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娛樂

走不出綜藝怪圈的《向往的生活》,問題出在哪?

數據顯示,2010—2020年,北上廣深人口迅速增長

據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我國10大城市的外來人口居高不下

中國10大城市“包容”能力排名

然而,在《職場人生活狀態調查報告》中,越來越多的人想要逃離城市的喧囂,去往小城生活。

逃離大城市的巨大壓力,向往小城市的愜意與無憂,可礙於工作與發展,向往終究是向往,詩與遠方也終究敗給瞭“面包”。

在如此時代背景之下,湖南衛視快速抓住觀眾需求,打造瞭歸園田居的慢綜藝《向往的生活》:

現實生活中無法逃離城市,那就在茶餘飯後“看劇充饑”。

《向往的生活》:農村生活

定位準確的《向往的生活》一炮而紅,如今已成功拍到第六季,成為現象級慢綜藝作品。

但隨著節目的發展,現實問題接踵而至。

綜合六季作品來看,《向往的生活》的集數越來越多,開播後的熱度與收視率在諸多綜藝節目中名列前茅,但口碑與評分卻越來越低瞭。

“變味瞭。”

“沒有田園生活的美好感瞭。”

“越來越無聊瞭。”

諸如此類的點評,已屢見不鮮。

有熱度,口碑低。

那麼,《向往的生活》是如何一步步走到如此地步的?

01 發展與現狀:評價兩極分化,味道越拍越淡

2017年,在綜藝市場迅猛發展,在以《奔跑吧!兄弟》為代表的快綜藝獨領風騷時,《向往的生活》以獨特的慢姿態加入其中。

快節奏的時代,快綜藝的市場,豈能有慢綜藝的地盤?

《向往的生活》第一季並不被同行、市場、金主爸爸們所看好,就連制作團隊心中都沒有個底。

請幾個嘉賓,架幾個機器,沒有劇本與激烈的對抗,全靠嘉賓吃飯、睡覺、幹農活就有人看?

哪來的自信?

沒人相信。

沒人願意贊助。

第一季錄到一半因資金問題被迫暫停,三位主創卷鋪蓋走人,趕去當嘉賓的黃曉明被勸退。

擱置數月後,制作團隊才想辦法把《向往的生活》的命續上。

可即便如此,也沒人知道後續是死是活,就連做客的宋丹丹都忍不住發出疑問?

這節目有人看嗎?

趕緊制造點包袱出來吧!

