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娛樂

《快本》失守,《王牌》擺爛,綜藝“7宗罪”才是內娛崩壞的開始

2021年,內娛迎來全方位崩壞的一年。

歌手不好好唱歌,帶著海狗丸退圈。

偶像不好好營業,因為某些特殊癖好,喜提牢獄銀手鐲一副。

演員不好好演戲,沉迷各大綜藝難以自拔,還沒按時繳稅。

甭管內娛完不完,內娛的這些明星風氣算是全完瞭。

伴隨著倫子“內娛永遠不會完”的雄心壯志,來瞭個徹底洗牌。

首當其中被教育的,當屬各大綜藝。

改本子的改本子,換人的換人,立起瞭“將正能量進行到底”的大旗。

新的內娛時代,真的來瞭嗎?

不,

在菀兒看來,內娛這些擺爛的綜藝,才是崩壞的開始。

《快本》失手

前不久,是何老師48歲的生日。

何炅生日又至,卻不見何榜盛事。

和以往鑼鼓喧天鞭炮齊鳴的盛況相比,今年“何榜”的戰鬥強度下降瞭可不止一星半點。

評論區前排僅可以看到三位明星的祝福。

前THE9成員安崎留言道“何老師生日快樂,愛你哦”。

她最近參加瞭何炅主持的《聲生不息》,在節目中她與何老師有著親切的互動,此次送上祝福也顯示瞭她對前輩的尊重。

此外還有選秀節目《偶像練習生》的選手黃新淳,以及《聲生不息》的搭檔王祖藍。

換句話說,除瞭最近有工作往來的,曾經那些大腕朋友們。

全各掃門前雪,玩起瞭消失。

何炅,早就不是《快樂大本營》時期的何炅瞭。

2020年到2021年,是湖南臺綜藝咖“負面新聞”爆炸的兩年。

何炅收禮;汪涵、維嘉代言翻車;謝娜口不擇言;

杜海濤、吳昕火鍋店食品衛生不達標;快本代班主持黃明昊是老賴之子;沈夢辰耍大牌。

類似的熱榜千篇一律,到後來發展成為。

每次芒果有一點什麼成績或大動作,同一時間會馬上出現很多芒果系鋪天蓋地的黑料被放大,並且無法公關。

甚至李湘、仝卓都被拖出來掛上瞭熱搜。

營造出一種“全員惡人”即視感,最受影響的,就是《快本》。

你說他這個節目有問題嗎?

並沒有。

但是在全員惡人的大趨勢下,他就是有問題的。

尤其是當丁程鑫在正讀書,無法考取主持人證的情況下加入瞭快樂傢族之後。

這輪炸彈就被引爆瞭。

前腳廣電剛剛頒佈的主持人必須持證上崗規定,後腳快樂傢族就要加入一個沒證的新人?

