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娛樂

北京最古老的胡同,曾經著名的娛樂中心,魯迅等眾多名人都住過

都說胡同是北京人的根,如今到北京旅遊,坐著黃包車逛胡同,或是去南鑼鼓巷吃小吃似乎已經成瞭一種潮流,雖說今日的胡同已不同往日,但它們依舊是老北京最深的記憶。

不過“胡同”的歷史其實比“北京”這個名字的歷史還要長,公元1403年,明成祖朱棣決定從南京遷都北上之時,“北平”才被改叫瞭“北京”,而“胡同”這個名稱早在上一個朝代的元大都時期就已經誕生瞭,元朝戲曲作傢關漢卿的《關大王獨赴單刀會》中就有“直殺一個血胡同”,元李好古所寫的雜劇《沙門島張生煮海》中說得更具體:“你去兀那羊角市頭磚塔胡同總鋪門前來尋我”。“胡同”的資歷比“北京”早瞭100多年,所以胡同不光是北京人的根,更是古老皇城的根。

北京一共有多少條胡同?俗話說,“有名的胡同三千六,沒名的胡同賽牛毛。”不過元大都剛建成時並沒這麼多,元朝對街巷、胡同有明確的尺寸規定,據熊夢祥在《析津志》中記載:大街二十四步闊(約36米),小街十二步闊(約18米)”,即大街是小街的兩倍寬。又說,大都有“三百八十四火巷,二十九衖通(即胡同)”,根據專傢推算和考證,當時火巷應為寬6步(約9.4米),胡同寬3步(約4.5米),所以《張生煮海》所提到的“磚塔胡同”就是700年前這29條最早胡同中的一條,也是當時唯一被文字記載的一條,是名副其實的“北京胡同之根”。

朱棣遷都北京後,在元大都的基礎上對京城做瞭改造和擴建,胡同也增加到459條,清朝時胡同更是達到瞭近千條,很多胡同的名字也隨著外界的變化而做瞭改變,但磚塔胡同的名字自始至終都沒有變,且在明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張爵所著的《京師五城坊巷胡同集》,和清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吳長元所著的《宸垣識略》裡,它就被列入瞭京城古跡,而從這樣古老胡同裡走出的名人和故事自然也少不瞭。

位於西四的磚塔胡同是因東口南側的一座磚塔而得名,此磚塔是為金元時期著名高僧“萬松行秀”建的葬骨塔,名“萬松老人塔”。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是元朝名臣耶律楚材的老師,正因為他對徒弟“以佛治心,以儒治國”的悉心教誨,才使得700年前中原數以萬計的漢族百姓免遭元人的屠殺。

不過建塔之時元朝還沒有在此建都,西四這片還屬於“郊之北野”,人煙稀少,1276年忽必烈的元大都建成後,“萬松老人塔”附近才逐漸成瞭大都繁華的“西市”,羊市、馬市、缸瓦市、人市等各種市場雲集,離塔最近的胡同也因磚塔而得名“磚塔胡同”。

人多、錢多的地方自然就會誕生文娛場所,慢慢地,十多傢勾闌"、"瓦舍"(即戲班)匯聚於胡同之中,磚塔胡同成瞭元大都著名的娛樂中心,人們在這裡聽戲、喝酒,胡同中到處是歌呼漫罵之聲,不過換個角度說,磚塔胡同也是我國名副其實的戲曲發源地。

明朝時羊市改稱為瞭羊肉胡同,“西市”的十字街口也豎起瞭四座氣派的牌樓,因分別隸屬四片不同的區域(金城坊、鳴玉坊、積慶坊和安福坊)管轄,故有“西四牌樓——各管一段”的說法。漸漸地,“西市”這個名字也被西市四牌樓的簡稱“西四”所取代,不過磚塔胡同的名字依舊沒有變。

