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娛樂

明星綜藝變極限挑戰,全新“整活”,慘狀不斷,全都喊著不幹瞭?

看過《戲劇新生活》嗎?

追過《說唱新世代》嗎?

你知道這些高分國綜背後的男人是誰嗎?

△ 不知道也沒關系,你現在知道瞭

是的,那個屢屢打造爆款國綜的男人回來瞭。

毒飯們在後臺催瞭整整一周。

Sir有點小吃醋地點開他新節目......

噢,真香

《新遊記》

總導演嚴敏。
“六人幫”嘉賓,都是老熟人:

王彥霖、黃子韜、林更新、嶽雲鵬、張若昀、陳飛宇。
除此之外,還有一位絕對讓你驚喜的“大老虎”(Sir後面會說)。

如此陣容,觀眾自然看嗨。

上線三天,全網綜藝熱度值第一。

不過,Sir得友情提醒。

比起以往的9分國綜,《新遊記》有個“缺點”(後面也會說)。

正是這個缺點,讓它在上線之初得到一些差評。

被提及最多的——“懵逼”“不理解”“想不通”。

今天這篇文章,Sir會常規介紹這檔節目,更會不太常規地為你們解決兩個問題:
它究竟想幹啥?

以及,它為什麼不想(太早)讓我們知道它要幹啥?


01

解答第一個問題前,我們必須知道問題從哪裡來。

好奇,源自節目強烈的娛樂性和沖擊力。

平時再嚴肅,此刻Sir也要承認:

當下找到一檔能讓你全程放松大笑的節目太難瞭。

甚至很有可能把你笑到肚痛,情不自禁地公開大喊“你,是,我的,神!綜藝之神的神”。


互聯網時代足夠便捷。

內娛隻要一枯燥,整活人們就興致勃勃轉頭去考古。

輕輕松松可以將明星數十年前的“社死”場面扒出來,再以“明星文學”的方式流傳於微信、微博、B站等各大平臺。
從好多人、你沒事兒吧,到羊胎素、皮都展開瞭,再到如今被盤出包漿的“你是我的神”。

時間長瞭——“什麼場面我沒見過”?

但。

你見過黃子韜在片場偷偷地拍陳飛宇、嶽雲鵬的屁股嗎?

你見過王彥霖坦白自己的缺點是“有點虎”嗎?

你見過張若昀輸瞭遊戲躺地上撒潑嗎?

你猜,這些場面會不會在數年之後還被觀眾津津樂道……

光想想就笑瞭?

下面,重頭節目。

請欣賞“走紅毯之你為什麼來到《新遊記》”。

一號選手黃子韜。

我是因為跟嚴敏導演合作過很多次
然後我覺得上一次
我沒有用最好的狀態陪他走到最後

這次“走到最後”會什麼樣?

正當你期待滿滿,3小時之後……

黃子韜:嚴導,我說實話,你再這麼搞咱們沒辦法合作瞭,《說唱新世代2》我絕對不去瞭。

哈哈哈哈,他遭遇瞭什麼?

二號選手王彥霖。
我跟黃子韜是好朋友,他來瞭,所以我來瞭。

好一個兄弟情!

但……

5小時之後。

王彥霖:我們倆少說話,順利地錄完這個節目之後,咱們就各奔東西。

你以為他狠心?

是,但黃子韜更狠心:什麼少說話?我糾正一下,是不!要!說!話!

△ 翻譯翻譯,什麼是塑料兄弟情

他們又遭遇瞭什麼?

說回主線。
《新遊記》的第一期節目隻是讓六位嘉賓亮個相,並熟悉一下節目規則,好為後續節目做準備。

“壯行派對”。

這裡不花錢,花的是“心願幣”。

以後,你想要什麼特色美食、美景度假村全都得用心願幣來換。

但你絕對想不到,就這一個小規則就差點讓6位嘉賓打起來
心願幣的初始數量,要根據你的身份來。
孫悟空夠牛吧,齊天大聖,但隻有5枚。

作為對比,豬八戒是15,唐僧是25。

選到孫悟空的黃子韜一臉懵逼。


不是我才五個

豬八戒為什麼能拿那麼多

喜提鏡頭外的導演解惑
在天宮的編制裡你是弼馬溫。

前車之鑒在這,嶽雲鵬當然想避免,“我是白龍馬”。
又慘遭導演揭發。

別看遊戲規則有些“故弄玄虛”。

這固然是“設計”。

設計並非為拖時長搞花活,而是節目組擲地有聲的宣言:

為明星們戴上“神”的光環,再將他們一個一個貶下“凡間”。

《新遊記》要的不隻是爛俗笑點。

是臨場的“囧態”。

領完幣他們參加“蟠桃盛宴”,並在太白金星、巨靈神等一眾神仙(工作人員)的阻撓下,拿到“董事長”最愛吃的桃。

可你猜董事長最喜歡什麼桃?