於是,就有瞭她在節目中揭老底,將全傢人的名字拿出來吐槽的趣事。

在各方朋友的幫助下,在節目組拼盡全力續命的情況下,《向往的生活》問世瞭。

誰也沒想到的是,這檔歷經波折的慢綜藝,竟在綜藝市場有瞭一席之地。

在快節奏的生活狀態下,田園生活的慢綜藝如一場及時雨,讓觀眾從競技類快綜藝的疲憊中有瞭喘息的時間。

小而美的《向往的生活》一炮而紅,在綜藝市場中殺出一條血路,評分直上7.5,口碑不俗。

《向往的生活》第一季走紅後,蘑菇屋成網紅打卡地

歸隱山林的安逸與輕松,忙活一天隻為吃一口飯,節奏慢到忘記時間的生活方式,深深吸引著觀眾。

田園生活的氣質,被《向往的生活》死死地拿捏住瞭。

節目出名後,贊助商多瞭,住的條件改善瞭,吃得也好瞭,可隨著播出的季數越來越多,這田園的味道也越來越淡瞭。

第六季終於來到心心念念的海邊,一開播引來諸多觀眾的圍觀,總體熱度不俗甚至一度超過浙江衛視的王牌節目《王牌對王牌》。

可誰又能想到,節目剛播出一期,打分平臺的評論區呈現兩極化狀態。

“無聊”、“尷尬”、“普信男”、“爹味”等字眼相當刺眼。

相比第一季的條件,第六季已逆天。

但口碑恰恰相反。

從第一季正中觀眾下懷,到第六季的口碑分化,《向往的生活》不僅面臨著口碑挑戰,還尷瞭個大尬——被衍生片反超。

02 尷尬的處境:口碑被衍生片反超

在《向往的生活》第六季播出前,湖南衛視利用《向往的生活》第五季原有的蘑菇屋,做瞭衍生片《歡迎來到蘑菇屋》。

由於疫情與影視寒冬的雙重影響,衍生片的制作資金少得可憐,將“勒緊褲腰帶”體現得淋漓盡致。

蘑菇屋是撿剩下的、餐桌是木門板(村民不要的)搭建的、栓在屋裡的小土狗是村民傢的、玩遊戲時的道具畫架是村民扔掉的殘次品。

節目中的傢電與擺件,但凡超過一千塊錢的都是從村民傢“搜刮”來的,就連嘉賓都是友情“贈送”的。

能省則省,成瞭《歡迎來到蘑菇屋》的宗旨,工作人員也不例外。

為瞭能順利到達拍攝地,隻能蹭臺裡的免費機票。

考慮到經費,制作組也不得不請來一群早就過氣的糊咖。

可萬萬沒想到,就是這群“再就業”的糊咖,竟直接將窮穿地心的《歡迎來到蘑菇屋》盤活瞭。

節目播出後,0713男團登上熱搜,團綜呼聲越來越高,本無人關註的衍生片被推廣出去。

節目播出後,0713的熱搜詞條

不僅如此,《歡迎來到蘑菇屋》的評分高達8.7,遠遠高於《向往的生活》的任意一季。

打開評論,遠比《向往的生活》第六季的評價高。

一個衍生片,玩過瞭正片。

一群糊咖,玩贏瞭一群頂流。

活久見!

窮到連宣傳費都沒有,隻能請得起糊咖的《歡迎來到蘑菇屋》成功上瞭熱搜,贏得關註與口碑。

而重金打造並全力推出,無論是主創還是嘉賓統統都堪稱頂流,有錢任性不怕造的《向往的生活》口碑敗下陣來,隻剩下尷尬。

那麼,重點來瞭。

從第二季開始評分就一路往下掉,還被吐槽變味瞭。

如今又被衍生片威脅地位的《向往的生活》,問題到底出在哪?

03 追溯根源:四大原因是關鍵

《極限挑戰》導演嚴敏曾在采訪中談到節目與廣告的關系,一定程度上解釋瞭《向往的生活》口碑下滑的原因。

我國綜藝節目的盈利模式較為單一,就是廣告投放,廣告與節目始終是合作共贏的關系。

但在這共贏的基礎之上,廣告商與節目組也始終存在一個臨界點。

在初期,節目與廣告商彼此之間勁往一處使,才能達成良好的合作模式。

但到瞭一定的時間,當廣告商的需求大過節目的需求,過瞭彼此合作共贏的臨界點,那麼節目就塌瞭。

節目火瞭,廣告商的需求越來越多瞭,廣告的時長占比就越來越重瞭。

結果就是,在廣告裡看綜藝。

較為經典的案例就是浙江衛視的《王牌對王牌》。

隨著節目的大火,各嘉賓又都是領域內的頂流,廣告商將欲望透過廣告的方式呈現出來。

這也就造成《王牌對王牌》變成瞭“廣告對廣告”,口碑極速下滑,吐槽聲不斷。

《王牌對王牌》嘉賓主持頻看提詞器惹爭議

《向往的生活》亦是如此。

廣告多又尬

在沒人看好《向往的生活》第一季時,贊助的廣告商少得可憐,金主爸爸連瞧都不願意瞧一眼。

雖然贊助少,資金少,但《向往的生活》第一季更加純粹,反而契合瞭田園生活,也讓這檔節目收獲觀眾的心。

可當《向往的生活》大火,各位金主爸爸們看到瞭商機,紛紛搶破頭要加入進來時,也就造成《向往的生活》變成瞭“金主爸爸的生活”。

看一組數據,就能知道《向往的生活》有多吸金。

第一季,共有3個金主爸爸。

某米稀為獨傢冠名,某手機是官方合作夥伴,某熱水器是指定品牌。

第二季,直飆至12個。

品牌有手機、熱水器、米稀、汽車、煤氣灶、牙膏等。

第三季,共8個金主爸爸。

牛奶、汽車、食用油、人工智能助手、洗滌劑等,各個都是大品牌。

第四季,高達14個。

廣告數量打破該節目的歷史紀錄,而這還是被攔截後的結果。

第五季,10個廣告商成功入駐。

第六季,9個金主搶著贊助。

從第一季的3個,到第六季的9個,頂峰時期的14個,從贊助商的數量就可以看出《向往的生活》的火爆程度。

即便第四季因又多又尬的廣告植入太多被觀眾吐槽,也沒能讓節目組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第五季與第六季的贊助商數量,仍舊是其他綜藝節目所無法企及的。