到瞭清朝,因宗室被封爵後不再享有封地,而都要住在皇帝眼皮子底下的京城內,所以鄰近皇城的街巷、胡同也成瞭王貴們的居住之地。清雍正十二年(1734年),努爾哈赤次子禮親王代善的五世孫永恩在受封貝勒時,所賜的府邸就在今天磚塔胡同42號的位置,當然那時永恩傢的面積很大,據說胡同南面的北京基督教會缸瓦市堂的位置也是曾經貝勒府的一部分。

乾隆十八年(1753年)永恩被封為親王時,還奉旨修繕瞭胡同東口的那座萬松老人塔,如今經歷瞭700多年風雲變幻的古塔成瞭京城內僅存的一座磚塔和比故宮還早的建築,而貝勒府早已不見瞭蹤影,化作瞭老胡同深處的一段回憶與往事。

道光十八年(1838),與納蘭性德齊名的清朝著名女詞人顧太清搬進瞭磚塔胡同。顧太清是滿洲鑲藍旗人,天資聰穎,不僅出口成章,亦能書善畫,但因傢道中落入瞭榮親王府成為瞭貝勒奕繪的側室,奕繪酷愛詩詞,故與顧太清情投意合,二人經常並馬出遊,夫妻唱和之作甚多。

可惜奕繪在39歲時病逝後,顧太清因與婆婆不和被逐出榮府,與子女在磚塔胡同住瞭19年,並在這裡寫成瞭《天府閣集》等佳作。咸豐七年(1857年),顧太清之孫襲鎮國公重掌榮府,顧太清也以太福晉之尊回到瞭榮府,頤養天年。

1900庚子年間,磚塔胡同成為瞭義和團進攻西什庫教堂的總部,八國聯軍攻陷北京後對磚塔胡同造成瞭很大破壞,胡同往日的繁華與喧鬧也漸漸遠去。

鬥轉星移,舊王朝滅亡後的1923年的8月裡,一位留著小胡子、身穿長衫佈鞋的中年男子搬進瞭這條老胡同中,他便是被毛主席稱為“最硬骨頭”的魯迅先生。

魯迅先生是與弟弟周作人反目後從八道灣搬到磚塔胡同61號(現84號)的,至於他是不是如外界說的“因那個花錢大手大腳的日本弟媳”與弟弟鬧翻,兄弟倆都未說明,但在磚塔胡同居住瞭九個多月裡,他把所有精力都放在瞭工作和寫作上,不光要到學校講課,還校勘瞭《嵇康集》,編定瞭《中國小說史略》下卷,更接連創作瞭小說《祝福》、《在酒樓上》、《幸福的傢庭》和《肥皂》。隻是魯迅先生住過的屋子在上個世紀被拆除瞭,不過我這次走過磚塔胡同的時候有瞭些新發現,我們後面會說。

十幾年後,古老的磚塔胡同又迎來瞭另一位文學大師。1949年2月,張恨水從南京來到北平籌備《北平新民報》,他買下瞭北溝沿(今太平橋大街中的一段)甲23號一座四進院落的大宅居住,後門就在磚塔胡同西口。

不過那時的磚塔胡同在經歷瞭幾百年的歲月後已變得破舊簡陋,張恨水在《黑巷行》中曾寫道:“胡同裡是土地,有些車轍和幹坑,若沒有手杖探索著,這路就不好走。在西頭遙遠地望著東頭,一叢火光,遙知那是大街。可是面前漆黑,又加上幾叢黑森森的大樹。有些人傢門前的街樹,賽過王氏三槐,一排五六棵,擠上瞭胡同中心,添加陰森之氣。抬頭看胡同上一片暗空,小星點兒像銀豆散佈,已沒有光可借。眼前沒人,一人望瞭那叢火光走去,顯得這胡同是格外的長。”

三個月後張恨水因腦溢血病倒,由於暫不能寫作,但傢中人口多、開銷大,便賣瞭大宅,搬到磚塔胡同43號(後改為95號,已拆)的一所小四合院中居住。身體恢復後,他在胡同的傢中完成瞭遊記《西北行》等作品,直到生命的盡頭。

