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吉巴羅》的大夥伴應該都能感受到,影片的主創來自第一季的《證人》,接近寫實的畫風但又強烈人造光源效果結合,2D和3D的交織在一起,打造出獨特魅力的狂野動畫風格。

導演阿爾貝托·米爾戈曾經憑借《擋風玻璃雨刷》Windshield Wiper,拿到奧斯卡最佳短片,當時畫風還更為寫意,更為隨性。


之後到瞭《愛死機》的《證人》,城市的描繪逼近真實但又不失艷麗的畫風,城市建築的刻畫也一直是導演打造的強項,而這次《吉巴羅》導演走出舒適圈,為我們展示一個全新沉浸寫實的森林體系。


觀看時一度認為一些片段是實拍和真人動作捕捉,但這些導演都一一否定,這全是電腦上完成,也沒有任何真人動捕,尤其是水體的效果渲染,是一項技術突破。


好電影工業這塊多牛逼大傢自己體驗,接下來我們正式進入影片解析。

影片開始前是愛死機icon常規轉動,之後停留在一隻耳朵,一顆心臟,還有一個X。


我的理解是耳朵代表失去聽覺的男主,短片也是以他的主視角去講述故事。

心臟代表人內心深處的欲望和貪婪。

還有一個X,是愛死機官方的三個ICON,愛,死亡,機器人中的死亡,也暗示瞭短片的最終是通向死亡的盡頭。


影片最初的三個icon,就已經告訴我們短片的主題,人類欲望和貪婪遲早敗露,永無止境,直至走向死亡。

影片發佈後,就有不少人先聯想到瞭拉丁美洲被西班牙殖民的那段大航海歷史,影片是譴責西班牙殖民的隱喻,emmm沒那麼簡單,就如最初那三個icon,其實我認為影片格局開得更大,之後會深入聊,大聊特聊的內種。


從影片中騎士兵團的盔甲造型設計,時間背景應該是在15世紀-17世紀,也就是哥倫佈大航海時期,這些或許是西班牙騎士,當時也叫西班牙征服者。

如果牽引到片名吉巴羅目前被視為波多黎各的農民象征,那麼更具體時間背景應該是在1502~1504年的16世紀初,西班牙開始對波多黎各大規模派兵殖民,以及擴大其宗教信仰。


不過真的是這麼直白嗎?

仔細看這些騎士臉上的紋身,發型,人種的結合,還有套鼻環戴耳環來看,又不像是中世紀的西班牙人,更像是現代的雇傭兵組合既視感。


而跟著隊伍的宗教,按理說應該當時跟隨西班牙殖民拉丁美洲的是天主教,不過影片連十字造型或天主教的一些標志設計都沒出現,影片其用意就是刻意模糊指定的教派,服裝頭飾造型像幾分東正教的感覺,但服裝又像羅馬天主教。


接下來我們能看到騎士的坐騎馬匹的佈料,紅色或藍色或青色,加上金邊那花裡胡哨勾勒的設計,又有幾分波斯中東區域元素的感覺。


之後出現的女妖的形象設計,鼻環有印度或吉普賽特色,脖子項圈有緬甸巴東族風格,整體黃金掛滿全身,綜合雜糅瞭古巴比倫,古埃及,波斯王朝等帝王鑲嵌金銀珠寶的風格造型。


女妖金光閃閃的靈感,估計就來自於維也納象征主義畫傢,古斯塔夫·克林姆的畫作,尤其是《女神雅典娜》和《愛蒂兒肖像一號》。


所以由此可以看出,影片對於騎士和女妖的造型設計,並非特指某段歷史和某個指代的群體,而是想做成一種可大可小,能屈能伸的隱喻討論空間。

好我們回到開篇第一個畫面,叢林綠黃交接風景唯美,仔細聽一開始伴隨的音效,是否能隱約聽到心臟跳動的聲音,如同大地的脈搏,當然更直觀的或許是馬蹄聲在森林裡回響,不管怎樣影片從最初就設定自然界的奇妙詭異存在。


接下來我們看到的是鬱鬱蔥蔥的叢林,其實這個叢林仔細看的話,也不像是波多黎各,而是一個地理錯亂的大雜燴,有位於北半球尤其是北歐特色的白樺樹,但也有熱帶地區的紅樹林結構還有紅色楓樹以及南半球熱帶區的松樹林結構。


