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娛樂

萬字解析愛死機3《糟糕之旅》!細節暴多!你確定都看懂瞭嗎?

YO,今天這期我們來聊聊《愛死機》第三季我也很愛的第二集《糟糕之旅》,雖然現在市面上已經有不少解析瞭,不過!你願意跟我再看一遍嗎!


《糟糕之旅》是目前愛死機第三季評分最高的一集,故事通俗易懂發人深思,密閉環境喚醒大格局人性探索。

而且導演還是一直躲在愛死機系列做監制的大衛·芬奇,如今終於親自下海執導瞭一集。


熟悉大衛·芬奇大夥伴看到這影調和運鏡能會心一笑。

影片昏暗綠黃的芬奇色調,在他不管什麼類型的作品都能得到彰顯,芬奇的作品有著強烈的單一不飽和色調,讓他鏡頭下的角色,都處於高度緊張壓抑的情緒中。


最新這部《糟糕之旅》也不例外,雖然是動畫,芬奇依然堅持使用環境給到的光源去呈現場景和角色,而不是直接給個全光打亮所有。

畫面的光源除瞭油燈巧妙的佈置,還有精準時刻該閃則閃的雷電,以及夜晚中微弱的夜色,和白天黎明,陰天,落日不同時間營造的色溫,這些都是現實光源,但卻又巧妙映射出環境和角色彼此的關系和情緒。


這些有層次的光影調度,通常就是大傢經常掛在嘴邊的電影感。

我們看到的熒幕是平的,但芬奇利用原始又現實的光源,還有冷暖色調對比等等,為我們打造瞭立體又有縱深層次的環境。


再加上三維建模的細膩真實,更讓這個故事變得無比沉浸可信,接下來深度解析的拉片,到時再繼續深入光源和鏡頭語言這一塊。

對瞭,《愛死機》第三季《糟糕之旅》和《蟲群》整體視覺設計,都是由中國團隊天何言工作室操刀,很厲害。


影片最開頭是傳統的三個icon,分別是X,骷髏頭,X。


X代表著愛死機的死亡,骷髏其實也意味著死亡,可以說是死亡triple kill。

但結合《糟糕之旅》,或許其中一個X,也可以解讀為影片中投票的X。


會有很多過度腦洞解讀,請大傢理性討論。

正片開始先介紹瞭這是一個在遙遠星球發生的故事,從而想側面傳達給觀眾,盡量不要去聯動這是地球哪個古老傳說和借鑒瞭哪裡的神話寓言之類的。


當然alien也可以理解為異鄉,神秘的領域,所以也可能是在地球。

這顆星球的海洋更為克蘇魯,充滿著神秘和無所不在的危險,但真正的黑暗,或許還是回到瞭人的內心,捉摸不透。

不過話雖這麼說,芬奇在訪談時也承認,說不少人已經發現,在劇情結構上,短片還是會讓人和1940年《巴格達妙賊》聯系上,該片故事取自阿拉伯神話《一千零一夜》,也同樣采用瞭真相倒敘的方式,利用信息差制造反轉。


不過劇情兩者當然不會雷同,《糟糕之旅》是有小說做基礎的。

影片開始是在風雨交加夜晚,一艘商用船航行在公海上。

我們可以從影片後面的夕陽看到這艘船的全貌,這是一艘雙桅橫帆船,在風帆時代,雙桅橫帆船因其航速快、機動性強的特點被廣泛用作戰艦和商用船。


這種船在不少影視作品和遊戲都有頻繁出現。

其中遊戲《刺客信條》裡的寒鴉號,就是這麼一艘雙桅橫帆船。


而我們更為熟悉的《加勒比海盜1》裡, 傑克船長就用瞭一招偷梁換柱,把影片裡當時英國皇傢海軍最快的攔截號給順走瞭,攔截號就是稍微犧牲瞭船體,以獲得更快的速度的雙桅橫帆船。


傑克船長的黑珍珠號,則要大一圈,是三桅帆船,話說約翰尼·德普最近勝訴,是不是《加勒比海盜》系列可以繼續航行瞭...