獼猴桃?核桃?楊桃?櫻桃還是黃桃?

此時,大聰明張若昀開始推理。

他聽到小道消息,“董事長很喜歡去看相聲,而且邊看邊盤核桃”。


那麼,說相聲的嶽雲鵬是核桃,黃子韜是黃桃。

有瞭。

找出跟所有嘉賓都沒關系的桃,就一定是董事長最愛吃的桃!

好像……有那麼點道理?

Sir隻能說一句:

朋友,你串場瞭,這不是推理綜藝。

△ 董事長:你想多瞭


對。

不僅觀眾懵逼,嘉賓明星也懵逼。

為什麼?

正因為節目需要在一開始就打破觀眾被套路馴化的習慣,明星被以往綜藝訓練的“直覺”。

之後。

歡迎大傢進入這全然未知的“新”遊記。


02

是的,它不隻有笑,還有極強的現實性。

六人可以自由選擇不同的生存模式
普通,困難,極難。

普通模式。

一大清早,睡在格子間的嶽雲鵬正在做夢,慘遭打擾。


先生,該起床瞭
你該補交昨天的房費瞭
趕緊去找工作吧

他和張若昀一起被帶去當房產中介

首要任務,或者說唯一任務,是“打街霸”。

別誤會,不是你從小玩到大的遊戲,而是在大街上發傳單招攬顧客。

“你好,先生,請問你有興趣看一下房子嗎?”

“你好,美女,我們樓盤正在打折。”

類似的話術,類似的人群,你逛街時肯定見過不隻一次。

社恐人見到都不好意思拒絕,下意識地停下或看傳單或掃碼。

但坦白說……
對發傳單的人來說,這更是個面子活,得有大心臟。

嶽雲鵬剛上街時,整個人就兩個字,“扭捏”。

好一會兒才適應這份“工作”,開始主動吆喝:

大哥,房子要伐?這玩意現在可不好找,欸欸,別走啊,您要誠心要,我給您老打八折。

張若昀那邊也舉著牌子解鎖同款話術:
你好美女,新房有興趣看一下嗎
你好新房看一下嗎
現在小區有特惠

兩人上班第一天,朋友長朋友短。

一旦碰到有看房意願的客戶就開始翻臉不認人。

除他倆以外的四人被帶去龍華城中村。

無電梯,六樓,八人間集體宿舍。

工作是日結工,一小時15-30元不等。

等活點。

面包車一來,大哥嗓門一喊:保安保安,十二個小時,包飯。
話音剛落人就齊瞭。

一輛又一輛招工車呼嘯而過。

願意走就上,xxxx,快點瞭,隻要十二個。

黃子韜、陳飛宇不想等,還沒聽清是幹什麼的,就懵瞭吧唧上瞭車。

上去之後才知道要到蛇口拆舞臺。

黃子韜又懵瞭:我們來拆舞臺?

內心:我一個站在舞臺上的人來拆自己的飯碗?

陳飛宇那邊還在勸:又不是拆自己的。

導演:哦,你確定嗎?

林更新、王彥霖去幹物流。

慘狀不遑多讓。

雖然沒吃下午飯,但不影響他的自信

還是有力氣的

你看我們這身板就還行 練過

裝滿貨物的9.6米長的卡車一開進來,兩人頓時都傻眼瞭。
內心:你們怎麼不開個火車進來呢?

要火車沒有。

但……再來幾輛卡車也差不多瞭。

卸貨如果不夠……還可以裝貨。

類似的工作體驗接下來還有很多。

《新遊記》有意將六位明星的生存挑戰拍得更“好玩”。
我們可以從中看到明星開各種腦洞,做各種糗事。

Sir也盡量將它寫得更“好玩”。

但“好玩”背後,你我都明白。

物流、電子廠、食品廠等等非高薪的體力工作,才是真正的社會常態。

笑。

不再是我們對明星居高臨下窺視的畸形滿足。

而是你我皆凡人的共振。


03

如此背景下,觀眾必然“懵逼”。

因為節目在有意放大現實的荒誕

實驗性。

還記得Sir前面提過的“大老虎”嗎?