再次說明,導演就是想做成一個模糊環境和角色的隱喻故事,不過當然,時間背景還是會被放在中世紀或大航海時代的冷兵器時期。

接著第二個畫面並不是行軍的騎士們,而是鏡頭繼續給到大自然,若隱若現的瀑佈,湍急的水流聲覆蓋整個聲道,水會成為重要的元素存在。


再下一個畫面在白樺樹上,有著一些違和但卻充滿藝術的塗鴉,最顯眼的是那雙眼睛造型的icon。


眼睛造型我覺得是對應湖水中女妖的暗中觀察,在後面騎士隊伍中,有個一閃而過的鏡頭,男主配備的劍柄上,也有類似的眼睛造型icon,這是否說明,這群騎士是一群狩獵隊伍,目標就是傳說中嵌滿金財萬貫的女妖呢?


其實在大航海時期,拉丁美洲就被一度吹捧為遍地黃金白銀和寶藏,充滿著未知誘人的神秘地域。

或許可以理解為,這群騎士,就是沖著想要挖掘寶藏進入森林的。

而他們剛進入有刻著眼睛的樹林,側面說明他們已經進入瞭女妖的魔力范圍。

我們繼續看騎士走過的森林也可證明這一點,有很多和女妖身上金色紋理相似的圖案,出現在樹上。


而湖水邊上,有一圈圈彩色的小卷,有著金暖色的光澤,更說明騎士們已經在女妖的鎖定攻擊范圍裡。


接著是馬匹佈料上的金色針織,仔細看圖案,也有眼睛的造型,和最早出現樹上的眼睛相似,似乎也更說明這就是一支抓黃金女妖的騎士隊伍。


接下來就是我們的男主瞭,我隻能說導演真的很自戀,三個短片的男主,和導演那是長得挺像的,而且女妖也是,和第一季愛死機女主感覺就是同一人。導演的多元宇宙嗎?


當鏡頭給到男主時,背景聲音像被抽幹瞭空氣般窒息,從而來說明男主是聾騎士,聽不見任何聲音,接著就是耳朵特寫來強化男主是聾子。


再仔細看的話,男主頭發鬢角處,出現瞭一撮撮的小卷,這個小卷和湖水周圍的小卷是一樣的,難道預示著男主和女妖是命中註定嗎?


再來就是男主臉上的紋身,其中一個是一隻手,手掌還有一條深痕,這又是否預言瞭之後男主牽女妖時被鱗片割到呢?


接下來是隊友對男主做瞭些手語,結合下文理解,應該是隊伍認為這裡有湖水,適合駐紮營地休息片刻。


有人認為這裡他們發現瞭女妖準備抓捕,然後宗教禱告儀式是準備作戰,我覺得這個解讀稍微有點牽強。

一來前面畫面並沒有拍到騎士發現女妖蹤跡,二來他們駐紮時顯得很輕松,男主還去河邊隨便走瞭走,三來在冷兵器為主的時期,行軍駐紮休息,基本都會選擇有水的河邊或者湖邊。


後面宗教儀式,其實更像是一種日常的聖禮環節。


之後是一個俯拍鏡頭,湖水大小和形狀一覽無遺,順時針旋轉90度,是一顆心臟的形狀,而反過來的是,輸入進心臟形狀湖泊水源動脈不是在上端,而是下端是入水口位置,這裡我覺得是故意的,後面會呼應這一論點。


