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娛樂

誰在為綜藝嘉賓“換頭”?

螺螄殼裡做道場。

07快男翻紅,當年的節目片段也被“文藝復興”瞭。

上周,一個名為“韓國設計師給07快男設計的新發型”的節目片段在微博廣為流傳,目前視頻播放超過500萬,轉發也接近2萬。

視頻裡,選手們的頭發都被號稱做瞭47年造型的韓國設計師燙成韓式小卷,以今天的眼光來看,這些發型似乎有些“非主流”,網友的評價頗為犀利:“好像一群人才抓著頭發打完群架。”


但是,在“超女快男”大火的那些年,節目中選手們的造型往往被視為走在潮流前線,會被大眾爭相模仿。當時選手之一的俞灝明,還發微博配瞭視頻裡的截圖:“我當時真的覺得很厲害。”

千禧年初進入湖南衛視化妝科的謝亞莉,回憶起當時節目妝造的流行時提到:“我們做2005年選秀那時候,來的化妝師也好,選手也好,直接拿一張圖說我要做成這個樣子,就是當時韓流那種做得特別高特別大的頭發。”

大眾審美在流變,但對綜藝妝造的關註度卻沒有隨著時代發展消失。

在古裝戲妝造被詬病“清湯寡水”“不夠用心”的今天,不少網友關註到綜藝的妝發造型已經今非昔比,甚至有些藝人在綜藝裡的造型,遠勝他們本應大放異彩的紅毯。在B站以“綜藝妝造”為關鍵詞進行搜索,能夠收獲數個播放破萬的綜藝造型混剪視頻。


綜藝妝造為什麼會這麼“卷”?幕後一手打造出明星綜藝經典造型的化妝師們,又是怎麼完成這個“改造過程”的?


綜藝造型師的一天

2018年11月,《聲入人心》播出,和節目中的“梅溪湖36子”一同火起來的,還有幕後的“Tony老師”。

彼時,有網友將36個男孩上節目前後的照片做成對比圖,放到社交平臺上,引起瞭熱烈討論。因為前後差距實在太大,網友將《聲入人心》稱為“換頭綜藝”。當時參與瞭節目全程的湖南衛視化妝科的玥玥,也沒想到自己的工作會引起這麼大的討論。

“網友們可能覺得前後變化很大,但對我們來說還挺正常的。他們本身都是音樂劇演員,有底子在那兒,隻要稍微剪剪頭發、換換衣服,就能達到很好的效果。”

但“成功變身”背後對應的,是造型團隊巨大的工作量。據玥玥介紹,目前湖南衛視的化妝科不到十個人,長期合作的造型團隊有兩個,平時臺裡的綜藝項目和大大小小的晚會的妝造,都由他們負責。像《聲入人心》這樣的多人綜藝,需要用到近30位服化師。

在節目啟動之前,團隊需要掌握36個人的資料,跟據導演組的需求以及每個人的“初始”模樣,給出初步的妝造方向。在錄制前選手陸續到達後,立刻開啟前期的改造工作。“我們當時有一個很大的化妝間,選手分批過來,團隊根據他們每個人的感覺,現場給他們剪頭發、化妝、試服裝,全部到位後,現場拍照定妝。”

這個過程大概持續瞭兩天兩夜,在此之後,隻需要根據節目每期的主題,去做相應的調整即可。


而《你好、星期六》《王牌對王牌》這樣以藝人為主的“日常”棚內綜藝,體量相對會輕一些。藝人會帶著自己的化妝師,不太需要節目組組建多人的團隊,但瞭解節目主題,熟悉嘉賓信息,並根據信息設計出符合節目主題以及藝人的造型,依然是團隊的基礎工作。

對於一檔正在進行的綜藝節目來說,留給妝造團隊的準備時間並不長。以上大量的準備工作,通常要在3到4天內完成,導演組如果要臨時改方案,留給妝造團隊的時間就更少,非常考驗團隊的專業素質。