廣告數量多瞭,金主爸爸的需求大於節目的需求,那麼正如嚴敏所說,節目也就垮瞭。

電視廣告

當然,口碑下滑也不能全怪廣告。

嘉賓雜又亂

除瞭廣告多之外,《向往的生活》邀請的嘉賓也曾一度引起觀眾的不滿。

尤其是第三季,《向往的生活》變成瞭鄉村田野版《快樂大本營》,更像是走過場的大雜燴。

有一期,直接匯集瞭《明日之子》、《吐槽大會》、《創造101》、《偶像練習生》、《聲入人心》五檔節目的練習生、脫口秀演員、歌手。

人員紛雜,嘰嘰喳喳,打破瞭田野的寧靜。

《向往的生活》已不再令觀眾向往,而是令各大經紀公司所向往。

將這個平臺當成“鍍金”的“快速路”。

一批批來,一批批走,一堆小年輕與田園生活毫不搭邊,更無法增加節目的深度與廣度。

尋求安靜的慢生活,硬被變成農傢樂一日遊,豈能留得住觀眾?

主創人設的乏味

廣告數量與嘉賓質量把控不到位,造成節目被資本充斥著,進而變瞭味。

同樣,隨著節目的發展,主創們的定位逐漸令人審美疲勞。

被廚房困住的男人——黃磊。

為瞭一日三餐,他就從未離開過廚房與灶臺,即便多次抱怨也沒有被重視。

即便是頂著三四十度的高溫,他也要耐住性子在火爐旁烹飪。

別人解鎖新遊戲新技能,他就解鎖做飯的時長。

曾為瞭一頓傣族手抓飯,整整忙活七個小時。

這個工作量,讓孫莉心疼不已。

行走的點贊王——何炅。

不會做飯的何炅,像在《快樂大本營》主持一樣照顧著每一期的嘉賓,帶著他們一起玩一起鬧一起幹農活。

這是他的工作與定位。

然而,他最大的定位是誇贊黃磊的飯菜。

無論吃什麼,總在第一口發出滿足的聲音。

悶頭幹活又努力幹飯的哥哥——彭昱暢。

相比劉憲華的無厘頭聊天與搞氣氛,彭昱暢是個務實派。

幹活最努力,幹飯最認真,明明是個日系大帥哥,卻在節目中變成瞭不愛洗澡的發福哥。

不愛說話愛傻笑的妹妹——張子楓。

鴨舌帽一戴,劉海一遮擋,說話溫聲細語逢人就傻笑。

從入住蘑菇屋以來,張子楓就少言寡語,至今仍未改變。

因為她是妹妹,大傢讓著她,愛護她,但不可否認她的綜藝欠佳。

怕動物的有志青年——張藝興。

害怕尖嘴動物、害怕海鮮、愛吃牛肉,張藝興雖加入的最晚,卻個性鮮明。

而他最大的特點就是,為音樂癡迷。

為瞭音樂,可以不吃不喝不下床,為瞭一個靈感可以完全不睡覺,他的目標就是帶著華語音樂走向世界。

從第一季開始,到第六季播出,有人離開有人加入,但不變的是他們的人設。

沒有改變與創新之下,難免會審美疲勞,這也是《歡迎來到蘑菇屋》贏得口碑的原因。

在沒有黃磊、何炅“兩座大山”壓著的情況下,每一位嘉賓都可以毫不顧忌的做自己。

沒有尊卑,不會束手束腳,更多的是朋友間的互相拆臺,制造多重笑點。

0713互嘲歌曲不紅

其次,糊咖面對鏡頭可以毫無顧慮,而頂流們卻要處處小心謹慎,生怕說錯瞭話被吐槽,又怕得罪瞭人。

這樣一來,就大大限制瞭“笑果”。

形式重復沒新意

同樣還有讓觀眾產生疲勞的節目形式。

嘉賓到來、幹農活、做飯、吃飯、飯後聊天、玩遊戲,一系列的活動與流程已持續六季。

雖是真人秀,卻更像一個被刻好的模具,並嚴格按照這個模具的形狀往下走。

除瞭嘉賓不同,環節都是重復的,久而久之失去瞭新鮮感。

嘉賓相同的情況下,更加重復瞭。

偷懶的李誕、“哈哈哈”的陳赫、笨手笨腳的巴圖……

《向往的生活》陳赫

第一次,新鮮感。

第二次,刻意感。

第三次,反感。

沒有創新的節目,難留住觀眾與口碑。

