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娛樂

內娛完瞭?“窮酸節目”配過氣明星,竟成爆款綜藝的“流量密碼”

內娛又出“怪事”。

源於芒果臺一檔新綜藝。

準確來說是一檔本來沒多少人關註的“小破綜藝”:《歡迎來到蘑菇屋》。

這“蘑菇屋”大傢都熟,大熱綜藝《向往的生活》曾經的取景地常德桃花源,後者新一季搬到海邊瞭。

由頭是蹭的,房子是二手的,道具是二手的……

連嘉賓都是“回鍋肉”。

2007年全國《快樂男聲》十三強。

蘇醒、王櫟鑫、陳楚生、陸虎、張遠、王錚亮……

△ 節目後期會換嘉賓,今天主要聊“快男”部分

15年前他們還是內娛最具潛質的“頂流”。

如今,這群加起來超過兩百歲的中年男人,早已被現實和歲月打磨出瞭包漿。

網友笑稱:

“由糊人組成的糊綜,連場地都是廢物利用”。

可就是這樣一部沒人看好的節目。

開播後殺出重圍,摘下今年生活類綜藝最高分(8.5),成為近期平淡的國產綜藝市場中一股清流,一匹黑馬。

而且無論在質量、口碑還是評分上,都遠遠超過原型(後者第五季6.6)。

正好,《向往的生活》第六季也開播瞭。

今天Sir就聊聊這兩檔綜藝,不為拉踩,隻單純分享一些觀察。

本來就糊的它,為什麼會火?

本來很火的它,為什麼感覺要糊?

以及。

我們到底向往怎樣的“生活”?


01

Sir想先從一段翻紅的老視頻說起。

拍攝時間2007年,韓國設計師為快男十三強們設計發型,四分鐘的視頻,瞬間評論上千,轉發上萬。

這是過氣男團翻紅瞭嗎?

不,你先看看他們的“新發型”吧。

評論區一片爆笑中,關於0713男團的一些古早緋聞也被重新挖出。

蘇醒被孤立;蘇醒李煒後臺為爭女人打架,張傑關門;還有當年冠軍風波和近期王櫟鑫離婚、魏晨結婚的花邊……

在內娛愈發無聊的當下,《蘑菇屋》第一槍,趁機打響。

首先是“真”

第一個來到蘑菇屋的陸虎,三分鐘就爆出首個笑點。

一條土狗,一句方言,一個打開要看廣告的免費“狗語”翻譯APP。

陸虎:你就叫“來錢兒”吧。

APP:@#*%#

狗:*&%¥#

APP:別煩我!

兄弟們一來,更是一個比一個接地氣。

王錚亮一口川普,沖著油菜花嚷嚷“有才華”;王櫟鑫嘴裡常德話不停,還唱山歌;陸虎會把雞剛下的蛋捂在臉上驚呼還是熱的;提起蘇醒,大傢都還是默契地宣佈“不待見”他。

遇到好心的大嬸嘮傢常,王櫟鑫也直說出自己結過婚,有兩個小孩。

吃完飯,有的給大嬸唱歌,有的站在農傢樂廁所門口滿臉笑容地聽著。

遠遠看去,竟與歌詞格外相符。

仿佛是你貼著我叫卿卿~


老友重聚,互相也絲毫不留面子。

王櫟鑫笑張遠是婚慶歌手,從來也沒搞過什麼紅的音樂。

你搞過什麼紅的音(yin)樂(le)嗎

△ 這裡一定要讀le才有內味

遊戲環節,放出每個人的歌,除瞭影視劇OST或是翻唱出圈的某音神曲。

大傢都很實誠表示,不火,不會唱。

這夥人渾身透出六個字:我們是真熟。

彼此的歌直言沒人聽,笑罵間不避諱從前的風光,面對醜照笑罵一聲“油膩”。

雖說對話人工消音,但從一句句“傻怪”、“裝怪”中還是能聽出幾聲原裝臟詞兒的接地氣。

入夜,大傢圍坐在一起。

一群曾經的頂流,彈起吉他,開始freestyle。

雖說這是蘑菇屋的固定環節,但可能正是因為過氣,夠“糊”,因此每個人在相處的時候,都索性擺爛,沒有一丁點兒包袱。


看不出尋常綜藝中那種每個人都想搶些鏡頭,爆些金句上熱搜的勁頭。

隻是一群一看就認識瞭很久的人在一塊兒而已。

他們說,“活該認識你們”。

大傢一起草根,一起紅,一起落魄,一起再就業,一起唱那首唱過無數遍的《我最閃亮》。

整整兩個多小時下來就給Sir一種感覺。

蘑菇屋裡終於沒有明星瞭。



02

另一邊《向往的生活》第六季。

張藝興成為常駐,和彭昱暢、張子楓一起來到三亞,等待黃&何組合。

《向往》這一季和上一季一樣。

顯然沒想好怎麼把越來越僵化的“生活”模式盤活。

甚至為減輕嘉賓生存壓力,幹脆給他們整瞭一棟豪華海濱民宿。

什麼開荒,建設,田園元素……

前幾季的重磅看點都沒有瞭。

所謂的體驗生活也從一磚一瓦自力更生,變成瞭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 蘑菇屋:第五季vs第六季