從第一季就和《王牌》節目組合作的TMS托瑪斯造型團隊告訴毒眸(ID:DomoreDumou):“大到服裝款式,小到耳環樣式都需要搭配設計。同時,我們會給出多個備選方案的草圖,並且會將設計好的造型,在工作人員身上進行1:1還原,然後發給節目組和藝人團隊確認。根據反饋,再做相應調整。”

想要在節目中呈現出最好的效果,就要抓住藝人的優質特點進行放大,才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自2019年關曉彤以常駐MC的身份加入《王牌》,在妝造方面似乎有瞭質的飛躍,常常因為造型好看而登上熱搜。許多網友都在社交平臺上建議關曉彤“把王牌團隊的造型師挖走”。

而參與瞭這個過程的托瑪斯團隊認為,一直以來,團隊其實就是抓住關曉彤身上具有的“東方美”來做文章。以本季第一期“宋韻之美”為例,托瑪斯團隊介紹:“造型首先要尊重歷史,要有宋朝的韻味和特點。宋朝女子的妝容、發型不像唐朝那麼‘笨重’,又不像清朝那麼‘單一’,更具獨特性。”


要在無數的宋代造型中選出最適合關曉彤的那個,就需要結合藝人個人特質。關曉彤年齡較輕,因此在體現其東方古典美的基礎上,“造型還不能有年齡感,不能太奢華,避免喧賓奪主。要讓衣服和飾品服務於人,襯托人的美。”

這或許也是綜藝與影視妝造的不同——影視劇服務於劇本,而綜藝妝造的靈魂是造型效果,要兼顧美感與主題。


綜藝妝造的“進階之路”

已經在綜藝化妝崗工作瞭20年的謝亞莉,最早可以說是“半路出傢”。

她的大學是會計專業,畢業後也按部就班地做瞭相關工作。直到陪結婚的朋友的去影樓化新娘妝時,她與化妝師聊天,才意識到有專門教授化妝這門課程的地方。後來發現自己不適合會計這個職業之後,她想起瞭這段經歷,又本身對化妝抱有興趣,最終決定轉行,並遠赴北京學習。

謝亞莉是湖南本地人,在北京學習之後還是選擇回到長沙。“我當時來臺(湖南衛視)裡,也沒有說是實習,也沒有說是工作,就是單純地來學習一下,可能做得還不錯,老師有時候會給我們一些機會。”

當時的湖南衛視已經靠《快樂大本營》《天天向上》等綜藝走在瞭國內衛視前列,每周都會有不少藝人和臺裡的主持人在錄影棚開工。


但對剛剛入行的謝亞莉來說,離上手給這些人化妝仍然有遙遠的距離。

每一位新加入的妝造師都要從為素人化妝開始。最初的一年也幾乎是算作實習階段,等這段考察期結束,才有機會上手化嘉賓和不用自帶化妝師的藝人,最後才是為臺裡的主持人化妝。

“因為主持人的化妝師基本都是固定的,他們也不喜歡換來換去,磨合也需要一個過程,”謝亞莉告訴毒眸,“最開始有忙不開、來不及的時候,何炅老師都是自己化妝的,後來我們領導說亞莉你去化吧,就一直化到現在,化瞭20多年。”

國內綜藝行業的發展,也帶給瞭新人更多的機會。2004年,第一季《超級女聲》問世,開啟瞭內地綜藝市場第一次選秀狂潮。“不論年齡、不問地域、不拘外貌”的無門檻音樂選秀,帶來瞭大量首次登臺的素人選手,也讓剛入行的妝造師們有瞭廣闊的發展空間。


早年國內綜藝以棚內的談話、競賽節目為主,《快樂大本營》等節目出現後,逐漸向娛樂性更突出的遊戲節目轉變。《超級女聲》《快樂男聲》為綜藝提出瞭新的要求,即“綜藝造星”,素人們在這個舞臺上有瞭叩開娛樂圈門扉的機會,妝造也需要更為時尚、打造“偶像氣質”。

千禧年初的內地,香港娛樂圈的餘暉仍未散去,打造出H.O.T和東方神起的韓流悄然登陸,模仿香港和韓流的時尚風格、妝發造型,成為瞭當時最為廣泛的選擇。

07快男那些被當下網友戲稱為“打完群架”的發型,正是韓流來襲下綜藝妝造拷貝的時代產物。而最早引進韓國電視劇、邀請韓國偶像錄綜藝的湖南衛視,恰好可以近距離學習韓國妝發。