扯遠瞭啊,回到影片的雙桅帆船,在18及19世紀早期達到鼎盛,之後隨著蒸汽船的出現逐漸淡出。這裡船頭雙尖造型,也讓我想到瞭著名哲學觀點的忒休斯之船的造型,是希臘三列槳座戰船的設計。


影片中那把槍,是柯爾特1851海軍型轉輪手槍,6發子彈,服役時間為1850-1873年間。


昆汀電影《被解放的薑戈》中,主角用的就是這款,還有《黃金三鏢客》也有,可以說這是很經典的一款槍瞭。


所以能基本確定,影片故事時間背景,對標發生在地球人類時間的19世紀中後葉。

很快影片直接進入正題,這艘船被一個巨蟹怪入侵,讓船員措手不及。


當我們看到這裡時,不知道這艘船用途是什麼,也不知道船員組成結構和關系,但這些都會在後面慢慢撥開雲霧。

芬奇在訪談中聊到,作為一部短片最難的,就是要把10分鐘的內容壓縮成5分鐘說完,盡量要讓場景晚點開始。

所以我們看《糟糕之旅》時就能感覺到,在影片畫面之外,還有不少解讀的空間,每個場景都處理得非常幹脆利落。

就拿第一場戲來說,他們為何會遭遇巨蟹怪,如果船長經驗豐富,或者經常走這條航線有先見之明,是不是能避免這意外的發生呢?


在小說中,有描述是因為主角托林也就是大副,他是一個酒鬼,總是喝醉,這一晚他又喝瞭個爛醉,他明知道這樣危險的航線必須保持清醒,但他已經不在乎瞭。


而船長也倒在甲板睡著,這些都是間接導致他們的船被巨蟹怪徹底攻占的引子。

不過小說歸小說,影片並沒有這麼按照小說去呈現,而是似乎營造這隻是一個倒黴的旅程,但我們可以發現,當巨蟹怪攀上船隻時,還是能看出整艘船的船員配合的不默契。


這些船員顯然被嚇得不輕,而且並沒有演練配合過,隻是各打各的,這也側面說明,這些船員的構成組合,並沒有很長久,或許隻是一起出過幾次海,也有可能隻是頭一次合作。

巨蟹怪一上來就是一個蠍子擺尾,然後到甲板上又接連幹掉2人,之後打傷一個黑人老哥,導致瘸腿。這時船長拿起斧頭,直接想扔死巨蟹怪,再次證明即使是船長也沒啥經驗。


接著巨蟹怪瞬間把船長撕成兩半狼吞虎咽,另外一個辮子男則被推進瞭船艙,小說中辮子男職業叫桶葬人,意思就是幫助在船上將死的船員走完最後一程,為死者做做禱告,然後再把死者海葬的職業。

不過這裡他卻成瞭最開始掛掉的人,不過後面他成瞭巨蟹怪和大副交流的傳話人,也算是桶葬人新升級的技能吧。


我們可以看到,巨蟹怪剛登船時,甲板上其實有6個人,畫面還有第二層甲板小哥,加上船長和大副共9人,但當聽到船長大喊巨蟹怪,結果真正在船上幹架的就4人包括船長。

等到巨蟹怪鉆進船艙後,其他船員才抄傢夥出來裝裝樣子。


那麼問題來瞭,為何大副在現場不上前去拼命,這裡就有不少解讀瞭,要麼是他被嚇壞瞭,要麼是他過於冷靜,知道自己下去隻能搭上性命,還不如躲在後方保全自己。

這裡我當然更傾向於後者,因為整部影片下來,我們能看到大副各種冷靜果斷的處事方式,所以他不至於被嚇到站住不動,當然他也不像其他船員一樣拿著個傢夥形式化一下。

我們可以看到大副走下甲板時,表情凝重但若有所思,腦子在飛快運轉接下來他自己,如何在汪洋大海的封閉船隻中,求得生存。


我先下結論,大副我覺得並不像部分大夥伴說的那麼偉光正,他最先考慮的,還是生存,不管是在巨蟹怪嘴下求得生存,還是要在群龍無首的船員中奪得權力,求得生存。

於是就有瞭下一個場景事件,抽簽。


這裡又有過度解讀的空間瞭,場景顯然又刻意“晚進入”,我們看到一根簽插入在糟老頭手裡,船長沒瞭,或許糟老頭覺得理所應當這裡話事人就是大副瞭,看他對大副畢恭畢敬的樣子,再結合後面的刺殺,最墻頭草飄忽不定的就是這糟老頭瞭。

大副說瞭句:“我相信這是唯一的公平方式”。

似乎這場抽簽才剛開始,前面插入簽的動作隻是準備,那麼接下來年輕小夥第一個抽時,我們明顯能看到簽條隻有8根,而在場人員有10人。


所以大副和糟老頭不參與嗎?還是說,因為這種特殊的簽條隻有8根,前面大副和糟老頭已經抽到瞭長簽,然後再放回去?如果是這樣,那10個人其實每個人都有8分之一抽到短簽的機會。

這裡影片沒有給出一個答案,隻能靠觀眾腦補瞭,你們覺得是哪一種?