而那些曾在前幾季就被吐槽過的點照樣存在。

設計感太強

捕海鮮啦,拾貝幣啦,用捕到的貨物賣錢啦,再順道科普海洋知識,環保意識,升華中心思想。

步步安全,步步可以預測。

植入太多

密集程度甚至超過瞭綜藝本身應該有的看點,有時還專門設計夾雜在笑點與梗之間。

好不好笑不知道。

但笑到一半,總有種被趕鴨子上趟的膈應感。


記得這個節目的slogan是什麼嗎?
“我們在一起,就是向往的生活”。

人,的確是“在一起”瞭。

靈魂,卻是相隔千萬裡。

“新三角”來到海邊大喊夢想,三句話便組成節目最尬瞬間。

彭昱暢:我希望不要熬夜瞭!!!

張子楓:我希望有太陽!!!

張藝興:帶領華語音樂走向世界???


豆瓣上一條評語直接擊中要害。

“好無聊”。


別誤會,深知這是個“慢綜藝”的Sir,當然不是拉踩節目模式本身。

隻是直面一個現實

綜藝的“慢”。

越來越像是戕害自身的“慢性毒藥”。

Sir以前也說過,要論綜藝的毛病,懸浮當排第一。

但《蘑菇屋》的橫空出世顯然打破瞭這一死水微瀾的常態。

於是大傢開始思考:

為什麼同一套模式下,一個綜藝可以從全民霸綜逐漸淪落到低分預定?

為什麼同一套模式下,換瞭原班人馬,便能老樹開花?

我們向往的“慢”。

到底應該是什麼樣子?


03

慢綜藝。

撫平的應該是節奏,不是弧度。

什麼意思呢?

不像《奔兄》《極限》那樣時刻蓄力的真人秀,“慢綜藝”顯然更註重“情調”二字。

沒瞭勝負輸贏帶來的腎上腺素,便一定要走心。

節奏可以慢。

但內容不能“窄”,張力不能“萎”。

打個比方。

如果說《向往》中有哪一期可以和《蘑菇屋》的“快男”形成鮮明對比。

第二季第一期,“超女”合體。

紀敏佳、周筆暢、葉一茜、黃雅莉幾人,時隔十四年後再重逢,倆字撲面而來。

不熟。

坐車尷尬,睡覺各自玩手機。

有的人結婚生子,有的人專註事業,一看就聊不到一塊兒去。

徒留捧場的假笑和生硬的寒暄。

當然,如果僅以這樣的旁觀視角記錄同樣也是另一種“真實”。

問題是她們似乎隱隱背負著“裝熟”的任務。

好好珍惜今天晚上

過瞭今天晚上

也許又要隔個十四年


△ 旁邊的紀敏佳還在顧自玩手機

不隻是Sir覺得尷尬,彈幕也很實誠。

(內心OS:你們沒有微信不打電話的嗎,十四年才說一句話還有什麼聚的必要啊!!)

不是第一次瞭。

哪怕當紅如許光漢,前輩如王太利,甚至是何炅汪涵自己,也無法避免。

說好的“解壓”田園。

看上去倒像一場明星們心照不宣的逢場作戲。

而《蘑菇屋》幾乎無需刻意便消解瞭這一困境。

幾個人湊在一起,反倒有瞭千禧年明星豪言壯語的那味兒。

見過父母還不夠。

深夜一起喝酒emo才是好基友。

王櫟鑫離婚,大傢沒有遮掩,陪著兄弟一起發泄。

《向往》的懸浮在這裡也沒得立足。

張藝興的天價和牛,楊紫的天價睡衣,滿眼的廣告與營銷……

再看看陸虎的行李箱呢?

裡面全是從酒店順走的拖鞋、火鍋底料、煮雞蛋還有面包。

曾經被詬病過的神剪輯也沒瞭。

為追求所謂的綜藝節奏,《向往》的剪輯組會把時間線打亂重組,來更好地塑造嘉賓的人設。

臺詞、打光、乃至說話對象,都能“人工設計”。

但《蘑菇屋》卻不存在這些。

隻因為一個二手節目的“窮”,正好歪打正著。

雖諷刺,卻現實。

《蘑菇屋》沒有做到的那些綜藝的“標準”,卻意外地讓它在觀眾心中及格。

正如同它裡面的一個細節

待業在傢的陸虎,坦言道自己已經擁有過瞭安迪·沃霍爾的15分鐘。

現在的他反倒放松下來。


而張遠,承認自己如果是和別人一起參加節目,會緊繃,會矜持,會照顧其他人的感受。

現在不同。

他可以不用想著需要自己做什麼,而是自己終於可以不用做什麼。

慢綜藝的慢,就好像徐飲一壇酒。

人人都在追求喝酒時的清涼爽口,酒後的微醺,以及談天說地的開懷,卻沒人願意靜下心,去完成之前的醞釀與相熟。

於是人再多,酒再濃,不過是一場觥籌交錯的應酬。

《蘑菇屋》則倒過來。

隻要是大傢一起來釀的酒,哪怕不是最醇美,卻也喝得滋滋有味。

慢,應該如此。

那麼“生活”呢?