於是,《快本》的負面新聞達到瞭頂峰。

甚至連自己的節目粉都開始大面積抵制,有粉絲放話寧願節目停播。

這個節骨眼上,很多以前關於快樂傢族的黑點二次爆發。

例如收禮事件,1年前的事情,一夜之間重新登頂熱搜。

這才有瞭《快本》的涼涼。

2021年末《快樂大本營》悄無聲息地停播下架,並於2022年1月1日上架瞭《你好,星期六》作為接檔。

這檔節目的出現如今極其雞肋。

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它被吐槽,真的不冤枉。

何老師在采訪期間,新主持人們坐在嘉賓席上看熱鬧。

謝娜走瞭之後,來瞭個更愛搶話的“虛擬主持人”和王鶴棣。

再看看蔡少芬當時的表情,這白眼幾乎要翻上天瞭。

《王牌》擺爛

從1997年開播至2021年結束,國內綜藝,24年高齡的《快樂大本營》足夠長壽。

從昌盛到衰亡,還能說是正常消亡。

隔壁的《王牌》,多少就有點擺爛的嫌疑。

2016年,《王牌》在戶外、垂類等等全新類型真人秀強勢擠占綜藝市場的情況下,作為一檔棚內的、合傢歡模式的綜藝出現。

先說這個時間節點,並不好。

老牌綜藝節目老驥伏櫪,有自己的受眾。

前一年,新節目《極限挑戰》第一季剛收獲瞭不少人氣。

很多人跑去看朱碧石和他的兄弟們鬥智鬥勇。

看諸多嘉賓在無演繹痕跡之下,真實地被坑,慘到想罵街、慘到上熱搜。

看導演各種情感升華,尤其是哈爾濱大橋讓人數次重溫數次淚奔。

想動綜藝這塊蛋糕,很難。

第一季播出結束後,雪上加霜的事兒出現瞭。

內娛買瞭韓國跑男的版權,邀請國內知名明星完美復刻,中國版《跑男》登場。

給瞭《王牌》致命一擊。

節目本身的內容深度,被IP情懷不斷擠壓。

出現瞭觀眾看完,酒足飯飽之後竟然回憶不起來吃瞭什麼,說瞭什麼,笑瞭什麼。

隻知道時間精力和錢都花出去瞭,卻不知道值不值當。

絕境之際,沈騰和賈玲空降,把《王牌對王牌》徹底“盤活”瞭。

奈何今年《王牌》第七季,總是摔一些不大不小的跟頭。

首先,很多人開始對華晨宇提出質疑。

明明吳彤也不怕得罪人啊,之前還敢艾特王源讓他管管自己的粉絲,現在怎麼變慫瞭。

華晨宇這麼一個“招牌”,甭管什麼新的流量嘉賓做客。

法師的狂熱教徒就要和別人粉絲撕得雞犬不寧。

這還是一個老百姓合傢歡綜藝嗎?

整個節目的經營模式,從沈騰和賈玲穩居C位,變成瞭比慘大會。

沈騰和賈玲是可以創造出爆笑出圈的包袱的人。

但很明顯能看出來,他們開始為後輩們鋪路瞭。

將大多數鏡頭和抖包袱的機會,給瞭其他固定主持人。

先說沈騰。

他的野心顯而易見。

搭檔馬麗的回歸,麻花團綜的播出,以及一些以他為主角的電影的上映。

能看出來他的工作重心或許要轉移回開心麻花和電影上瞭。

所以預測一下第八季,他大概率不會參加。

再說賈玲,一部《李煥英》讓賈玲從喜劇演員成為瞭導演。

她的身份變瞭。

從演員,成為瞭投資人。

所以對她來說,繼不繼續出現在綜藝上,也是個需要思考的問題。

如果遭梗和埋梗的兩大主力軍退場。

學霸人設的關曉彤,和可有可無的華晨宇,以及初出茅廬的宋亞軒,該何去何從?

國產綜藝“7宗罪”,誰來買單

咱們不難看出,其實國產綜藝已經走進瞭一個吃力不討好的怪圈。

究其根本,離不開這“7宗罪”。

七宗罪之一 關於流量的捧踩

綜藝時代來臨之前,就內娛而言,鄙視鏈是這種模式的。

拍電影的看不上拍電視劇的,拍正劇的看不上拍偶像劇的。

拍電影的和拍電視劇的都看不上拍綜藝的;

自打綜藝時代來臨之後,綜藝咖馬上翻身把歌唱。

試想一下,在片場累死累活,上山下水3、5個月掙到的片酬。

跟你在綜藝中玩玩樂樂,吃吃喝喝1到2天賺到的錢一樣。

最關鍵的一點,綜藝不需要演技啊,拋開演技,人傢曝光度卻是實實在在的。

明星紮堆去綜藝節目刷臉。

想嘗一波綜藝節目攝制周期短、曝光度高的福利。

就出現瞭流量捧踩的問題。

華晨宇流量高,隻要他一出現,誇贊他的彈幕和看不上他的彈幕互毆。

為此,節目組不管有多少觀眾愛聽,不管合不合適,他都得上。

《王牌》某期,華晨宇被安排和越劇演員合唱《煙花易冷》。

倆人在臺上各自陶醉,毫無關系。

接檔快本的《星期六》為瞭培養新的主持團,大幅度削弱訪談和對嘉賓的深度挖掘。

阿朵那一期節目結束後,好多觀眾還雲裡霧裡,根本不知道主題是什麼。

而且主持人之間,也出現瞭流量拉踩的行為。

挑大梁的何炅沒什麼存在感,蔡少芬、佈瑞吉、王鶴棣還有秦霄賢等實習主持,在屏幕中八仙過海。

反應速度和接話能力都堪憂,顯得何炅整場都像是在“帶孩子”一樣。

甚至某期還為瞭撐場面,將賈玲都請瞭過來。

下面這些對話,你品,你細品。

七宗罪之二 創意缺位

《快本》在升級之前,已經存活瞭24年,而《王牌》,也已經演到第7期瞭。

以他們為首,內娛綜藝反而越來越不好笑瞭。

為什麼?