不過當大副說完後,沒人上前抽,大副先讓年輕小夥抽,並說道:“off you go,瑟特。”


大聰英語角時間到,這個“off you go”,其實更具體的語境,就是“一切都弄好瞭,該你瞭,到你瞭,可以瞭”的意思。

所以是不是也暗示瞭,抽簽才剛剛開始,大副和糟老頭不在抽簽行列中的意思?

那這樣的話,所謂的唯一公平方式,還真的挺“公平”的。

這裡有不少人認為,大副先讓年輕小夥抽,是先拿弱小的欺負,好讓大傢都跟上。

但我想的恰恰相反,雖然這種抽到短簽概率一樣,但心理壓力卻不一樣,後面大傢趕著上去抽就能看出來,當然也有可能這些船員文化水平不高,覺得提前抽的話,抽中概率就會越低。

這裡大副先讓年輕小夥抽,其實是在照顧他,所謂的證據是對應到後面,大副看到死去的年輕小夥,表情露出瞭可惜。

我知道你們想說什麼,大副從一開始就一個都不想留,但我不覺得,後面會解析到。

之後年輕小夥抽瞭長簽,他長舒一口氣,仔細看旁邊滅霸,從休閑吊握到雙手叉腰,明顯覺得怎麼不來個開始即結束就好瞭。


接著是平頭黑哥,他和瘸腿的是親兄弟,平頭黑哥會抽2條。

這時畫面給到大傢一個反應表情,都在焦慮等待開簽結果,芬奇這時就連這種動作小細節也玩懸疑。

鏡頭是背對著平頭黑哥拍,這時結果已經出來,但觀眾和其他船員並不知道,直到平頭黑哥緩緩轉過身才揭曉結果,兩條長簽。


這時白衣女站不住瞭,走上前要抽,心理壓力實在太大瞭。

不過滅霸擋在瞭前面,身強力壯也沒人敢惹他。


再註意芬奇的運鏡如何表現這個大塊頭,滅霸沒出現前,機位是正好符合白衣女身型構圖,但突然滅霸擋在前面,他剛開始臉是沒拍全的,他的身型塊頭大到畫面裝不下瞭,這時機位才往上移,讓滅霸能框進畫面裡,以此來凸顯滅霸的魁梧。

但巧妙的是,切到大副畫面時,我們能看到機位是有點點仰拍的,和拍滅霸是幾乎同樣機位,我們知道仰拍一般代表偉大,無所畏懼之類的。所以這裡鏡頭語言也傳達出,大副就算撞到滅霸,也鎮定自若,兩者機位相對等。


之後滅霸開始抽,他停留片刻想看大副反應,大副毫無表情眨瞭眨眼,有人說大副在給滅霸做微表情打暗號,我是沒看出來,反而我覺得大副就是故意繃住臉不讓滅霸看到任何微表情。

結果怕什麼來什麼,滅霸抽瞭個短簽,但很快滅霸微微一笑,反轉瞭抽中短簽的結局,誰抽中短簽誰成船上話事人。


其實在場的人大傢都知道滅霸瞬間打破規則,但沒人敢反對,因為論體型力量滅霸最強,註意看大副的表情,這才叫有微表情,眼睛從簽看到滅霸,微微一皺眉,微微咽瞭下口水,感覺大事不妙。