衛視選秀造星的時代之後,內地娛樂圈誕生瞭本土的娛樂圈新星,進入瞭飛速發展的時代,綜藝市場的節目類型更為多元,也催生瞭綜藝妝造的流變:團隊需要根據節目題材、錄制時間更改妝造的重點和風格。

戶外真人秀走紅,意味著綜藝錄制開始大規模走出攝影棚。節目裡的嘉賓們會長時間暴露在戶外的陽光下,妝容要防水防濕,造型要生活化,錄制期間所有的造型都要提前考慮。

玥玥負責瞭5季《中餐廳》的妝造,這類節目沒有固定的舞臺主題,在出發前需要事先準備好20多天的服裝與搭配的首飾,如果藝人的私服有大面積的LOGO露出,都需要節目組進行補充。“室外的妝發要考慮的比較多,去年《中餐廳》在大夏天的遊輪上,我們一般是早上化好,盡力做到防水防汗,但藝人是真的在做事情,一般到下午底妝都已經沒瞭。”

同時,《國傢寶藏》《明星大偵探》等節目出現,節目嘉賓需要在其中進行對角色的演繹,綜藝的妝造也出現瞭包含古裝、民國等具有國內特色的造型。

《明星大偵探》等推理綜藝每期主題不同,節目本身需要讓觀眾入戲,所以妝造需要根據不同的年代、風格進行調整;《國傢寶藏》要還原文物的故事,藝人的發髻、妝容和衣著都要盡量符合當時的史料記載,對古裝的妝造也有瞭更為精細的要求。

在綜藝拓寬瞭題材和形式之後,與之息息相關的妝造,自然也不會滿足於單一的拷貝模仿,而是逐漸形成自我的風格。加上國潮漢服在國內風行,電視劇千篇一律的披發古裝造型遭到聲討,更擅長捕捉熱點、與時俱進的綜藝,自然是更適合做出改變的領域。


綜藝妝造,難在哪?

“藝人頭發都掉成那個樣子,你們化妝師不去弄一下嗎?”制片人在後臺問。

那期節目的妝發要求是唐朝風格,唐朝的發髻樣式基本是蓬松的大發髻、露出額頭,但這種發型可能會突出藝人的臉型缺陷,所以為瞭讓他在鏡頭前更好看,藝人自帶的妝發師仍然在臉頰兩邊留瞭兩根“龍須”。化妝師沒有辦法,隻能低聲跟制片人解釋。

這種情況並不少見:衛視所屬的主持人與妝造師有長達數年的合作默契,在工作過程中也基本不會對節目組的要求提出異議。而登上節目的藝人嘉賓們,對於妝造的配合程度是未知的。

有綜藝導演告訴毒眸,他所參與的一檔需要扮演角色的綜藝,妝發一般是由導演組把要求給到經紀團隊,讓藝人的化妝師完成。托瑪斯造型團隊也提到,一些主題性比較強的造型以節目組的造型師為主,偏於生活化的自然妝發,是由藝人的造型師負責。

這就意味著,在整個妝發過程中,明星及其經紀團隊的話語權較高。

有的藝人會願意深度參與妝發的過程,在符合角色的基礎上提出一些“靈感”。以《明星大偵探》為例,王鷗在第四季《天堂公寓》中的藍色眼影,就是她自己提出要畫的。


但也有藝人和經紀團隊更為看重最終是否足夠帥氣、美麗,而不是整體的效果是否符合節目的主題。

“比如說我們要做一個復古的80年代的造型,藝人覺得太老氣瞭,不適合自己,我們就反饋給導演,看導演會怎麼繼續和藝人方溝通,”謝雅麗告訴毒眸,“藝人是拍板的關鍵,前期準備得再好,藝人不願意呈現,你做的所有東西都會大打折扣,我們經常碰到這樣的問題,但也沒有辦法,還是得做前期準備。”