《向往的生活》想吃又不想幹活的陳赫

《向往的生活》熱度不減卻口碑下滑,單看是這個節目的問題,但放眼整個綜藝行業,它並非孤例。

這也折射出綜藝市場的弊端,尤其是走不出口碑怪圈的老牌綜藝的弊端。

04 行業狀態:老牌綜藝走不出的怪圈

像《向往的生活》一樣,開播熱度大卻口碑持續下滑的綜藝不在少數,已發展為行業現狀。

棚內真人秀

《乘風破浪的姐姐》首次推出時,成功掀起追姐熱潮。

主題曲《無價之姐》更是火爆全網,引起全民比拼熱潮。

《無價之姐》爆火

三十位姐姐的自信亮相,讓年齡變得不再可怕與憂傷。

破齡成團,讓追夢不再變得遙不可及。

“浪姐”成團夜

有熱度,有意義,光一季就成為現象級綜藝。

當第二季推出後,《乘風破浪的姐姐》再次掀起水花。

隻是,評分從第一季的6.7,直降1.6分。

主打懸疑、破案、燒腦、推理的《明星大偵探》

以新穎、獨特、創新的姿態在諸多綜藝節目中站穩腳跟。

第一季推出後評分直飆9.3,成為推理類綜藝節目的天花板。

可在連續幾年的制作後,評分被拉到8.7。

這個評分,雖能吊打一眾綜藝節目,卻蓋不住評分下滑的現實。

如今,換湯不換藥的《大偵探》推出,但評分低至7.5。

同樣經不起折騰的還有播出七季的《王牌對王牌》

前三季,在王祖藍與白百何的主持下,評分在六分左右徘徊。

從第四季開始換沈騰與賈玲搭檔後,第四季與第五季的評分一路上漲。

但從第六季開始,當嘉賓固定後評分又一路下跌,第七季已跌到4.3,打破過往最低分。

戶外真人秀

戶外綜藝亦是逃不掉這個怪圈。

旅行治愈類節目《妻子的浪漫旅行》,熱度與話題不斷,但評分一路走低。

已從第一季的6.7分,低到第五季的5.4分。

嚴敏操刀的德雲社團綜也中招瞭。

第一季的《德雲鬥笑社》,評分7.2,但到瞭第二季評分為7.0分。

就連小而美,不炒作,不博噱頭的《奇遇人生》,亦是這個情況。

觀察類真人秀

室內觀察類真人秀,以第三視角的獨特方式吸引觀眾。

但依舊是開播有熱度,口碑仍下滑的狀態。

比如,《女兒們的戀愛》開播後,明星將戀愛擺上臺面,話題熱度不斷。

可經不住,第一季到第四季的口碑下滑。

還有“我傢”系列的《我傢那閨女》與《我傢那小子》,將明星私下生活投放到屏幕上,一經開播吸引眼球。

可同樣的,評分下滑嚴重。

文化類真人秀

弘揚中華美食的《中餐廳》,立意正向且有意義,王俊凱、楊紫、黃曉明、趙麗穎各個都是頂流。

有流量的加持,又是湖南衛視打造的節目,可依舊擋不住口碑下滑。

第五季的評分已低至4.4。

尋找好聲音的《中國好聲音》,從首次開播的大火,到至今的過氣,無論是熱度還是口碑都猶如坐瞭一趟過山車。

就連一股清流的《舞蹈風暴》,也由9.1降瞭0.1分。

從諸多老牌綜藝節目的走向看,《向往的生活》的口碑下滑並非孤例,如此現象,如同一個走不出去的口碑怪圈。

那麼,為何老牌綜藝越拍口碑越差?

導致“下坡”定律的原因是什麼?

綜合看來,無非是節目形式的一成不變、僅靠嘉賓的熱度撐著、廣告的增多、人設的固定造成的審美疲勞。

《向往的生活》不過是老牌綜藝的“照妖鏡”,將弊端暴露無遺。

2022年受疫情與經濟大環境的影響,綜藝數量幾近腰斬。

在如此行業環境之下,國產綜藝仍競爭激烈,該如何抓住觀眾的心做到收視口碑雙豐收,如何走出這個怪圈,值得思考。

05 改進:國產綜藝如何抓住觀眾的心?