接下來又是精妙的鏡頭語言勝過千言萬語,當滅霸說自己成為領導人選誰去時,畫面中滅霸站在C位,轉身直接完全擋住大副,含義很明顯就是他成功反轉成為話事人。


然後就是大副被大傢推到甲板被弄碎的洞口。

這裡我們能看到船員的“杜琪峰式站位”(當然這種站位不是杜琪峰獨創的哈),機位比大副還要低,形成一種壓迫感,頂著畫面的自然是滅霸,他直接壓制著大副。


另外那年輕小夥,他其實也不願看到這個情況發生,所以他站在瞭最後面幾乎看不到。

這時大副似乎認命,喊大傢停手,慢慢站起來,整理好衣領,準備體面的“視死如歸”。

但更深的事實真的如此嗎?我覺得這時的大副已經有瞭計劃。

試想一下,如果大副繼續掙紮,那麼他就會被從洞口裡扔下去,巨蟹怪看到你是被扔下而不是自己走下來,那肯定直接開吃瞭。

但如果走下去,感覺就不一樣瞭。


當然此時大傢都不知道巨蟹怪會說話會思考,不過大副這番操作後,也算是給自己留下一絲絲的主動,起碼悄悄從樓梯走下觀察,還算是在自己控制范圍內。

當大副從樓梯下去時,註意看那時的門是沒有從外面反鎖的,一拉就開,但大副進去後,滅霸迅速關門直接反鎖,說明鎖的並不是巨蟹怪,而是大副,怕他臨時改變註意臨陣脫逃。


大副下去後,船艙掛著不少的玉貂鯊,但這時巨蟹怪並沒有吃,也側面說明玉貂鯊並不好吃,不到餓得慌巨蟹怪不會吃,更美味的還是人。

巨蟹怪看到大副下來先是攻擊,但隨後冷靜下來,抽出早已準備好的桶葬人公仔,用觸角接到桶葬人腦袋,借屍說話,要去一個叫輝騰的小島,要吃更多的人。


而且巨蟹怪那嘴巴讓你們想到瞭什麼?!這不就是抱臉蟲的近親嗎?


不知道是不是芬奇哥對自己當初那部經歷波折的《異形3》,做瞭個小小的回應呢。

大副清楚巨蟹怪能溝通後,一下子沉穩瞭許多,因為隻要能溝通,就能談判,這是他的強項。


於是大副和巨蟹怪開條件,大副指出整艘船他是老大,想要船順利到達輝騰島,他不能死,而且還需要巨蟹怪吐出船長的一把鑰匙。

我們來看這場戲動作和鏡頭畫面也是精妙的做瞭處理轉折,大副最開始是怕得倒在樓梯間很狼狽,但當他有瞭談判籌碼後,便清楚瞭巨蟹怪的弱點,他的目的不是吃掉船上的人,而是想要去輝騰島吃更多的人,所以船上的人還有一線生機。

於是大副邊說便起身,我們能看到巨蟹怪也開始往後退,一副臣服於大副的模樣。

當大副鎮定的坐在樓梯間時,在轉角的油燈照明下,感覺大副就像是坐在王位上指點江山。


接下來這場戲被切掉,換成瞭外景,一群類似於海豹的生物在躍出水面,但突然一條玉貂鯊吃掉瞭一隻,染紅瞭海面。


這裡是個借景喻事,說明後面會繼續腥風血雨,也說明海洋非常危險,危險到連巨蟹怪都要躲在船上,因為她要保護即將誕生的崽崽。

不久大副從巨蟹怪的嘔吐物中找到瞭鑰匙,此時已經是第二天黎明,船員都守在甲板觀察動靜。


糟老頭貼著耳朵聽,大副這時敲門要出來,得到滅霸“紳士”的動作示意後,糟老頭才敢開門,我們也看到年輕小夥拿著斧頭在值班,從前面分析看,他是對大副最沒敵意的,所以可以看出糟老頭和年輕小夥,是這群船員中最弱勢的,容易被受擺佈。


大副淡定走出來和大傢打招呼,然後慢悠悠走向船長房間,當滅霸喊他時,開始百米沖刺,緊接著滅霸沖過去想要攔截。

註意看離得最近的清潔男,他其實看到大副沖他可以跟著沖,但其實對於他來說,大副最大的敵對者不是他,他不需要這麼積極,萬一船上權力反轉,還能倒戈一下,其他人也是一樣。


我們也能看到滅霸沖到最前頭後,其他人才跟上,特別是清潔男的動作,等到滅霸在前面後,才開始用力跟上。


而滅霸為何要這麼積極,是因為是他選大副下去,大副要是重新奪回話語權,自己兇多吉少,所以必須將大副制服。

大副迅速上到船長房間,在床底打開盒子,拿出手槍,hold住全場。


問題來瞭,之前大傢知道有槍嗎,我覺得應該知道,隻不過不知道放在盒子裡、以及盒子放在哪。

當然滅霸也不可能說要船員和他一起進房間找槍,因為誰先找到槍,槍在手就有話語權。

滅霸也不可能自己去船長房間找,因為其他船員不會同意,會用人數多制衡滅霸這個做法。

綜上所述,這也是他們沒有去找槍的原因,而當他們看到大副沖上船長房間時,都知道大副會拿到什麼,因為身為船長二把手的大副,會知道槍的確切位置。

不管怎樣,大副獲得瞭話語權,我們再來看看站位,此時滅霸在房間內,其他船員都在房間外,說明此前第一個過節,其他船員都是為瞭求生站隊,而滅霸就沒辦法瞭,必須站出來和大副對立。