此外,一些妝造難度比較高、需要做特效妝的模仿秀節目,對於妝造團隊同樣是較大的挑戰。

謝亞莉參與瞭《百變大咖秀》5季的妝造,這檔節目主旨就是藝人的模仿表演,如果說平時的綜藝隻需要像到30%,那麼《百變大咖秀》裡相似度就要達到90%以上。

她舉瞭這一季中錘娜麗莎模仿郭德綱的例子:“我們給她做瞭一個完整的光頭皮,光是做光頭皮就要2-3個小時,要把她自己的頭發收起來,在上面套一層膜,把發際線磨掉,讓膜的邊緣和皮膚完全貼合,再在光頭皮上面織一個小短寸貼上,看上去就是一個光頭上面長瞭一點點頭發。”


一些與藝人外形差異非常大的造型,甚至需要倒模完成。但相比周期更長的劇集和電影,為綜藝藝人做造型,仍然有一種“螺獅殼裡做道場”的感覺。

節目中曾出現過遭到網友差評的“倒模”造型,她也提到瞭那次失敗:當時藝人的倒模是雕刻師根據照片雕刻臉型完成的,所以很容易出現細節處不像的情況,如果是拍電影可能會有3個月的時間去反復調試,但留給綜藝妝造磨合的時間太短,最終也很難做到一次成型。


當然,由於錄制周期較短,比起劇集,綜藝妝造也更便於捕捉觀眾的審美風向。而隨著綜藝行業的發展,綜藝妝造也能夠挖掘出自己的特色和風格。但歸根結底,對於綜藝妝造行業來說,他們仍然服務於綜藝導演的需求,立足於節目本身。

“做造型就是時時刻刻被人否定,時時刻刻被人表揚,你就得有承受的能力,承受這一切好的和壞的。”謝亞莉說。

文 | 龍承菲 李清莉

編輯 | 張友發

上一篇

誰在定義「抖音綜藝」?

下一篇

綜藝節目以文化品位博觀眾口碑

廣州一社區“第一書記”支援抗疫,自創網格“115”工作法

廣州一社區“第一書記”支援抗疫,自創網格“115”工作法

同心戰疫·廣州有我南都訊 記者 莫郅驊 喬堂學是廣州市黃埔區雲埔街道火村社區黨委第一書記,日常裡為群眾排憂解難。此刻他則是奮...

全新起亞秀爾:造型一刀切配2.0L發動機,網友 :引入國內就能火?

全新起亞秀爾:造型一刀切配2.0L發動機,網友 :引入國內就能火?

在國內各大車企忙著施展“渾身解數”來搶奪市場的同時,海外品牌也沒有閑著。尤其是那些在國內市場不得志的車型,更是在努力研發新款...

西寧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處置工作指揮部通告

5月11日16時至20時29分,西寧市新增10例新冠肺炎病毒陽性感染者。現將相關情況通告如下。陽性感染者11號,男,22歲,系城西區重點管控人...

湖南歷史上的第一個諸侯國陪伴西漢王朝走完瞭全部的歷程

湖南歷史上的第一個諸侯國陪伴西漢王朝走完瞭全部的歷程

今天繼續依據紀錄片《中國考古探秘》為大傢介紹中國考古的奇聞秘事,前幾天的文章我為大傢分別介紹瞭“越國”、“閩越國”、“南越...

國產“蘭博基尼Urus”曝光!造型兇狠,四出排氣,價格接受嗎?

國產“蘭博基尼Urus”曝光!造型兇狠,四出排氣,價格接受嗎?

汽車元宇宙獲得瞭一組東風風行疑似新款T5 EVO的專利圖。與現款車型相比,新款T5 EVO對外觀進行瞭調整,其中前臉變化最明顯,與蘭博基尼...

用實際行動詮釋抗疫精神 濟南人社下沉社區開展疫情防控工作

用實際行動詮釋抗疫精神 濟南人社下沉社區開展疫情防控工作

齊魯網·閃電新聞5月11日訊面對疫情,濟南市人社局智慧服務中心上下聞令而動,向險而行,用初心和信念書寫著“春天的故事”。3月18日以...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