覺不覺得他身型特別眼熟?



黃·頑皮的·青島貴婦·百億影帝·渤。

黃子韜拍嶽雲鵬屁股,張若昀躺地上撒潑,都是因為他和導演。

他倆所有的招,全是損招。

節目唯一的規則就是沒有規則。
玩遊戲的嘉賓心願幣一多,立馬停工整改。

因此,在豆瓣被罵慘瞭。

爛啊……導演編劇制定規則就是沒規則

但。

第一期的壯行派對,實則是一場社會寓言

所有規則朝令夕改,憑借的就是黃渤和導演自我發揮。
比如在嘉賓不知情的情況下,給他們存的錢添加60%-80%的手續費。

偷偷用粉筆在墻上寫下“隊員裡有人有身份,拍對方屁股三下,有身份的人會告訴你”。

為什麼這麼“整活”?

你看嘉賓們玩的遊戲

玩陀螺壓金幣,借10個轉眼就得還11,還得舉著簽字的“借款書”拍照……


說白瞭。

就是賭博、高利貸、裸貸、非法集資等違法行為。

僥幸贏瞭?

遲早會輸,畢竟這裡是“莊傢”說瞭算。

這些“無規則的規則”唯一目的,就是贏走所有嘉賓的心願幣,讓他們破產。

隻有這樣,他們才能闖關失敗。

才能像《西遊記》中的唐僧師徒一樣,以一個窮光蛋的原始狀態步入取經之路,開始“遊生活,見平凡”的《新遊記》。

Sir知道,這場社會寓言在最終表現上沒有完全做到位。
不是因為不想。

而是不能

這隻是遊戲,現實往往更狠更殘酷。

在XX軟件借錢的大學生,會想到被短信轟炸甚至暴力催收嗎?
簽兩年長租公寓合同的打工人又是招誰惹誰,他們能意識到那些年入幾十億的“知名大企業”會暴雷?

當然,《新遊記》不隻在批判。

它還試圖借助曖昧的實驗性,去撬動生活中某種長久的麻木。

節目中引用過一句話:

張愛玲說過“出名要趁早”,但某種程度上,過早的出名也並不是一件好事。

闖關時嘉賓們遇到許多問題,有生活必備常識,也有“冷知識”,許多連屏幕前的觀眾都未必能答出來。

對此,黃渤的評價是

所以過去說出名要趁早,也未必
你知道吧,少瞭很多的生活實踐經驗

嚴敏曾提到過他拍《新遊記》的目的之一:

如果他們在生活當中已經失去瞭閱讀生活的機會,不如我們創造一種相對來說努力接近於真實的假定的真實,讓他們可以在這空間裡面更為自在的閱讀生活,經歷生活。

失去閱讀生活機會的“他們”當然是指嘉賓。

閱讀生活,經歷生活”則可以指向嘉賓和所有觀眾。

在節目裡,你可以看到“深圳折疊”

黃子韜陳飛宇,昨天是走紅毯的明星,今天就去拆舞臺。

說著“自己的飯自己幹,自己的錢自己賺”,但最終還是不得不求助節目組。

另一邊,真工人對林更新的評價是“感覺好像沒幹過活”。

這哪是明星綜藝。

在Sir看,更像是“紀錄片綜藝”

有人站在招工廣告牌前一張張看著找工作;有人去年還有幾十萬做電商,今日隻能搶著做日結工;有人則在富士康幹瞭十年,剛來深圳沒多久;有人住15元一天的8人間集體宿舍,下班回來累到倒頭就睡……


是被折疊的深圳背面。
而這些工人和嘉賓們一樣,是節目的主角,是深圳發展的主力。

慢慢地。

嘉賓們說話和做事的方式變瞭。

張若昀:在深圳這樣一個城市,其實任何一個行業,活著都不容易。

黃子韜、陳飛宇和工人們一起邊吃盒飯邊聊天,感慨工人辛勞。

然而。

一旦鏡頭給到那些真正的工人,你會發現,他們的談吐、肢體、甚至內心真正的困境,依然與體驗生活的明星拉開巨大差距。

我無所謂喜不喜歡(工作)

我為瞭生活而已

我們這種人他沒有很多選擇

Sir註意到,彈幕不止一次刷屏兩個字:

“真實”。

可真實從哪裡來?