之後大副說瞭他在下面和巨蟹怪的談判內容,這時大傢也清晰認識到,誰都可能被送去喂螃蟹。

正好瘸腿男緩緩上來,滅霸直接指瞭他,但瘸腿男兄弟過來阻撓,再次證明兄弟倆一條心,為之後兩人的命運買下伏筆。


這裡還有一個細節是清潔男,他應該是最巴結滅霸的瞭,當時推大副時,就和滅霸同一水平站位,之後追大副時,也是緊隨其後跟著滅霸。

然後到大副和滅霸談話時,不知不覺清潔男已經進入房間,和滅霸一起對峙大副。


當滅霸說要扔瘸腿男下去時,清潔男還附和,他病得不輕。但往往這種人倒戈是最快的。


當大傢爭執不休時,大副打斷,弄得好像很艱難做瞭這個決定,但其實早已決定好,就是把滅霸推下去,滅霸是實至名歸抽到短簽的,是他一開始打破瞭規則,所以也看不出大副在公報私仇顯得合情合理。


結果也可想而知,滅霸成瞭巨蟹怪的美餐,扔滅霸的人,沒錯其中一個就是清潔男,另一個當然就是平頭黑哥,誰叫你提議扔我大哥呢。


接下來,就到瞭影片精彩的投票環節。

大副打開地圖,地圖上早就做有痕跡,說明這條航線他們應該經常有在走。


最大那個就是輝騰島,地圖上的英文我也仔細查過瞭,就...亂拼,也是,這根本不是在地球。

投票前大副和船員的對話,為我們展現瞭什麼叫雞同鴨講對牛彈琴。對白潛臺詞在這場戲發揮充分。

在對話中我們已經很明顯分出來,這群人隻有兩個陣營,一個陣營是隻有大副自己,另一個陣營是其他船員。


我們來拉下這場對話戲。

大副說,巨蟹怪要去的目的地是輝騰島。

註意看大副的動作,把槍按在地圖上,姿勢氛圍語調畫面構圖,有沒有軍事作戰計劃的會議內味瞭。


這也是大副潛臺詞表明的,巨蟹怪要去目的地輝騰島,但我們要阻止它,現在我們來商量下怎麼做。

不過這時衣領小哥說,我們是順風,但到那也要一天半。

顯然他沒明白大副意思,隻是覺得我們可以把巨蟹怪送到,但行程是一天半,一天半巨蟹怪是不是還要吃人,這可咋整。


大副見狀隻能挑明補充,這隻巨蟹怪上岸,輝騰島的居民就完蛋瞭。

潛臺詞很明顯,大傢現在能做拯救島民的英雄,拿出勇氣,齊心協力想辦法阻止巨蟹怪吧。

但這時清潔男補刀,說,把輝騰島居民吃掉?聽起來不錯。他們(島上居民)並不友好,會吐口水。

這一下子打開話匣子,年輕小夥繼續補充,沒錯,對我吐瞭兩次。潛臺詞是送巨蟹怪去輝騰島自助,沒啥問題。


不過大副還是堅持自己最初的想法,他終於說瞭出來,他認為經過輝騰島後,有一個無人島,可以在那把巨蟹怪給騙下船,當然路程會更遠。


這時候大傢可不樂意瞭,話都不想說,沮喪和抗拒全寫在臉上。

至此其實聰明的大副已經從大傢的臉清楚瞭答案,肯定都會選擇把巨蟹怪送去輝騰島。

而這時大副沒有再堅持自己的計劃,而是選擇瞭投票。

或許大副還是抱著一絲絲希望,想用這種方式,去嘗試喚醒大傢的良知和勇氣,也想要找到能站在自己戰線的船友。


當然,更大的作用,就是分散這群船員的凝聚力,不至於他們抱團太緊讓自己處在危險孤立的位置,這個時候來個不記名投票玩個“狼人殺”,自己做“法官”,是當務之急。

於是大副做瞭投票規則,畫圈代表願意把巨蟹怪送到無人島,畫X則代表去輝騰島。


這裡註意大副強調瞭兩次X,第二次時直接赤果果說出,畫X代表你們滿足巨蟹怪的願望,讓輝騰島的人萬劫不復。潛臺詞就是如果選瞭X,你們就和巨蟹怪沒什麼兩樣,變成殘害輝騰島居民的人。

很快大傢完成瞭投票,把一張張選票扔進盒子裡,影射瞭大傢的決定像是墜入人性黑暗的深淵,看不到光亮。


這一段投票真的很有意思,如果是屏幕前的你們是船員,你們會怎麼選呢?是圈是X,歡迎投票討論!