接下來是男主把馬綁在樹上,仔細看的話,這棵樹的樹皮,有些許鱗片的痕跡,對應瞭女妖身上的金鱗片。


之後男主慢慢走向湖邊,兩邊出現瞭一圈圈的塗鴉,男主離女妖范圍越來越近。

就在這時,男主發現湖邊有金光閃閃的東西,於是去撿起來,用嘴咬瞭咬,是金子沒錯瞭。

就在男主觸碰到金鱗片時,畫面很快給到瞭女妖在湖底睜眼的反應,而且給瞭一個女妖視角的畫面,男主的手撿起金鱗片。


這裡可以解讀為金鱗片是女妖放下的誘餌,隻要有人觸碰,女妖就會被喚醒,當然也可以是女妖正常代謝脫落的金鱗片。

不管怎樣,這裡鏡頭語言邏輯告訴我們,金鱗片一旦被觸碰,湖中女妖就被喚醒。

我們回到男主這,他發現是金子後,欣喜若狂內心小鹿亂撞,還回頭看看有沒有人發現,生怕別人和他搶,然後他接著繼續在湖水邊找金子。


由此可以看出兩個信息點,第一是他們隊伍確實隻是在這稍作休息,因為如果知道這有金女妖,大傢早開始找金子瞭。

第二是男主打一開始就是個貪婪之人,甚至比其他人還有貪婪,他找到金子後沒有匯報,還生怕別人發現,自己找起來,自私又貪婪。

之後女妖開始伺機而動,一個水面的靜止機位,我們能感受到左邊的植物有動靜,而且是前面的植物先動然後到後面的,女妖在湖底滑到樹林後面暗中觀察。


接下來女妖的主觀視角也印證瞭這點,前景的植物和上一個畫面的植物是一致的,然後女妖繼續觀察男主。

另一邊騎士們拔劍單膝下跪,右邊的主神父拿著一個聖杯和刷子,裡面放的可能是聖水或聖油,神父準備為這群騎士做聖禮,這裡的聖禮可能是日常聖禮,也可能是特殊的授權聖禮。


總之就在虔誠的騎士做聖禮時,諷刺的是女妖準備激起人們內心深層的欲望瞭。

於是我們迎來第一聲女妖的叫聲,這個時候騎士他們隻是聽到聲音,而沒有像之後的往前傾,說明女妖第一聲其實並沒有殺傷力,而隻是引起人們的註意。


而緊接著第二聲就不一樣瞭,似乎有某股力量推出人們往湖中心走,而且聲音明顯更為刺耳,有些人還捂住耳朵,人的眼睛開始充血。


這時夜店配樂聲響起,high起來瞭!

女妖不再遮遮掩掩,直接在湖水中間跳起瞭現代舞蹈,註意看的話,這些舞姿的動作,會直接映射到騎士身上,騎士也是按照女妖的舞姿“優美”的舞動進湖水中,包括女妖吐舌頭,黃金騎士也跟著吐舌頭,騎士們有種被女妖附身的感覺,這裡就不一一比對瞭,建議去看原片,這段特別過癮。


在當女妖第二聲響起,其實人們還沒覺得危險靠近,而是看到身材姣好全身還都是黃金的女妖後,全被迷倒,這裡應該也是女妖巫術的一種,激起人們的貪婪和欲望。


因為按理說如果隻是人類看到黃金起貪念,這時耳聾的男主應該也會起貪念,但這時男主更多是搞不清狀況和害怕。

註意看黃金騎士和神父的牙齒,掉瞭好幾顆,這是那個時期貴族病之一,因為吃過多甜食,但當時醫療又沒有很發達導致的。


之後女妖的舞姿有一個明顯“你過來呀,你過來呀”的動作,這時我們可以看到黃金騎士拔劍,這裡拔劍我認為是騎士還在有一些自我意識情況下,想拔劍去幹掉女妖,但無奈身體被女妖附身跟著舞姿舞動,意識也漸漸模糊變得焦躁和殘暴,於是騎士們在奔向湖中時,互相殘殺。


騎士們經過湖水低窪地帶後,進入深水區,之後一個個往下沉,直至全軍覆滅。

期間不明狀況的男主,還想去拉隊友,結果差點被反殺,這裡有個疑問就是為何這些中邪的騎士不去砍殺男主。


我的理解是這群騎士並非見到活物就砍殺,不然可能連馬也不放過瞭,可能這些騎士都被女妖的聲音附身後,進入瞭互相殘殺的集體受控意識裡,女妖得以控制他們,命令他們彼此亂刺,而局外人男主則在清單外。