然而,想要抓住觀眾的心,就要先搞清楚綜藝的不同之處。

綜藝與電影不同,綜藝的盈利模式是單一的,就是品牌方的廣告投放,而並非是靠觀眾的點擊與好評。

一定程度上,綜藝無需討好觀眾,隻需要與廣告商做好對接,口碑自然不是看重的一個方面。

相反的,電影的票房與每一位觀眾息息相關,所以更註重口碑。

這也就導致,一些綜藝節目隻註重節目熱度,而不註重口碑,才有瞭越拍口碑越差的結果。

說白瞭,就是內容邏輯與商業邏輯的沖突。

有內容沒商業,節目沒錢繼續發展。

有商業沒內容,節目越拍越差。

無論何時,當廣告商獨大,節目質量必然會下降,導致劣幣驅逐良幣,造成整個市場皆是如此。

這也就是為什麼有熱度的老牌綜藝,評分越來越低的原因。

若想留住觀眾,不能單純靠每期嘉賓的自身熱度來帶動節目的收視,而是靠節目本身的質量。

減少廣告數量,把控節目質量,才是口碑回升的關鍵。

《王牌對王牌》因廣告太多引爭議

當然,除瞭廣告數量需要準確拿捏外,嘉賓質量也需嚴格把控。

拿《向往的生活》來說,請一群連黃磊都不認識的小年輕,既不能深聊人生,又不能增加節目的寬度與廣度。

既背離瞭鄉村田野的寧靜,又違背瞭“老友喝茶記”的初衷,實屬敗筆。

邀請有閱歷的人,更能讓節目得到升華。

黃渤做客蘑菇屋

其次,主創人設與節目形式適當改變。

一成不變隻會審美疲勞,適當改變增加新鮮感。

無論是《王牌對王牌》還是《向往的生活》都被原有的外殼所禁錮,導致人物固定化,流程模板化。

最後,別把觀眾當傻子。

吃老本,賣情懷,裝傻充愣,隻會加速節目的衰落。

尊重觀眾,才能得到尊重。

綜藝,是消遣,也是一種文化。

不忘初心,方能始終。

上一篇

五一熱門綜藝大盤點,除瞭《向往的生活6》你還喜歡看哪個?

下一篇

這幾位明星的塌房,慘遭“封殺”,但根本就不值得同情

明星缺綜藝感有多尷尬?《向往》沒人接話,《王牌》純靠沈騰賈玲

明星缺綜藝感有多尷尬?《向往》沒人接話,《王牌》純靠沈騰賈玲

現在的綜藝是越來越無聊瞭,其中一個原因當然是節目組的問題,光設計一些無聊的環節,能怎麼有趣?但也有一個不容忽視的原因是,有綜藝感的...

口碑8分之上,卻已復播無望,這3檔老綜藝,全都知道是真牛

口碑8分之上,卻已復播無望,這3檔老綜藝,全都知道是真牛

近期陪伴瞭觀眾8年之久的《奔跑吧》宣佈回歸,加上2022年新的一季,“跑男”已經足足有10季瞭。作為娛樂競技中的常青樹,即使它的口碑...

推薦10款口碑爆表的生存遊戲,《方塊方舟》玩傢基地被動物踐踏

推薦10款口碑爆表的生存遊戲,《方塊方舟》玩傢基地被動物踐踏

生存類的遊戲題材經久不衰,這類題材的遊戲也是層出不窮,在遊戲平臺一搜索,就可以篩選出來不少,接下來就來為大傢推薦十款口碑爆表的生...

本田再次發力!全新“王牌HRV”瞄準國產,12萬起搭載地球夢引擎

本田再次發力!全新“王牌HRV”瞄準國產,12萬起搭載地球夢引擎

導讀:本田再次發力!全新“王牌HRV”瞄準國產,12萬起搭載地球夢引擎隨著汽車行業的快速發展,SUV車型可以說是當下的暢銷車型,但是當下的...

性能王牌有多強?高幀暢玩主流遊戲不在話下

性能王牌有多強?高幀暢玩主流遊戲不在話下

前言一加Ace作為一加新打出的一張“性能王牌”,既有硬核的硬件,也有快、穩、狠的使用體驗。不僅是獨傢定制天璣8100-MAX芯片,還有Hyp...

漫談讀書的目的與藝術·尹秀民

漫談讀書的目的與藝術·尹秀民

讀書為什麼?對於這個問題,自古以來至於今,有著若幹的回答與解釋。最為代表者,則是對於什麼“黃金屋”、“千鐘粟”、“顏如玉”的苦苦...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