接下來鏡頭是對著船帆仰拍,隱約我們能看到頂上的太陽,說明是中午時分,影片其實很註重故事時間的流逝,每個時間段色溫也拿捏精準。


這時一把匕首扔上又落下,第二次拋出後,鏡頭借著匕首的動勢做瞭個轉場,然後再用焦點轉移看到大傢在外面等待投票結果。

匕首在前,黑人兄弟倆在後,內涵瞭這兩哥們很快會遭遇不測瞭。

但我們還能看到,黑人兄弟再後面,還有糟老頭和清潔男在聊天,這是個隱線,後面會顯露。


一個短短的鏡頭,就交代瞭時間,角色狀態和後續故事含義,簡練但又老辣。

不久大副推開門,開始說選票結果,這個時候說的內容,對每個成員的心理構建是至關重要的。


在這我就先劇透瞭,不然沒法做解析。

投票結果是大傢都選X,和大副此前預想結果一樣,所以大副必須在這時打散船員的戰線,制造混亂。


大副先做空瞭船員的大盤,說投票總趨勢,是大部分人都是有勇氣的戰士,為瞭保護輝騰島居民,大傢都做瞭英明的選擇畫瞭圈,但有兩個懦夫,卻打瞭X。

大副還謊稱在每張選票做瞭記號,知道誰是畫瞭X的人。

這個時候大傢都聽懵瞭,腫麼肥事,難道我要喂螃蟹瞭嗎?

正當大傢還沒反映過來,大副要求平頭黑哥站到一邊,這個時候年輕小夥很慌。

平頭黑哥照做後,鏡頭語言也向觀眾做瞭個誤導,大副直面年輕小夥,似乎大副準備對年輕小夥“就地正法”。


年輕小夥本來就是弱勢,看這架勢也隻能閉上眼睛認命。

這裡大副必須假裝要槍決年輕小夥,而不是表現出要幹平頭黑哥的意思,不然平頭黑哥為瞭求生肯定奮起反抗,瘦弱的大副絕對不是其對手。

再次大副趁著大傢都沒反應過來,拔槍直接double kill,幹掉瞭平頭黑哥和他兄弟,兩人滾瞭下去。


一顆子彈幹掉2人,節省子彈。也解決瞭心患。

但我認為這時的大副並不像有人想的那樣,其實早就想把所有人幹掉復仇,我認為大副對這群船員此時還沒有這麼大的惡意,此前大傢把他推向洞口,隻是滅霸教唆,大副應該也理解。

當黑人兄弟被推下去喂螃蟹時,大副也自言自語說,2人份你應該沒那麼快餓瞭吧,也說明他並不是想讓所有人都去喂螃蟹。


為何幹掉黑人兄弟也很好理解,黑人兄弟倆一定會知道彼此投票結果,所以當大副說有2位懦夫畫X時,必須幹掉這兩人聯盟,否則事情很快敗露。

隻能說,誰讓你們兄弟一條心。

解決完兩人之後,大副還說,搞定兩人,我們現在總算齊心協力達成統一瞭。

但這裡我們看畫面的運鏡,大副說這話時,前面的柱子分割瞭大副和其他船員,之後大副進入房間,空間上繼續和船員做分割。


其他船員湊過去看黑人兄弟屍體,也是繼續分割的,人心如大副所願,渙散瞭。


那這裡會有疑問瞭,幹掉這兄弟倆,但每個人都是X,那不會懷疑大副沒殺幹凈嗎,所以大副聰明的地方就造成兄弟倆其中一人感覺是誤殺,而且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是X其他人都不是,也不敢自爆說哈哈哈你啥錯瞭,我是X。那就真成傻子瞭。

傍晚夕陽,船隻繼續航行,大副利用星象進行航行觀測,這時糟老頭悄咪咪爬上去想對大副進行刺殺,從其他人表情看,說明大傢已經作弊知道其實所有人都畫瞭X,正如前面黑人兄弟後面糟老頭和清潔男的對話,其實已經說明這是遲早發生的事。


