊喑,吃瓜群眾都隻能考古“羊胎素”跟海清瞭,韓流可謂“趁虛而入”。二代男團BIGBANG合體發新歌、二代女團2NE1在科切拉重聚表演、EXO成立十周年等韓流新聞頻上微博熱搜,恍惚間,簡直夢回2015年。

不止老團存在感強,韓流新人的話題性也不弱。去年出道的女團IVE強勢回歸,即使路人也難免刷到“張元英絕美舞臺”“金秋天酷颯短發”等安利視頻;已經釋出全員硬照的新女團LE SSERAFIM因擁有前Izone人氣成員宮脅咲良,在小紅書、微博、豆瓣等平臺頗具討論度。

更不用說QQ音樂暢銷數字專輯榜單上,韓國藝人及韓流組合近乎屠榜並包攬瞭前三名。需要註意的是,前三名的專輯發售時間並不長,加之《關於進一步加強“飯圈”亂象治理的通知》發佈後,數字專輯失去打榜功能,這個成績可以被視為“實績”。

李秀滿預言的“韓流復興”,可能真在成為現實。

二代團的回歸

2016年,韓影韓劇韓綜紛紛下線,韓國藝人來內地活動受阻,“韓流”一詞逐漸淡出大眾視野,轉入小圈層發展。加上這幾年內娛蓬勃發展,年輕愛豆層出不窮,包括硬糖君在內的多數人都認為,即使內娛暫時受限,韓流盛世也難再現。

但這種觀點忽略瞭一個變量——二代團。

所謂“幾代團”,是粉絲為瞭方便記憶,將不同時期出道的韓國團體按照年代劃分,命名為“初代團”“二代團”。不過中韓兩國粉絲的標準存在一定差別,且男女團的時代劃分也有不同。

目前國內所說的二代團,是指2000-2010年出道的一系列男女團體組合,包括bigbang、sj、wondergirls、少女時代等。2012年出道的EXO有時也會被打包進這一序列中。

與活躍於千禧年前的初代韓團不同,二代團的出現伴隨著社交網絡的發展,他們攻城略地的速度更快,國內許多人第一次對“愛豆”有清晰認識,就是通過二代團。也正是這批人,開啟瞭韓流在內地的黃金時代。

目前主流娛樂受眾對二代團的情感,與其他世代的韓團是不一樣的。一方面,二代團可以說是許多人流行文化的啟蒙,所謂初戀情結,閱盡千帆心裡總有TA一席地;

另一方面,當年二代團的粉絲構成以大中學生、年輕白領為主,也就是出生於1985-1995的這批人。如今她們具備消費實力,願意花錢彌補當年囊中羞澀的缺憾;同時已成長為社會中堅力量,更具備話語權,對更年輕群體有一定影響力。

此番韓流在國內社交網絡的復興,正是由二代團引發的。

《乘風破浪的姐姐3》開播在即,有心人根據流出的路透照及航班,早早敲定瞭本季參賽姐姐名單,前少女時代成員Jessica立刻成為話題中心,相關討論沖上微博熱搜;

經歷瞭成員負面新聞、一度傳聞解散的二代男團BIGBANG,則於4月5日發行數字單曲《春夏秋冬(Still Life)》。這首單曲不僅在韓國成為各大音源排行榜冠軍,在Q音暢銷榜也穩居第一,BIGBANG回歸的消息同樣在微博熱搜獲得一席之地;

還有時隔七年再聚首的二代女團2NE1,隊長CL說動三名隊友在科切拉音樂節上再現經典單曲《我最紅》舞臺。舞臺相關視頻、2NE1表演結束後合照、CL袒露如何促成成員聚首的新聞,均成為前幾天社交平臺的熱門內容。

所有的生意都可以用新人、新形式再做一遍,韓流也是這樣操作的。

靠老人回歸重聚炒熱話題的事,2017年就發生過一次。出道十幾年,差不多就可以著手準備再聚首事宜瞭。彼時初代韓流組合H.O.T因綜藝《六六歌》再同臺,炸出瞭不少古早韓飯,其中不乏知名寫手、作傢、博主等。老歐巴們靠著這股懷舊潮,不僅收獲瞭回坑老粉,也獲得瞭一批年輕新粉絲。