創意缺位瞭。

菀兒非業內人士,純屬以觀眾的角度吐槽一番。

自2014到2019。

5年來,網絡綜藝與傳統綜藝可謂發展迅猛。

但甭管網綜還是傳統綜藝,絕大多數節目都可以找到對應的國外綜藝。

《跑男》版權來自《Running man》;《真正的男子漢》版權來自《真正的男人》。

《創造101》來自《Produce 101》,《我是歌手》來自《我是歌手》;《蒙面歌王》來自《蒙面歌王》。

內娛的綜藝連名字都懶得換。

隨著時間的流逝,改變的不僅是節目本身,海報、節目流程、甚至連拍攝機位和角度,都一模一樣。

這堪稱復制粘貼的功夫,簡直讓修復文物的教授們無語凝噎。

心態問題也發生瞭翻天覆地的變化。

從一開始買版權,到後來“死扛”沒抄,再到後來主張的戰略性“借鑒”。

比如《中餐廳》無論是開機動畫,還是人物造型、情節設定。

都與韓國綜藝節目《尹食堂》極為相似,面對質疑,負責的PD說:

《尹食堂》也是不也是借鑒日本的《海鷗食堂》,海外開餐廳的創意誰都能想到。

通過已經成熟的節目模式,原封不動加以實踐。

短期之內利用現成模式,就可以獲得高收益。

有這樣的利益驅使,模式抄襲也就成瞭各大電視臺在競爭中搶到一席之地的有效途徑。

多個電視臺模仿同一節目的例子比比皆是。

老套的模式,亙古不變的遊戲,內娛綜藝開始長歪。

七宗罪之三 中心失衡

眾所周知,在國外爆火的綜藝中,主持團隊一般是不會出現變動的。

畢竟大多數笑料都是由固定的人瘋狂制造,換掉誰都不太合適。

但這一點,內娛綜藝也越跑越偏。

比如《王牌》能夠火力全開,最大的因素,是因為賈玲和沈騰的活躍。

觀眾愛看他們,也想看他們。

到瞭第七季,他倆的鏡頭大幅度縮減,戲份變少瞭很多。

第五期幾位傢族成員扮成動畫角色出現,關曉彤和華晨宇制作精良,從扮相到臺詞都相當具有觀賞性。

再看旁邊的賈玲和沈騰,一個是懶羊羊一個是美羊羊。

沒有妝發,一頂假發完事兒。

整場節目下來,還沒有關曉彤、華晨宇一半的鏡頭多。

節目中心失衡就算瞭,宣發也出現瞭失衡。

第五季節目結束之後,關曉彤的熱搜掛瞭3天,內容是“扮相絕美,大長腿驚艷。”

美腿的熱搜剛過,配音的熱搜又開始霸屏。

這接連兩撥的營銷,讓網友都懵瞭。

畢竟前段時間,關曉彤關聯的奶茶公司被起訴沒有使用新鮮的材料。

這麼接連的熱搜,遭到瞭網友吐槽:有錢買熱搜,沒錢使用新鮮材料?

網友一參戰,熱度不就來瞭嗎?

這樣失衡的宣傳比比皆是。

比如好好的選修節目,宣傳視頻中故意魔鬼剪輯,挑起各大明星之間的戰火。

綜藝節目,中心應該是歡樂。

圍繞著能讓人開心的主題、陣容和宣發才是他們應該去做的,不是嗎?