大副有所察覺,用槍對準糟老頭,糟老頭求饒,這時巨蟹怪呼喚大副。

大副下去後,巨蟹怪催促快點到達輝騰島,太餓瞭。船艙此前的玉貂鯊也被一掃而光。

大副此時安慰巨蟹怪,但話還沒說完,一群蟹崽崽就跑出來,一切都明白瞭,更多的嘴,需要更多的食物。


即使這樣,大副也沒有說把之前的糟老頭拿來喂巨蟹怪,而是讓巨蟹怪忍著,大副假笑瞭一下,跑瞭上去。

大副看到如此多的小蟹崽,內心更堅定自己計劃,不能讓巨蟹怪登陸輝騰島。

小說中更明確的指出,巨蟹怪是因為要下蛋產崽,所以才登上這艘船,大副看到這些蛋後,他們進行瞭對話。


為何巨蟹怪要跑到船上下蛋,是因為海洋裡的玉貂鯊和錘螺會吃掉巨蟹怪的蛋。

而諷刺的是,這些海洋生物的增多,是因為輝騰島的居民在海上播種,從而造成瞭變相的養殖,讓玉貂鯊和錘螺增多,人類好獲得更多捕撈,但這導致巨蟹怪的後代面臨更大危險。


回到影片,已經到瞭晚上,白衣女先說話,前面就是輝騰島,越來越近瞭。

潛臺詞就是試探大副,現在改變去無人島的主意還來得及,不然我們就要再次造反瞭。

之後大副表明對前面的刺殺既往不咎,可以理解為大傢士氣低落,我們很快會到達(無人島),從這話來看,大副依然對船員沒有殺心,還是抱著一絲絲希望大傢共度難關,越過人性自私陰暗面,光明就在眼前。


但接下來另一個人說,到明天?如果甲板下你的朋友(巨蟹怪)...

然後被大副打斷,那人的意思是認為到明天巨蟹怪饑餓程度已經是極限瞭,正好明天等到輝騰島,完事。

回溯此前他們的商議,到輝騰島要一天半,當時說那話是白天中午,然後到瞭晚上說明天,正好一天半。

大副打斷後,覺得這件事情已經到瞭要抉擇時刻,於是再次設瞭個局,說要去睡覺,記得到瞭叫醒我。這個“叫醒我”就是在向大傢攤牌瞭:如果到時晚上有人來刺殺,那就決一死戰,如果沒有,那就大傢相安無事。


到瞭晚上,果然全部船員6人,包括後來躲在箱子的糟老頭,都帶著傢夥要過來刺殺大副。


大副為瞭節省子彈,開瞭4槍,剩下最後一顆留給巨蟹怪。

解決掉這些人後,大副還清點瞭人數,之後發現年輕小夥,表情流露出惋惜。

這時箱子有震動,大副發現瞭糟老頭,糟老頭謊稱拒絕參與刺殺,弄得好像是自己被他們鎖起來,但仔細看箱子沒有在外面反鎖,糟老頭隨時可以出來。


而且眾船員決定刺殺大副,隻要有人持反對意見,估計會被先幹掉吧,而不是還好心的把他關起來。

上述兩個信息點肯定也被大副get到,所以很明顯知道糟老頭在撒謊,甚至說不定大副在設埋伏時,已經暗中觀察到6個人有慢慢走到房間要刺殺他瞭。

這時大副並沒有幹掉糟老頭,而是需要個人力給他搬屍體喂螃蟹,活幹好後,大副說出瞭真相,你們全都畫瞭X,你這糟老頭子壞得很,也讓他喂瞭螃蟹。


所以我認為大副徹底起殺心,就是當他們要刺殺大副時。

之後大副進入船艙,讓巨蟹怪show yourself。

大副表現出異常的鎮定,反正不成功便成仁,就那樣吧。


接著大副解釋著玉貂鯊這不好那不好,但為何人類還要捕撈玉貂鯊,是因為貪戀它的油,這種油易燃。

這個星球玉貂鯊的油,其實就是對應瞭地球的石油,也可以對應現實當時那個年代的抹香鯨脂,難怪小說提到人們要播種到海裡讓玉貂鯊更多的繁殖。


說完大副拔出槍,點燃瞭油燈,船艙瞬間變成火海,巨蟹怪直接被芭比Q,看那蟹腿蟹鉗,被火烤得油滋滋響,(咽口水)不好意思太饞瞭。


接著大副趕緊逃出船艙,切斷準備好的救生船繩索,逃離這艘已經被點燃燒開花的船。

隨著一記爆炸,巨蟹怪和它的崽全被燒熟。

大副身後,就是輝騰島,他正奮力向那個方向劃去。


《糟糕之旅》有著清晰完整的故事脈絡,曲折波瀾的角色弧光,甚至影片有著四幕式的故事結構,層層推進,利用鏡頭語言和劇情編織,去很好制造瞭懸疑感,以達到反轉效果。

可以說《糟糕之旅》是《愛死機》第三季最值得改編成長片的短片瞭,這應該是對《糟糕之旅》最肯定的評價。

再來聊聊大副,不少人說他其實就是想復仇,才順便救瞭輝騰島的人,其實全員惡人,這可是大衛芬奇的作品呀。


emmm,那你還真不太瞭解大衛芬奇瞭,芬奇的作品確實充斥著人性陰暗,暴力,經不起誘惑,但也不乏在這些反面主角中,讓觀眾重新思考更復雜的環境下,自己會怎麼選,這才是芬奇想要拋給觀眾的問題。