等到女妖跳完一支舞,基本人走茶涼後,女妖卻發現怎麼還有男主活著,於是接連喊瞭幾聲,卻發現聲音對男主沒起作用,這弄得她自己也有點尷尬,於是快速躲進水裡。


男主見狀快速離開,隨便找瞭一匹馬坐上狂奔八百裡,結果由於太急被樹幹直接撞瞭個狗吃屎暈倒在地。


等男主醒來已近黃昏,還發現騎的馬也摔得無法使用,於是男主拿走瞭馬鞍和佈料,繼續跑路。

男主走到河邊洗漱一番,註意看河邊,依然有彩色的小圈圈,這說明男主並沒有走出女妖的勢力范圍,說不定就是男主喝瞭口河水和洗瞭把臉,暴露瞭自己的方位。


夜幕降臨,男主找瞭棵樹就地睡著,可以聽到背景聲還是水流音效,說明男主離河邊非常近,所以女妖很容易找到。


夜晚,女妖果然出現,旋轉跳躍間,女妖找到瞭睡著的男主,除去男主的毯子。


在白天沒有擊垮男主後,女妖對男主產生瞭強烈的興趣,或許她認為男主和其他貪婪的人類不一樣,經過幾番怪異的打量後,女妖和男主一起進入夢鄉。


第二天早上男主醒來,結果發現身邊躺著女妖,女妖也被吵醒,兩人面面相覷瞭片刻。


為何這時男主不害怕女妖,或許男主認為女妖和他睡瞭一晚後,也沒奪取他的性命,應該自己已不是威脅,而且更重要的是,男主近距離的看到瞭女妖“身纏萬貫”,豈能不心動。


正當女妖想離開時,男主一把抓住女妖,女妖掙脫,男主手被劃傷,但也脫落瞭一些金鱗片,這讓男主更鳥為食亡瞭。


而女妖跳進水裡後,還一步三回頭,看看郎君有沒有追上自己,於是兩人玩起瞭你追我趕的戲碼。

女妖在陽光下還露出燦爛的笑容,感覺自己找到瞭意中人無比歡心。


最後女妖在一個瀑佈頭上愉快地舞蹈,等著男主靠近。


為何在瀑佈頭,這裡多少有些X暗示的解讀在裡面瞭,女妖在噴湧而下的水中等待男主,歡歡欲水無法抵擋,而男主爬到瀑佈頭後,他此前一直掛著的佈料也不再批在身上,讓其落下,這裡可以過度解讀為寬衣解帶。


然後男主拔劍把劍插在地上,也是一個十分明顯的X暗示。


接著女妖扭動腰部緩緩跳起舞蹈,這舞姿也很明顯在求偶瞭,男主看瞭還邪魅一笑。

很快女妖遊到男主身邊,舔瞭下劍套,這個我不知道什麼意思(我很單純的)。


然後女妖把男主當做鋼管跳瞭一段舞,用舞蹈影射兩人其實已經開始進入魚水之歡,隻是看破不說破。


貪婪的男主還不忘去摳女妖的金鱗片,而女妖此時已完全認為男主是個值得依托的人。


這時男主主動親瞭女妖,註意是男主用手挽住女妖脖子往自己嘴上靠。

不親不知道,一親不得瞭,滿嘴血味,原來女妖除瞭鋒利的牙齒,舌頭也是佈滿鱗片。


女妖嘗到愛的滋味,更是撲上前和男主擁吻。


很快兩人扭成一條,在瀑佈邊上纏綿,而就在女妖完全松懈之時,男主一個暴擊,用頭把女妖撞暈,這裡我覺得更可以理解為女妖已經死瞭。


接下來就是殘酷的扒皮,男主把女妖身上值錢的都扒瞭個遍,從白天一直扒到晚上,然後有一個切換,又來到白天,意思就是男主扒瞭一天一夜貪得無厭,這也更確定女妖已死。


然後男主用佈把這些金子珠寶全部裝好,把女妖的屍體扔進瀑佈。

男主扛著金子朝著河水流動往下,女妖屍體也順流而下。

最後,女妖流到瞭心臟之湖,男主也來到瞭不遠的河邊。


女妖飄在湖水上,讓人聯想到瞭約翰·艾弗雷特·米萊的名作《奧菲莉婭》,影片有一個更明顯的角度我這裡就不放瞭比較殘忍,畫作取材自威廉·莎士比亞《哈姆雷特》劇中角色奧菲莉婭。奧菲莉婭被哈姆雷特拒絕,父親波洛涅斯又被刺死,雙重打擊之下精神失常,甚至失足落水而溺斃。