七宗罪之四 強行煽情

如果搞笑行不通,導演們還有Plan B:強行煽情。

這一點,咱們內娛這些導演、制作人、主持人跟一個師傅帶出來似得。

人們對綜藝的期待就是無聊時圖一樂。

他們偏不,他們想讓你哭。

《王牌》第六集主題是音樂,請的是一眾音樂人。

一群音樂人聚在一起不聊音樂,開始互揭傷疤。

為瞭賺取關註度,張韶涵哭著說母親,關曉彤和華晨宇一邊落淚,一邊響起瞭悲傷的BGM。

旅行觀察的綜藝,也有自己的癖好:從嘉賓在傢裡準備就開始拍。

如果是一對情侶,那一定要拍他們在傢如何恩愛。

甚至還要把兩人相識相戀的過程再回顧一遍。

必要的時候,再來點煽情戲,掉點眼淚,反正遲遲不能切入正題

帶娃類節目,帶著帶著娃,要回憶殺一波,讓嘉賓哭。

連陳小春都哭得不能自己,一度要終止拍攝。

選秀類就更絕瞭。

但凡是個選手,都要哭一哭,不哭你連獨白的鏡頭都沒有。

您有事嗎?

樂樂呵呵打開電視想笑一笑,你卻偏偏要給人傢帶來點膈應和煩惱。

適當煽情可以,過猶不及。

七宗罪之五 廣告過多

以前,

大傢是在看綜藝之餘看看廣告。

現在,節目組升級瞭。

讓臺上嘉賓和主持人在賣廣告之餘,抽空給我們演上一段。

明星要掙錢,這不難理解。

但為瞭錢臃腫且強行地塞廣告,是不是就有點太過分瞭。

玩著玩著遊戲,主持人突然開啟瞭播音腔:

我真想拿出某某手機,來記錄下這個時刻。

觀眾和嘉賓比拼進行到關鍵時刻,主持人直接站出來:

“宋代人喜好文雅,喜歡養貓。所以我喜歡“某貓”小說平臺。”

節目一開始,主持人不介紹嘉賓,不介紹主題,人手一部手機,開始賣力推銷:

“實力強勁,超速體驗!”

咱就說一個黃金檔,為什麼會出現如此生硬的開場白。

知道的能看出來這是一檔綜藝,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深夜檔電視銷售呢。

沒質量,沒創意不走心的植入,讓人反感是情理之中。

有人計算過,《王牌》第七季每期時長91分鐘。

前兩期的念白和植入廣告就占瞭15多分鐘。

這意味著,每6分鐘全國觀眾就要被迫看一次廣告,還屬於不能跳過的那種。

這,誰能頂得住?

七宗罪之六 天價綜藝片酬

好好的綜藝節目,為什麼會變成金主開會呢?

一個綜藝節目,在佈景單一的情況下,按道理是不需要過多資金投入。

理由也很簡單,他們需要給明星開工資。

這個工資,堪稱天價,上限永無止盡。

某節目知名人曾經點名曝光過,當紅愛豆的真人秀和綜藝節目,對外報價是1400萬左右一期。

際酌情低一些,打包一季也會低一些。

比如某凡在入獄之前,《中國有嘻哈》為瞭請他待一季,花瞭整整一個億。

那些固定的MC,一般情況下不接其他單期,一季節目,大概在3000萬到5000萬。

這些數據的真假菀兒無從證實,大傢理性吃瓜。

但可以肯定的是,明星參加綜藝的酬金,真的高到難以想象。

不然演員不演戲瞭,歌手不唱歌瞭。

他們閑得慌,非得擠破腦袋去參加真人秀?

