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娛樂

同情電影,但不能讓爛片利用瞭觀眾的同情

這三年,電影確實很難。

作為精英主義的遊戲,電影以前都是趾高氣揚的,現在卻變得低聲下氣。

不僅在網上頻頻賣慘,還不斷地將電影與國傢綁在一起,試圖喚起大傢對他們的同情。

可電影給出的答案又是什麼呢?或許誰也沒有想到,一部爛片“殺”瞭出來。

在清明檔、五一檔接連出現諸多國產片撤檔,大盤一片低迷,業內哀鴻一片的情況下,《我是真的討厭異地戀》竟然橫空出世。

逆著不撤檔的反潮流為影院續瞭一口氣,也讓連續多天單日票房難破千萬成為過去。

甚至讓大傢看到瞭久違的單日總票房達八千萬,檔期總票房接近3億,目前這個數字還在漲。

這樣一部電影能夠在艱難時刻留下來為影院保駕護航,在某種意義上就是影院的燈塔,讓他們在黑暗中看到瞭微光。

雖說《我是真的討厭異地戀》沒有做到真正的救市,但至少起到瞭一定的盤活作用,讓大傢沒有忘記電影還在,還有八千多影院在開。

從這個立場出發,《我是真的討厭異地戀》確實有可取之處。

但能因為此,就為一部爛片喝彩嗎?疫情三年,各行各業都受到瞭不同程度的打擊。

尤其是電影,更是被攔腰斬斷,國內觀眾的觀影習慣也逐漸減弱,影視公司裁員一半以上,電影項目停掉三分之二,影院營業率連續幾個月不足半數。

從這些數據中可以看到,電影很難,值得我們同情。

因為它是普通大眾生活習慣的一種,也是精神文化的一種食糧。

可是因為諸多的不可控因素,讓喜歡看電影的觀眾難以走進電影院,電影進入瞭艱難時期。

然而我們的同情是對整個電影產業,以及中國電影的未來和自己能否再在電影院看到好電影的同情。

而不是因為電影不行瞭,就該去支持爛片的同情,《我是真的討厭異地戀》便利用瞭觀眾的這種同情。

擺出一副振興行業的姿態,做出一副弱者的楚楚可憐樣,用盤外招的方式將觀眾的同情換成瞭白花花的銀子。

截至目前,該片票房已有八千七百多萬,破億應該不成問題。

票房分賬需扣除國傢抽成百分之五和百分之六的稅,剩下的89%,影院和制片公司分成,比例是55%:45%。

制片公司再從45%中拿出百分之五給發行方,其餘的40%便是制片公司最終的收益。

《我是真的討厭異地戀》的制作和發行基本都是某線一傢包瞭,所以該片的收益,某線分給發行方的份額就是左手導右手。

《我是真的討厭異地戀》的成本的最大頭就是宣發,制作成本不會超過兩千萬,兩者合計最多四千萬。

假如該片的最終票房是一個億,那麼某線到手的票房分賬是四千多萬,這麼一算,與成本持平,不賠不賺。

那麼《我是真的討厭異地戀》本身的質量又如何呢?

與《十年一品溫如言》一時瑜亮,稍微比畢志飛的《純潔心靈·逐夢演藝圈》好一點。

劇情俗套狗血,極具套路化,屬於一眼鑒爛,在電影院睡上一覺再醒來都不影響劇情走向,可見其爛穿地心的本質。

為什麼這樣的爛片往往能獲得高票房呢?

因為《我是真的討厭異地戀》完全就是一部為檔期、市場量身定做的流水線產品,而不是一部電影。

“節假日瞭,總要幹點啥,看部電影吧”,人的這種心理造就瞭檔期式電影的票房井噴,誘發瞭觀眾的沖動消費。

青春與愛情是《我是真的討厭異地戀》這個商品的構成元素。

它的顧客特征具有喜歡噱頭,易受廣告宣傳的影響的特征,而且電影又充滿瞭觀眾的社交屬性和儀式感。

還有一點就是現在的電影院沒有選擇瞭,基本上上映的電影除瞭幾部國外大片,就剩《我是真的討厭異地戀》瞭。

爛片擁有高票房隻是表象,背後的真相令人發指。

某線出品的青春愛情爛片不止《我是真的討厭異地戀》這一部,真正做到瞭某線出品,必屬爛片的行業標桿。

有4.7分的《你的婚禮》,票房7.89億、5.8分的《悲傷逆流成河》,票房3.57億、4.0分的《三生三世十裡桃花》,票房5.53億。

2.7分的《十年一品溫如言》,票房1.67億、4.8分的《怦然星動》,票房1.6億、5.6分的《以年為單位的戀愛》,票房2.32億。

跟《我是真的討厭異地戀》一樣,這些電影無一例外,制作和發行大都是某線。

而且根據《我是真的討厭異地戀》的票房分賬算法來看,這些電影很多都跟《我是真的討厭異地戀》一樣,不賠不賺,或者小賺幾千萬,極少數利潤在億元以上。

那麼問題來瞭,這些電影的票房數字都很漂亮,但一核算成本竟然都不怎麼賺錢。

既然大多是賠本的買賣,還要擔著網友口誅筆伐的罵名,為什麼某線卻樂此不疲,每隔一段時間就來一部呢?