回到影片,接著神奇的事情發生瞭,女妖沉入水底,大地震動,血水湧進湖裡。

這裡是不是致敬瞭一番《閃靈》。


俯瞰視角,旋轉90度,血水並非從心臟的下端也就是入水口湧入,而是在心臟的上端,也就是我們正常心臟的大動脈位置噴湧而出,這裡含義也很明顯瞭,女妖死瞭,大地母親,或者河水之母,自然母親,總之女妖上頭更高的神明震怒,於是釋放瞭血水,讓心臟之湖跳動起來,復活瞭女妖。


接著血水沖破瞭湖水,逆流而上,和順著的河水交織在一起,整條河流被染紅。

另一邊男主搬著金子也累得夠嗆,到河水邊喝水休息,結果喝到瞭血水,血水有復活治愈的作用,男主喝完聽力瞬間恢復。


感受到聲音的男主驚慌失措,由此可見男主是一出生就失聰而非後天,而且男主或許在恢復聽力過程中,身體產生極度不適,暴走瞭好一陣子。

等到男主接受後,開始感到興奮,這又是拿瞭金子又治好瞭失聰,自己是多大福氣呀。


註意天色,這時又經過瞭一晚上。

第二天早上,當男主準備騎馬離開時,女妖華麗轉身站瞭起來,她復活瞭。

恢復意識的女妖發現自己的金鱗片被扒個精光,發出哀嚎,這時的哀嚎對男主是沒有殺傷力的,而且女妖也不知道男主在附近,不過恢復聽覺的男主聽到瞭聲音看向湖中央,發現女妖復活嚇個半死。


註意看男主旁邊的植物,重新有瞭那些圈圈,說明女妖法力又回來瞭,在女妖死的那段時間,男主在森林走動,還有到河邊喝水,都沒有出現圈圈,也側面說明瞭女妖那時是死亡狀態。


之後女妖就看到瞭岸邊的男主,明白瞭一切,原來你這男人和其他人並沒區別,甚至比其他男人更貪婪,更絕情。

悲痛不已的女妖繼續喊出那嘹亮刺耳的聲音,拉著男主一步步走向湖水中央。


最後男主跟隨著女妖的舞步,墜向湖水深淵,沉入湖底,湖底有著數不清的屍骨遺骸,都是貪得無厭經不起誘惑的人性。


仔細看的話,這些遺骸上有很多金鏈條和珠寶,這就很有意思瞭,因為從前那些騎士被帶湖溝裡時,身上並沒有金子寶藏。

或許這神奇的湖,可以讓這些貪婪的屍體變成金子和珠寶,尤其註意那些骷髏,有些還是金色的,似乎更說明瞭湖水或女妖“點屍成金”的魔力。


所以,看到這最後結局畫面的我,腦洞瞭一個背後的故事,僅供一樂。

很多很多很多年以前,在這片“百年孤獨”魔幻的拉丁美洲,有一片森林,傳說這裡有著數不盡的寶藏和不老泉,在這森林中央,蘊藏著一個有著生命魔力的湖水,湖水中住著一位女妖,她一絲不掛,原始單純,孤獨的她時常唱著歌。


有一天,一群騎士被歌聲吸引來到湖邊,發現湖邊有黃金,他們並不知道,這些金子是什麼變成的。

於是這群騎士開始互相爭奪,廝殺,最終兩敗俱亡,墜入湖底,無一幸免。

神奇的湖水能把死去的人內心對財富的貪婪和欲望變成現實,久而久之屍骸變成瞭各式各樣的金銀珠寶,女妖在湖水中長期浸泡,身上開始長滿黃金鱗片,鑲嵌著珠寶,活脫脫一位黃金聖鬥士。


而女妖的聲音也漸漸註入瞭亡魂的貪婪和欲望,還有對權力和暴力支配的渴望。

接著,又有一夥騎士到來,女妖發出刺耳的喊叫,附帶著人性中欲望的激發,騎士們紛紛沖向湖中央。

就這樣,一波一波騎士和冒險傢過來,但都抵擋不住女妖聲音裡迸發出人性陰暗的控制。


又過瞭些日子,就遇到瞭影片男主騎士團的到來,這一次,女妖居然發現男主和別人不一樣....