但初代團畢竟過於久遠,當年那些圈內大手雖已成為各行業中堅力量,但在社交網絡的活躍度不足,吸引力仍舊有限。

而二代團在內地,無論是大眾認知度還是粉絲的互聯網聲量都遠超初代團。這次的故事明顯能夠講得更精彩。

新團體的崛起

如果說微博、豆瓣是韓流老人懷舊納新的樂土,那麼B站、小紅書就是韓流新人走向內娛的舞臺。

大概是算法推薦的奇效,多位朋友告訴硬糖君,最近一兩年,她們瞭解韓國新團體的途徑不再是豆瓣小組或微博,而是B站的首頁推薦,以及小紅書上韓國女團的妝容穿搭。

硬糖君此前探討過“韓國新歌為什麼難聽”(《想重返中國,韓流得先調整產品線》),認為隨著傳播媒介的改變,聽覺讓位於視覺,韓流選擇犧牲一部分聽覺體驗,去為整體效果服務。這裡的“整體”,包括舞蹈編排、歌曲、妝容服飾以及組合概念,而B站這樣的中視頻社區,恰是展示“整體效果”的最佳平臺。

粉絲將一首歌的打歌舞臺、MV、舞蹈版、練習室版以及不同成員直拍整合在一起,一連幾個視頻看下來,很容易被“整體感”俘獲。加上炫目的舞臺效果,歌聲似乎也那麼重要瞭。IVE的評論區就有大量類似“救命,看瞭幾遍舞臺我真的上頭瞭,這歌好像也不難聽瞭”的留言。

除瞭打包式的舞臺安利,B站還有不少對韓團MV進行深度解讀的UP主。雖然不知UP主分析的是否是公司真實意圖,但這些解讀視頻能夠自圓其說,且有不少幹貨,搭配愛豆們年輕鮮妍的面容,倒是殺時間的利器。幾個MV看下來成員姓甚名誰,組合幾首代表曲,不知不覺就留在腦海中。

小紅書則與韓娛的整容級妝造天然契合。2020年的《青你二》《創三》完播後,不少原本就在韓國出道的妹妹,又返回韓國務工。與在內地錄制節目相比,妝造呈現天上地下的區別。小紅書博主常以此為模板,分析怎樣的妝容才加分。學習變美心得的同時,又記住瞭幾個韓流組合。

當然,這幾年中國成員在韓團中被重視程度的提高,也是韓國新團無法通過正常途徑前往內地時的一種曲線救國方式。

早在二代團時代,就能看出“中國人幫中國人”的情結作用。其中最典型的莫過於韓庚所在的SJ、宋茜擔任隊長的f(x)以及破天荒1/3成員都是中國人的EXO。這三組有中國成員的組合,奠定瞭SM公司在中國的龐大市場。

活動受阻後,中國練習生在韓國的日子一度不好過,也有原定中國成員的組合在出道前臨時換人。但很快韓國人發現,中飯的購買力並沒有因不能見面而受影響,而且中飯的長情程度遠勝韓國候鳥飯,於是五代團中又出現瞭大量中國面孔。

且與二代團時期中國人多為“鑲邊”不同,五代團的中國成員在團內擔任的位置更重要、露出更多。比如Aespa的寧寧,是SM歷史上破天荒第一個中國主唱。

這倒不是韓國人良心發現,如今韓國組合來華活動依然受限,MV、舞臺以及相關綜藝,是韓流吸納中飯的主要物料。中國人擔任的part多、露臉多,自然更容易吸引老鄉。部分單純的粉絲,還會因為“公司對我愛豆還不錯”,更願意為組合、為所屬公司花錢。

轉戰韓娛的中國秀人

當然必須承認,無論是老團回歸還是新團崛起,影響的多為原本韓流受眾。但韓國人顯然不願意放棄廣袤的內地市場,那些對韓娛並不感興趣的內娛飯,有可能因秀人出國務工,而轉投韓流懷抱。

內地選秀被叫停,練習生出道無門。一些人放棄幻想,該上學上學,該打工打工。還有一些人遠赴韓國,再度投身選秀修羅場。

這邊中國秀人赴韓尋求機會,那邊韓國秀綜也到瞭急需改變的瓶頸期。本國人自娛自樂能掀起的風浪還是有限,如果外國選手占比高,那影響力就可以輕易輻射別國。

2021年,韓國ment電視臺舉辦中日韓三國選秀《girls planet 999》,每個國傢分別有33名選手參賽。與以往秀綜不同,該節目提出“中日韓在一起就是一個cell”概念。在其作用下,節目前期中國選手的鏡頭分量、舞臺part都很足。即使最後出道夜韓國人又犯老毛病,通過規則強保韓國選手出道位數量。但參加這檔節目的中國女孩們,多多少少都獲得瞭一波紮實關註。