舉一個例子,A手裡有一塊錢,想拍部電影。

於是找來瞭幾個大明星,還有以前亮眼的電影票房成績,以此背書拉投資,賣份額,最終項目成立瞭。

之後A把這部片以2塊錢的價格賣給B(A旗下的子公司),B請來大明星X(B旗下的藝人),給他開出瞭2塊錢的片酬,相當於目前的成本成瞭4塊錢。

最終電影成型,順利在院線上映。

票房雖然賣瞭5塊錢,但制作公司的票房分賬隻有2塊錢。

可該片的成本是4塊錢,收益隻有2塊錢,賠瞭一半,這該怎麼辦?不用擔心,這樣一圈下來,B的賬面流水走瞭4塊錢,自傢藝人捧瞭。

A虧損瞭,虧損瞭怎麼辦?

之前答應的分紅自然就不作數瞭,A的錢也有可能幹凈瞭,還賺瞭一倍以上。

即使B拍得電影,票房有幸達到瞭10塊錢,收益也隻是4塊錢,勉強與成本持平,也沒有分紅。

如果想要有分紅,票房必須在10塊錢以上。

但是看看某線的愛情片,有哪部電影票房破十億瞭?這種現象正映襯瞭那句老話,被人賣瞭,還在替人數錢。

資本都是無利不起早的,當我們為他們虧錢而沾沾自喜時,人傢早已數錢數到合不攏嘴瞭。

如今的電影早已被玩成瞭金融產品,某線深諳其道,可謂行業毒瘤。

之前有《三生三世十裡桃花》鎖場現象,後又有《葉問》暴雷,從這之後,電影已經不再遮遮掩掩,而是直接明擺著圈錢瞭。

有些時候,某些公司出品的電影可能口碑和票房都很高,但是後續的電影竟然出奇一致的拉垮,這其中也與份額和股價有關。

在《圓桌派》中,薑文喝瞭點小酒,有點小嗨,說起瞭拍電影和請吃飯的關系。

竇文濤在一旁不解地問:“還有拍電影不是為瞭請觀眾吃飯的?”薑文瘋狂眨眼地說:“有啊,為瞭上市,為瞭換股票的嘛。”

這一回答又戳到瞭竇文濤的盲區,“拍個電影,沒票房能上市,能漲嗎?”,薑文又開始答疑解惑,“這事你得問專業的,他們都有辦法,這都不是事兒。”

他們是怎麼利用電影把一塊錢變成兩塊錢的?薑文在《一步之遙》中做瞭闡述。

武七用他爸的軍費換來太平,反對戰爭,提升自身的境界,而馬走日和項飛田為此辦瞭一場環球花國大選公開賽,把New money變成Old money。

當我們為我們用腳投票改變瞭影視圈的畸形現象,讓良幣驅逐劣幣的大勢來臨而歡呼時,圈子裡早已琢磨出瞭另一套玩法以應對觀眾的反噬。

讓電影回歸電影,不僅要有關部門嚴查,還要我們擦亮眼睛。

隻有我們不當韭菜瞭,種菜的那片地才可以恢復到養分充足的本來面目。

中國電影會變好的,你可能力量很小,我可能腦子不夠用,但如醬爆所說,“你勒索我,我不怕,就算殺瞭一個我,還有千千萬萬個我。”

上一篇

小八卦,成毅,王一博,張婧儀,祝緒丹

下一篇

年度最佳韓國電影之一!主演的中國女演員尺度大開,有影後像

好萊塢用山寨版成龍拍電影,僅3%的觀眾打差評,全球票房破2.5億

好萊塢用山寨版成龍拍電影,僅3%的觀眾打差評,全球票房破2.5億

上周末北美電影市場沒啥新片上映,倒是不少老片發揮出色合傢歡動畫片《壞蛋聯盟》繼續領跑北美市場,以較大的優勢蟬聯瞭周末冠軍,上映...

五一檔總票房破億!我是真的討厭異地戀領跑,壞蛋聯盟破2000萬

五一檔總票房破億!我是真的討厭異地戀領跑,壞蛋聯盟破2000萬

根據貓眼專業版實時數據,截至2022年5月1日16:30,五一假期總票房已過1億。目前,《我是真的討厭異地戀》領跑五一檔,《壞蛋聯盟》票房已...

五一來瞭,五一檔沒來:8部電影撤檔,業界預期總票房僅1.5億元

五一來瞭,五一檔沒來:8部電影撤檔,業界預期總票房僅1.5億元

每經記者:畢媛媛 溫夢華 每經編輯:程鵬,董興生在準備揚眉吐氣前,多地電影院面對疫情的反復,這個五一檔終於還是“啞瞭火”。4月29日晚...

每個月竟需3000元?英菲尼迪QX60養車成本分析!

每個月竟需3000元?英菲尼迪QX60養車成本分析!

中大型豪華SUV的領域,目前給到消費者選擇的餘地很少,像是BBA三排座的產品,基本上價位都是超50萬的存在,所以對於很多追求大空間、高品...

王一博等內娛三大頂流聚首,這部主旋律電影,有可能是票房黑馬?

王一博等內娛三大頂流聚首,這部主旋律電影,有可能是票房黑馬?

2019年,《我和我的祖國》,為新中國成立70周年獻禮,一舉斬獲31.69億票房。2020年《我和我的傢鄉》和2021年《我和我的父輩》,延續瞭這...

5G叫好不叫座已經兩年多,應用率很低,運維成本卻很高

5G叫好不叫座已經兩年多, 應用率很低,運維成本卻很高,還是得想辦法破題。對,這就是美帝千方百計打壓的理由,主要是怕咱走彎路。5G最大...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