好自我命題作文瞎寫瞭個前傳,讓我們回到影片本身,也回到視頻最開始的問題,影片是否真的在隱喻大航海時期,西班牙對波多黎各的殘酷殖民呢?


我們來看看導演自己怎麼說的吧,訪談中導演提到本片的用意,我更多想要表達不是所有事情,都是必須關於拯救世界,或者講述一位超級英雄的心路歷程,雖然在影片中似乎有看到角色在某些時刻,想成為更好的自己,但結果並沒有,事實上最終他們都成為最糟糕的版本,他們沒有學到任何教訓,他們都輸瞭,結局會讓人不舒服。

有些觀眾會比較偏愛其中一位,他們彼此兩人是一種有毒的關系,是關於獵食者之間的肉欲關系,我喜歡那種不知道誰是好人,誰是壞人的感覺。

男女主角出於錯誤原因相愛,這就是當代現今關系中經常正在發生的事情,我們使用和選擇是完全錯誤的,出於錯誤的原因,結局必然也是痛苦和悲劇。

從導演這番對自己作品的解讀來看,似乎並沒有提及西班牙殖民波多黎各這些背景故事,我搜瞭不少國外的影評,也幾乎沒有提到這段歷史,隻是偶爾會有一兩句。


當然這隻是一個角度參照,我們看看就好,我始終認為一部作品問世,這部作品就有瞭生命力,和原創作者關系不大瞭,作品自己可以和觀眾交流,觀眾解讀成什麼就是什麼,沒有標準答案。

那麼影片對於我來說,到底在表達什麼呢?

我覺得或許不少人被片名“吉巴羅”的解釋給帶偏瞭,吉巴羅Jibaro深入研究的話,其實在1820年,才漸漸代表瞭波多黎各傳統農民,才有瞭正面和積極的作用。


所以這就很容易被人理解為吉巴羅就是那位女妖,騎士則是代表殖民者,他們想要暴力征服這片土地。

不過影片的背景顯然並不是發生在1820年,而是還要早個幾百年。

而且...其實吉巴羅很有可能是男主的名字,首先是不少簡介有寫到男主名字叫吉巴羅。

然後就是片尾字幕已經顯示出來瞭,出演吉巴羅的是一位叫girvan swirv bramble的壯漢黑人小哥,他還在臉書放出出席愛死機首映禮,還說擔任瞭吉巴羅主演,不過他寫的是lead(領演),而不是說主演男一號。


我再查看這黑人小哥是舞蹈演員,他跳舞的舞姿,其實在影片更像是女妖跳的舞,所以或許這說明黑人小哥說的主演《吉巴羅》,《吉巴羅》隻是個影片標題,他主演功能是跳舞,好讓後期人員根據舞蹈套上給男女主角。


所以我的理解,或許標題吉巴羅並沒有指明是男主或是女主,《吉巴羅》作為標題,更多是拉丁美洲那段長歷史故事所迸發的創作靈感。

這就要牽扯到吉巴羅更符合影片時間背景的歷史瞭,接著看完或許你會對影片有更多角度的理解。

那是一段很長很復雜歷史,我為什麼這麼久才做完這期解析就是一直在查閱資料,接下來會簡單通俗的聊,可能會有錯,不是科普。

在西班牙沒有殖民剝削拉丁美洲前,這片土地生活著本地拉美加勒比土著,他們叫泰諾taino,泰諾土著在不同區域有不同部落,每個部落性格也不同,有些比較野蠻,對外來人充滿敵意,比如和印加帝國交戰過的秘魯和厄瓜多爾的泰諾土著,有一些則熱情好客,比如波多黎各的泰諾土著。


西班牙人來到後,給這些泰諾土著取名為Jivaro,或者Jibaro,意思為森林之人。不過當時這個詞沒流行起來,不少人還是直接稱呼為泰諾tanio。

所以吉巴羅Jibaro是西班牙語,哦對瞭,導演是西班牙人。

之後西班牙人開始殖民拉丁美洲,當時過來的西班牙人,來的都是男人沒有帶上女性,於是部分西班牙人和本地土著泰諾成立瞭傢庭,一些土著走出森林,融入進西班牙的現代生活裡。