並非單純將綜藝攝像棚搬到工地流水線。

而是將兩個全然不同的世界重疊後,那被無限突出的“失控感”

生活如此復雜。

而當我們試圖掌控生活時付出的步驟越多,面對的系統越龐大,“誤差”便越容易出現。

正如明星們嘗試體驗另一種人生時的手足無措。

正如真正的工人面對鏡頭時的無力與拘束。

Sir想起同樣背景在深圳的電影《奇跡·笨小孩》。

景浩在公交車上安慰他可愛的妹妹。

指著市中心一座摩天高樓說:

它能修好,你也能修好。

可生命不比鋼筋混凝土。

身處底層的景浩根本無法想象,“修”好妹妹這一看似簡單的任務,會半途殺出那麼多無妄之災與利益撕扯。

好,打住。

《新遊記》畢竟是一檔綜藝,它首要目的還是娛樂大眾,對現實映射隻能點到即止。

這點到即止既是遺憾也是欣慰。

至少。

在此起彼伏的笑聲和整活之餘。

如果你真正看進去,必定能在某個靜止的瞬間感受到比“娛樂”更多的收獲。

比如。

當鏡頭搖到遠處。
工友蹲在路邊吃飯,有的露出幸福的笑容,也有的仍在拆卸鋼架,打掃衛生。
空中,掛著一輪明月。

此時。

開場曲,張楚的《螞蟻螞蟻》再次在腦中回響。

細品歌詞和眼前畫面。

是唱給誰的?

屏幕裡的他們,亦或是,屏幕前的你。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編輯助理:李尋歡不作樂

上一篇

月度人物 | 電影頻道4.25起播出多部章子怡代表作

下一篇

豆瓣排名TOP100部電影合集

長見識瞭!細數明星那些嚇人雜志大片,醜到不忍直視

長見識瞭!細數明星那些嚇人雜志大片,醜到不忍直視

如果說娛樂圈最不能惹的人是誰,那肯定是時尚圈的人,很多時尚圈的雜志編輯和攝影師不僅嘴毒脾氣也很大,如果網友評論一下雜志封面拍的...

紮心!股市10年累計上漲0.2%!不如創業,還能拿深圳人社局補貼

紮心!股市10年累計上漲0.2%!不如創業,還能拿深圳人社局補貼

今天,上證指數再次演繹瞭大跳水。超過9成股票下跌,上證指數已經跌破3000點,達到2020年7月以來新低!盤面上,一片綠油油,多少股民淚汪汪。...

明星隔離生活:劉畊宏直播健身,黃齡自己種菜

明星隔離生活:劉畊宏直播健身,黃齡自己種菜

不在無聊中沉默,就在無聊中爆發,比如彭於晏。別人都是單點7日隔離套餐,彭於晏倒好,直接連爆“再來一套”,變成瞭7+7+7+7引得工作室還為...

8位“德不配位”的明星:明明演技很一般,片酬卻高得離譜

8位“德不配位”的明星:明明演技很一般,片酬卻高得離譜

近幾年的娛樂圈非常畸形,那些有實力的演員片酬一般般,沒有帶作品、隻會玩營銷的流量明星們,片酬反而高得嚇人。尤其是近幾年的一些流...

10位明星經典發言,楊穎評自己值得大滿貫,劉浩存自稱天賦演員

10位明星經典發言,楊穎評自己值得大滿貫,劉浩存自稱天賦演員

娛樂圈中有這樣一些明星,他們在某一領域毫無建樹、一竅不通,卻能大言不慚地批評專業人員。有的明星好為人師,即便完全不會演戲,還是用...

6位明星的買房審美!院子小橋流水,屋裡全是水泥,露臺俯瞰全城

6位明星的買房審美!院子小橋流水,屋裡全是水泥,露臺俯瞰全城

已經84歲高齡的瓊瑤,近日將自住長達40餘年的“可園”,對外開放參觀。這幢別墅位於臺北大安東區巷子內,占地660平方米,共有7層。花園裡...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