2017年,志玲姐姐作為嘉賓參與錄制瞭2期綜藝節目《極限挑戰》,用時2天。

這期節目中,志玲姐姐的戲份並不多,但要價400萬。

這是經過證實的。

因為節目組拖欠瞭她的工資,志玲姐姐後來一怒之下告上瞭法庭。

經歷4年時間,林志玲拿到瞭400萬的出演費。

一天200萬,這就是“過氣明星”錄綜藝的參考價格。

更可怕的是。

一檔C級別綜藝每期節目的最低預算,在4000萬以上。

有瞭這4000萬,才能開始錄制。

如果是S級選秀《XX造營》《青春XXX》《浪姐》,那費用更會直接翻番。

這一切的來源都在於廣告商的投入。

為瞭給演員工資,綜藝隻能大量征集廣告商。

這是制作公司的無奈,也是平臺的無奈。

所以甭管廣告契不契合,產品受眾高不高,隻要你給錢,就可以投放。

七宗罪之七 價高還不專業

最關鍵的是,金主爸爸幾千幾百萬地投入,臺上的明星也沒展示出“拿人錢財,替人宣傳”的硬實力。

他們壓根不會去想,如何能更融洽地植入,甚至連臺詞都記不住。

賈玲念廣告時,是這樣的。

看提詞器表情過於明顯,金主爸爸要生氣瞭。

更為離譜的是,專業主持人沈濤在講述廣告詞的時候。

眼睛沒有面對觀眾和攝像頭,也是始終盯著提詞器,也不同觀眾進行眼神交流和互動。

作為專業人士,連幾句廣告詞都不能完整記下來,確實有些說不過去。

如果說廣告過於枯燥,看提詞器可以理解。

那身占C位,連臺本都記不住,是不是就有點過分瞭。

其中一個遊戲就是關曉彤和楊迪以動物為主題,背誦古代詩詞。

兩人輪流背誦,誰最終背不出來的話,就算誰輸。

楊迪背不出詩詞之後,她卻還連續不停地背出好幾句帶有動物的詩詞。

在這一次當中,關曉彤顯得略帶水分。

比賽期間,關曉彤多次有偷看提詞器的舉動。

尤其是在楊迪落敗,關曉彤連續背誦的時候,她看向提詞器的舉動就顯得尤為明顯。

沒有真材實料,那就沒有必要強行給自己營造某種人設。

人設立起來,實力跟不上,露餡是遲早的事,不是嗎?

結語

精心炮制五花八門的噱頭,抓住我們的眼球,吊起我們的胃口。

分明掌握瞭觀眾心理,卻沒把它用在正道上,去提高內容質量。

節目組忙著抄流量,明星忙著賺大錢。

大傢誰都不想守住初心,在金錢和名利這攤渾水中越趟越深。

最後觀眾買瞭單。

這,才是內娛崩壞的開始。

大傢覺得,這“七宗罪”值得被原諒嗎?

上一篇

「2022.5.8」扒醬料不停:那些你不知道的八卦一二三

下一篇

復古電影 | 假期適合情侶看的電影 | 曖昧升級

明星紮堆直播帶貨,有人歡喜有人愁,唯有一人成笑話

明星紮堆直播帶貨,有人歡喜有人愁,唯有一人成笑話

信息時代,流量+任何一張牌都是王炸。而直播帶貨的爆火,讓明星們成為資本手中的香餑餑,組成瞭流量+直播帶貨的王炸組合,不過,有人打出瞭王...

人民藝術傢秦怡去世後,新中國22大電影明星還健在6位,兩男四女

人民藝術傢秦怡去世後,新中國22大電影明星還健在6位,兩男四女

用心原創,敬請關註!“人民藝術傢”國傢榮譽稱號獲得者,中國電影傢協會顧問,上海電影傢協會原常務理事,著名電影表演藝術傢秦怡2022年5...

明星路透穿搭,浪姐3阿嬌衣品逆襲,楊冪綜藝路透造型同款秒斷貨

明星路透穿搭,浪姐3阿嬌衣品逆襲,楊冪綜藝路透造型同款秒斷貨

最近芒果臺的《浪姐3》和《花兒與少年》新一季都在緊鑼密鼓地錄制,女明星紮堆的綜藝節目,除瞭節目內容,最有看點的自然是她們的私服...

7對明星情侶同居多年,卻一直不結婚,結果都分手瞭,最長的13年

7對明星情侶同居多年,卻一直不結婚,結果都分手瞭,最長的13年

談起娛樂圈的明星情侶可謂是不在少數,但最後修成正果的卻寥寥無幾,即使很多對情侶都已經同居多年,但最終還是因為某些原因以分手告終...

秦怡去世後,“22大電影明星”有6位還健在,最年輕的祝希娟84歲

秦怡去世後,“22大電影明星”有6位還健在,最年輕的祝希娟84歲

如今的影視圈時常會進行各種評選活動,明星們靠的都是自己的作品和人氣。其實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電影圈便做瞭一個評選活動。評選出...

奸臣,這10位明星演得最好!若給他們的演技排個名:王剛僅第4

奸臣,這10位明星演得最好!若給他們的演技排個名:王剛僅第4

談到奸臣,很多人會第一時間想王剛演的那個和珅。而就是因為這個“和珅”,讓王剛曾被一通陌生電話嚇到。電話那頭自稱來自高級檢察院...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