加勒比海區域也因為西班牙的浪漫主義,一傳十十傳百口口相傳,被譽為是有黃金寶藏和不老泉的聖地,每個來到這裡的人都抱著發財夢。

在哥倫佈來到拉丁美洲時,他想把加勒比打造成第二個地中海,抱著崇高理想抱負想秩序化開發這片土地。


但無奈西班牙貴族和騎士不吃哥倫佈這套,人們在暴力貪婪的欲望下,開始對拉丁美洲血腥殖民,當地泰諾土著被殘殺,被奴役,被迫害,土著女性被強暴,同時泰諾土著人也被西班牙人帶來的疾病折磨。


漸漸地泰諾土著人所剩無幾,而長期殖民生活下,西班牙人和土著的後代,或土著融入進現代生活後的後代,這些人漸漸被稱為Jibaro吉巴羅,和更原始的泰諾土著區分開來。

又過瞭很多很多年,動蕩的拉丁美洲又發生瞭很多故事,吉巴羅又被賦予瞭更多的含義和身份,在1820年時,一組《吉巴羅詩篇》才開始真正定義瞭吉巴羅人的思想和特征。


吉巴羅開始成為農耕農民,或未受過教育的邊緣人的稱呼,在當時還沒有很正面,吉巴羅有時候也是帶有歧視意味。

於是再到瞭20世紀中葉後,吉巴羅的稱呼才開始轉為正面,代表辛勞的農民階級,代表瞭淳樸熱情好客,並且吉巴羅這個稱呼,自豪和波多黎各的文化結合到一起,還成為瞭反對殖民大國鬥爭的重要組成部分。


好說瞭這麼多,我們再回看結合影片,是否能感受到“吉巴羅”更豐富的含義呢。

個人淺薄的理解,女妖,更像是代表瞭泰諾土著的綜合體,有對外來人的敵對,但也對外來人充滿好奇,同時女妖也象征瞭拉丁美洲豐富讓人垂涎的資源(資本),無數人因為想獲得寶藏財富而賠上性命,露出猙獰的欲望本性。


其實導演為瞭讓影片元素更為“國際化”,女妖歌聲的設定靈感,實則是出自希臘神話塞壬,它們用迷人的歌聲引誘附近的水手在他們島嶼的巖石海岸上觸礁,最終導致船毀人亡。

《加勒比海盜》中,歌唱蠱惑水手的美人魚設定靈感也出自塞壬傳說。


那麼騎士團當然最直觀是代表瞭殖民時代的殖民者,他們來到這片拉丁美洲原始的土地,自然就是奔著黃金寶藏去的,血水能復活女妖和讓男主聽力恢復,就是加勒比海傳說不老泉的象征。


那個在影片出鏡率很高的圈圈,其實是泰諾土著的圖騰之一,意思是水之神。


而放大視野格局,騎士們則代表瞭人性的貪婪和無盡的欲望,對大自然和生命的不敬畏。

騎士裡其中耳聾的男主,解讀則更為復雜些,影片中段和女妖曖昧時光,或許也回溯瞭大海航時代,有極少的西班牙殖民者和土著組建傢庭的短暫美好,同時也象征瞭不同利益人和人之間,嘗試尋找“愛”的途徑。


但很快,人性的陰暗面的誘惑,難以讓男主成為好人,悲劇發生。

片名《吉巴羅》,或許並沒有指明是男主或女妖,而更像是反應這個名字背後復雜的誕生和演變故事,那段血腥殘暴的殖民歷史,還有那些古老的傳說,以及對人性的擔憂和反思。

你可以說影片呼應瞭愛德華多·加萊亞諾的《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而我則更聯想到瞭馬爾克斯的《百年孤獨》,在殖民經濟式壓迫下的拉丁美洲人們,再怎麼努力都擺脫不瞭悲劇的宿命,(小說裡)在現實生活中出現各種荒誕離奇魔幻的行為。


那麼,你看瞭《吉巴羅》,你會想到瞭什麼?是顛覆視覺神經的新刺激?還是距離我們遙遠時間和國度的詭譎探險?亦或是看後讓人不舒適但又過於真實的可怕貪婪和欲望?

那麼《愛死機》第三季《吉巴羅》今天就簡單聊到這。希望對大夥伴們更深地瞭解片子有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