無緣出道的“美強慘”蘇芮琪,以及第一期就被惡剪、後續憑借輿論翻盤的“惡女”符雅凝,就是典型。兩位選手在國內都曾參加過秀綜,但給人印象不深,也未能出道。

雖說在999她倆距離出道仍差一步,但因在節目中遭受不公正待遇,兩位選手均收獲不少粉絲。如今蘇芮琪簽約日本公司且發行瞭作品,符雅凝回國後同樣發瞭新歌,並收到不少音樂節的表演邀約。

作為999唯一出道的中國選手,沈小婷在組合kep1er中的待遇目前看還不錯。有粉絲表示,看到小婷卡位出道時已經做好瞭查無此人的準備,沒想到出道曲、初舞臺,小婷又是站C又有killing part,反倒給人一種“搞到皇族”的感覺。

正如前文所述,韓流組合無法正常在華活動,中國成員part越多越有利於吸納中飯。而對韓國國內,又能靠“中國皇族”的說法反向操作一波虐粉。

對於練習生們而言,左右沒活兒幹,不如去韓國闖一闖。能出道最好,不能出道如果能多留幾期,也能紮實吸粉,提升知名度。

眼下,名為《Boys Planet 2022》的999男團版已經上馬,折戟於出道夜的中國練習生們當然有意赴海外一搏。更有知情人透露如奧斯卡、甘望星、餘景天等人氣選手都將參賽。

雖說小道消息並未得到正主承認,但可以肯定的是,送練習生去海外回鍋將會成為部分內娛經紀公司的選擇。赴韓務工的秀人們,則會將粉絲的視線從國內帶到海外。

看過秀綜的人都知道,即使在開播前已經有瞭one pick,但隨著節目播出,被牽著鼻子掉進真人秀故事線中的你我,總會不自覺地加推。加之韓國人原本就擅長整體舞臺、概念包裝,由不得你不說真香。

Kep1er成員金多娟,節目播出期間鏡頭多到令人發指,甚至被戲稱為“ment唯一皇太後”,更有靠規則擠掉中國姑娘的嫌疑。可是一出道,頭發一染舞臺一來,多少人直呼“我的娟,香死瞭”。可以預見,類似劇本將會在男版999中再度上演,而這批原本未受韓流影響的純內娛飯,也可能落入韓流的甜蜜陷阱。

負面飯圈文化確實應該清理整治,但內娛好不容易占領的市場,若是白白送給韓國人,是不是也有點可惜?

上一篇

你們,還看電影嗎?

下一篇

《壯志凌雲2》或成阿湯哥開畫票房最高電影

廈門“寵物友好”逐漸走熱!多個商圈紛紛打造寵物“社交”空間

廈門“寵物友好”逐漸走熱!多個商圈紛紛打造寵物“社交”空間

市民和寵物在咖啡店內社交。(圖/受訪者 提供)“想帶著寵物‘說走就走’,還是挺不容易的。”不少市民帶寵物出行,會遇到這樣的困難:大...

頭盔上的故事 記錄中建八局華南公司援助抗疫的感動瞬間

頭盔上的故事 記錄中建八局華南公司援助抗疫的感動瞬間

在得知中建八局華南將參與援建香港應急項目,正好,溫寧正在率領自己公司的攝制組團隊拍攝中建八局華南公司位於深圳的地標項目。於是...

半包裝修中,這4個細節一定要註意,別再任由裝修公司收費瞭

半包裝修中,這4個細節一定要註意,別再任由裝修公司收費瞭

傢居編輯:美傢指南與全包裝修不同,半包裝修如今越來越被業主認可。其實主要也是因為半包裝修的主材品質,業主也可以自己把控。既能照...

美股財報季堪憂!大摩警告公司業績面臨通脹“逆風”

摩根士丹利策略師近日表示,成本上升逐漸侵蝕利潤率,而俄烏沖突造成的價格壓力打擊消費者需求,通脹對美國上市公司盈利增長的正面影響...

豆瓣8.6分,這部印度“誤殺”,揭開瞭社會最醜陋的一面

豆瓣8.6分,這部印度“誤殺”,揭開瞭社會最醜陋的一面

電影《誤殺》2019年國內上映,在首周僅取得2億票房的情況下,憑著不俗口碑後來居上,最終拿下超過13億人民幣的票房成績,成為當年內地市...

中國股市:十二傢上市公司披露重大“減持”公告

中國股市:十二傢上市公司披露重大“減持”公告

十二傢上市公司披露重大“減持”公告金龍羽:關於特定股東股份減持計劃實施完成的公告金龍羽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公司”)於 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