我個人淺薄的理解,認為大副是很符合芬奇作品下的人物,在極端環境下保持冷靜,有著極強求生欲,但時常在人性兩端左右搖擺,當自私和生命受到威脅占據上風時,會以不惜代價去求得生存,亦正亦邪,不是什麼好人,但也絕非十惡不赦之人。


那這時問題來瞭,為何他不少數服從多數,聽從船員的意願把巨蟹怪送到輝騰島。

其實影片裡大副已經表達很清楚瞭,他並沒有到沒得選的地步,他有得選。

大副是要跟這群當初把他扔去喂螃蟹的船員同流合污禍害輝騰島,還是拖住船員和巨蟹怪,最後把傷害降到最低,大副選瞭後者。


我猜如果船員沒有策劃夜晚刺殺大副,而是按照大副計劃執行,大傢或許都能活命。

因為船員選擇X隻是求生意願,對大副沒有造成直接生命威脅,而刺殺大副,才真正逼著大副要幹掉所有人。

那麼問題又來瞭,大副為何不早些告訴他要燒螃蟹的計劃,我的理解是這個計劃隻是臨時的,因為最開始的計劃,是把巨蟹怪騙到無人島,船還是要保留的。

或者就算大副把燒烤螃蟹計劃說出,船員也不會跟隨,因為大傢都選瞭X,怎麼可能還有勇氣跟他一起對付巨蟹怪,說瞭也白說。

好!《糟糕之旅》今天就簡單和大傢聊到這。希望這期解析能給大傢帶來對影片更多角度的體驗和思考。

上一篇

這部“不可描述”的電影,很深啊

下一篇

張藝謀新片滿江紅開機!72歲國師太高產,這次要拍古裝懸疑謎案

四部描寫夫妻情感秘密的影片,大膽揭露生活隱私

四部描寫夫妻情感秘密的影片,大膽揭露生活隱私

期號:22-151-《忠貞》俄羅斯/2019/中字大尺度:☆☆☆☆☆女主莉娜是一名婦科醫生,端莊美麗,她和丈夫感情親密,但因工作原因長時間沒有...

漫威獲MTV五項大獎!蜘蛛俠3獲最佳影片,黑寡婦成最佳英雄

漫威獲MTV五項大獎!蜘蛛俠3獲最佳影片,黑寡婦成最佳英雄

6月6日,2022年 MTV電影電視獎舉辦頒獎典禮,其中漫威共獲5項大獎,《蜘蛛俠:英雄無歸》和《洛基》各包攬兩項大獎,“寡姐”斯嘉麗·約翰...

楊紫瓊主演,這部影片全球票房超7800萬美元!“元宇宙電影”能帶來新

楊紫瓊主演,這部影片全球票房超7800萬美元!“元宇宙電影”能帶來新

每經記者:朱鵬 每經編輯:魏官紅,何小桃,易啟江若要票選近兩月最具熱度的電影,《瞬息全宇宙》一定榜上有名。由獨立電影公司A24制作、...

端午節看什麼電影?給大傢推薦3部優秀影片

端午節看什麼電影?給大傢推薦3部優秀影片

《少年派的奇妙漂流》選擇移民加拿大後,傢人收拾行李,乘坐貨船。那天晚上,一場暴風雨席卷瞭這艘船,它沉沒瞭,但派奇跡般地活瞭下來。他...

戛納電影節:影片《親密》將競逐“金棕櫚獎”

戛納電影節:影片《親密》將競逐“金棕櫚獎”

5月27日,在法國戛納舉行的第75屆戛納國際電影節上,影片《親密》的導演、比利時導演盧卡斯·東特(右)和法國演員萊婭·德呂克出席影片...

美國電影金球獎獲獎影片合集

美國電影金球獎獲獎影片合集

第14屆美國電影金球獎劇情類最佳影片:《環遊世界八十天》(1956)環遊世界八十天 Around the World in Eighty Days (1956)導演: 邁克...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