其實回過頭來看,新一季《向往》被吐槽最多,張藝興那句“帶華語音樂走向世界”。

Sir不認為張藝興在說大話,可能他心裡真就這麼想。

觀眾的反感其實也不在於這話“假”。

而在於它太“輕”。

《蘑菇屋》中有一幕類似場景:

這幫“過氣歌手”,深夜聲嘶力竭地唱著一首首自己的老歌,祭奠他們曾經閃著光,如今早已幻滅的“夢想”。

留意此時王櫟鑫的反應:

沉默、抱頭,默默流淚。

再看此時彈幕的感嘆:

“這群落寞又囂張的人”

這或許才是《蘑菇屋》真正不經意的突破:

它描述出我們對當下生活的“盡在不言中”。

現狀就是如此。

我們正經歷著前所未有的“落寞”;我們前所未有地期待這“囂張”的空間。

哪怕隻是一個晚上,哪怕隻是短暫的一期一會。

至少在“生活”這一范疇裡,觀眾早已搶跑在節目身前。

我們發現

生活原來不僅有快和慢的區別,它不是能一鍵切換模式的簡單模型。

它還是一個包含著他者的痛苦,命運的無常,時代的翻滾等一系列復雜肌理的矛盾混沌體。

所以,如果我們的娛樂僅僅把“生活”簡單定義為“庸俗”的反面,它便顯得輕蔑。

別人是快的,那我慢下來;

別人在城市,在舞臺,那我到鄉村去;

別人表演、整活,那我就聊天……

這不是“生活”,而是為逃避生活而營造的另一種“生活假象”。

“蘑菇屋”還有另一個名字:“桃花源”。

我們都知道,桃花源並不存在,即使存在,它也“不足為外人道”。

那有沒有更現實一些的“桃花源”?

有。

而且兩檔節目都或多或少呈現過

於《蘑菇屋》,是那個籃球架,快男們合力將一個破舊簡易球框重新設計、搭建、粉刷成一個新的高大籃球架;

於《向往的生活》,是那個翻新後的“蘑菇屋”,幫它裝上屋頂重新收拾,供後人乘涼遮雨。

所謂“桃花源”,不一定完全真空無瑕的“仙境”。

它也可以是在廢墟之上爭取而來的一片真實“人間”。

這。

或許才是我們真正向往,並有可能觸碰到的生活。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編輯助理:穿Prada的南瓜

上一篇

明星高清圖集

下一篇

被汪小菲媽媽暗諷是臭蟲,張穎穎罕見發聲:“心軟”不代表好欺負

《歡迎來到蘑菇屋》破圈,腰部綜藝靠優質內容撐腰

《歡迎來到蘑菇屋》破圈,腰部綜藝靠優質內容撐腰

記者 劉雨涵作為《向往的生活》第六季的先導節目,《歡迎來到蘑菇屋》倉促上馬、經費緊缺,卻意外走紅破圈。可見小成本、小體量、小...

《歡迎來到蘑菇屋》破圈 優質內容為腰部綜藝撐腰

《歡迎來到蘑菇屋》破圈,《名偵探學院》《毛雪汪》等持續發光優質內容為腰部綜藝撐腰作為《向往的生活》第六季的先導節目,《歡迎...

《蘑菇屋》啟示錄:“糊咖”效應與綜藝價值

《蘑菇屋》啟示錄:“糊咖”效應與綜藝價值

面對風暴,有人在行動。“我們現在就等出方案瞭,網友也在幫著出主意,私信都爆瞭。”大千影業CEO、《歡迎來到蘑菇屋》制片人趙林林向...

文化引領區域聯動 打造世界知名旅遊目的地 省政協調研組在嶽陽常

湖南日報4月21日訊(全媒體記者 陳昂昂)4月17日至20日,圍繞“促進文體旅融合發展,助推建設世界知名旅遊目的地”課題,省政協調研組在嶽...

湖南常德的歷史

湖南常德的歷史

今天老艾要講的城市是常德市,別稱柳城,古稱武陵,是湖南省的地級市,是環洞庭湖生態經濟圈核心城市之一,也是國際濕地城市。常德市秦朝時...

小蘑菇,即將進酒,不見上仙三百年,七芒星等五部漫畫要上線瞭

小蘑菇,即將進酒,不見上仙三百年,七芒星等五部漫畫要上線瞭

很多熱門的作品都出瞭衍生作品,漫畫、廣播劇、實體書百花齊放,而現在又有一大波由小說改編的漫畫要上線瞭,真讓人應接不暇啊。七芒星...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