當然如今的胡同早已不是張先生住時的樣子,現在地面幹凈整潔,不少人傢都把紅漆木門換成瞭防盜門,或是重修得更加仿古,晚上在路燈的照射下,樹也不再陰森,隻是停車永遠是胡同居民最頭疼的事。

張先生恐怕也不會想到幾十年後,胡同中還有瞭方便百姓的社區衛生服務站。

胡同中間的68號是座清代的關帝廟,緊閉的紅木門上寫著“古剎護國關帝廟”,不知裡面是什麼樣。自古人們就對關羽的忠義充滿瞭敬仰,清朝時皇傢更是推崇,乾隆時關老爺被定為護國神,那時京城各處都大建關帝廟。

如今的磚塔胡同很是安靜,不禁讓人想起瞭老舍先生在小說《離婚》中所寫的情景,熱心人張大哥為同事老李找住處時說,“房子是在磚塔胡同,離電車站近,離市場近,而胡同裡又比兵馬司和豐盛胡同清靜一些,比大院胡同整齊一些,最宜於住傢。”

經歷瞭700多歷史的磚塔胡同如今也很百搭,既有四合院、大雜院,也有各個年代的紅磚樓。

一直往西走,就在快要拐彎的位置有一片被水泥墻圍擋住的區域很是奇怪,門框處並沒有門,也是被水泥封死的。

繞到另一頭看到裡面像是在建新房。

從被鎖住的大門鎖眼往裡看,可不就是正在新建一座宅院。再看看周圍的門牌號,原來這裡就是84號,也就是魯迅先生曾經住的61號的位置。看來不久的將來,這裡或許會多瞭一處“魯迅故居”。

不過當年張恨水住的地方怕是復原不瞭瞭,如今磚塔胡同隻到81號,95號早已拆得沒有瞭。

不想跟團!也不想窮遊!怎麼用最經濟的費用在旅途中享受最棒的體驗?更多既舒適又全面的自助遊、自駕遊,盡請關註遊走在感性與理智間的“饕餮小娘子”。

上一篇

6月初的娛樂圈真奇葩:吃飯被噎死,討薪,“閨蜜”間爭風吃醋

下一篇

“新人”加盟,《極限挑戰》周日開播!那些年火爆上海的綜藝還有→

搶著預約!北京寵物美容寄養需求激增

搶著預約!北京寵物美容寄養需求激增

(央視財經《經濟信息聯播》)隨著北京疫情平穩、復工復產,寵物醫院也陸續恢復營業。不少寵物主迫不及待地帶著自己的寵物前去做清潔、...

五年來,北京以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建設為主線,推動高質量發展!

五年來,北京以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建設為主線,推動高質量發展!

五年來,北京以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建設為主線,加大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力度,自主創新能力顯著提升,在推動首都高質量發展的同時,探索形成...

復工復產調查:北京汽車產業鏈狀態滿血信心滿格

復工復產調查:北京汽車產業鏈狀態滿血信心滿格

6月6日,在北京新冠防控工作新聞發佈會上,北京市委宣傳部副部長徐和建表示,全市連續3天無新增社會面病例,北京疫情防控形勢持續鞏固向...

疫情晚報|昨日共8省市區出現病例,全國高中風險區“4+31”,北京連續

疫情晚報|昨日共8省市區出現病例,全國高中風險區“4+31”,北京連續

一、疫情整體形勢截至6月7日19時,新一輪疫情共波及山東、吉林、江蘇、甘肅、天津、陜西、河北、浙江、上海、廣東、黑龍江、北京、...

北京疫情最新通報: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確診病例5例,社會面無新增

6月7日0時至15時,北京新增本土新冠感染者5例,社會面無新增6月7日,在北京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358場新聞發佈會上,市疾控...

守望傢園 薪火傳承——北京考古之作用

守望傢園 薪火傳承——北京考古之作用

清末思想傢龔自珍說過:“欲知大道,必先為史”。保護古人留下的文化遺產,是今人應負的歷史自覺,是實現文化可持續發展的必然之徑,是實現...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