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娛樂

歌手黃傢駒,原來演過這麼多電影

本文作者是小萬傢族的@鬼腳七

電影唯一的作用是讓生活變得比電影更有趣



說到港樂,就不能不提黃傢駒和Beyond。

1962年6月10日,黃傢駒出生於中國香港。

即使他隻在這個世間留下瞭31年的歲月,但對於華語音樂和流行文化的影響延續至今。


今天剛好是黃傢駒的60歲生忌,在這個日子,小萬不再重述他和他的音樂,而是從電影的角度來和大傢聊一聊,曾經作為演員的黃傢駒。

其實出乎很多人想象,黃傢駒的表演生涯和他的音樂生涯開始得一樣早。

1983年,Beyond樂隊才剛剛組建,黃傢駒在這個時候就已經與鼓手葉世榮以及另外兩位早期成員鄧煒謙、李榮潮一起在電影中“露瞭一手”。

beyond早期成員


當時還僅僅是個地下樂隊的Beyond在方育平導演的新浪潮作品《半邊人》(1983)中客串出演,飾演瞭影片中女主角所在的電影公司裡一支在拍攝的樂隊。

這段戲前後不到一分鐘,成員露臉的鏡頭也不過五六秒,確實是純粹的“醬油角色”。

《半邊人》中,右方站立者為黃傢駒


就是這樣的客串角色,也是黃傢駒興致勃勃地特意找來的,在那個懷揣夢想的年紀裡,這樣的演出熱情或許早就為日後的成功寫下瞭伏筆。

1987年,Beyond開始被主流音樂逐漸接受。

而也正是在這個時期,樂隊在電影中的客串出演也多瞭起來,隻不過比起之前僅僅是“隨便一個樂隊都行”的客串,現如今為瞭擴大影響和提高知名度,Beyond在電影中一般會客串的同時順帶“打歌”。


1989年,Beyond在吳啟華主演電影《黑色迷墻》中負責制作和演唱的主題曲《午夜迷墻》甚至提名瞭香港金像獎最佳電影歌曲獎。

這標志著Beyond迎來瞭音樂事業的轉折,對於他們的電影事業來說,這一年同樣是個轉折。


1990年,黃傢駒和他的樂隊夥伴迎來瞭他們的第一個“電影大制作”——杜琪峰導演、周潤發和張艾嘉主演的喜劇《吉星拱照》。

Beyond四人組得益於在歌壇的日益受到重視,在電影圈也逐漸有瞭咖位。

比如在這部作品中,四人飾演瞭張艾嘉所在的快餐店的四個年輕打工仔,分別名叫遊向東、遊向西、遊向南、遊向北。

從設定上來看,他們依然是四個想要玩音樂但是迫於現實壓力不得不打工糊口的年輕人,故事中也一如既往安排瞭一段四人登臺演出的戲份,演唱瞭他們自己的經典作品《午夜怨曲》。


但是除瞭唱歌,監制黃百鳴和導演杜琪峰也給瞭他們足夠的戲份,故事中周潤發飾演的富商隱藏身份在快餐店打工,和一群勤奮努力的普通人成瞭朋友.

Beyond四人所代表的努力追求夢想的“上進青年”形象與他們當時樂壇新生代的身份結合,成為影片中相當亮眼的角色。


要說到黃傢駒與Beyond能順利進入影壇,那就不得不提一個人,那就是新藝城的骨幹成員黃百鳴。

在90年代的港片中,黃百鳴幾乎就是小成本喜劇的金字招牌,而也正是黃百鳴,連續幾部作品給瞭Beyond在銀幕上亮相的機會。


1990年的另一部作品《開心鬼救開心鬼》,是經典的捉鬼喜劇“開心鬼系列”的續作。

Beyond飾演“文武英傑”四個學生,搭配李麗珍、袁潔瑩、羅美薇、陳加玲四位女演員,顏值和青春感拉滿,成為四人在電影中最經典的一次共同出演。


歌而優則演,這個在如今娛樂圈看起來早已經屢見不鮮的包裝套路在當年的香港電影中還不是那麼百試不爽,至少,對於優秀的歌手來說,想要進軍影壇,至少要拿出最基本的表演素養才行。


當年不到三十歲的Beyond幾乎出演的都是年輕天真的學生形象,黃百鳴所擅長的漫畫式喜劇風格也相當程度上凸顯瞭他們的青春氣息,避免瞭演技短板,量體裁衣地為他們的演藝之路打好瞭基礎。


到瞭1991年,依然是黃百鳴,將Beyongd成員升格為主角,拍攝瞭《Beyond日記之莫欺少年窮》。

故事中四個年輕人組成樂隊,各自克服重重困難登臺演出,可以說就是他們一路走來的經歷縮寫。

《Beyond日記之莫欺少年窮》中也有王菲出演


黃傢駒飾演的吳傢駒因為一傢人要移民美國,不得不兼職各種工作努力賺錢,雖然是個符號化的喜劇人物,但是在不斷奔波的底層生活背後,依然能看見香港人特有的揾食精神。


故事結尾,吳傢決定放棄移民留守香港,“快九七又如何?香港那麼好,多少人走瞭又回來”,這段臺詞算是為特殊時期的香港心態註入瞭一份信念。


其實到瞭這裡,雖然Beyond出演的依然是和他們真實身份緊密聯系的角色,《Beyond日記之莫欺少年窮》本質上甚至更像一部“粉絲電影”,但是自然不做作的演技也毫無疑問得到瞭電影界的認可。


尤其對於黃傢駒來說,他很快接到瞭他的第一個“真正”的角色,在張之亮1992年的《籠民》中出演角色毛仔。


《籠民》是一部極具現實意義的作品,故事講述在香港的一處廉價公寓中的故事,這裡的底層百姓因為貧窮,隻能租住在一間間隻夠一人躺臥的床鋪裡,床架四周圍上鐵絲,人仿佛籠中野獸,故稱“籠民”。


但是即便是這樣的住處,也面對著開發商和政府的強制拆遷命令,一大群無傢可歸的流浪者的前途一片茫然。

黃傢駒在故事中飾演一個有前科的小混混毛仔,他同樣寄居在籠屋當中,目睹瞭一屋子人為瞭自己的住處拼命抗爭,卻無法改變命運的無奈現實。


張之亮在花絮中提到為何會安排一個和其他老弱病殘的角色完全不同的年輕人,正是為瞭在這種對比中以旁觀者的身份見證籠民們的生活。


黃傢駒的表演很好地實現瞭導演的任務,這個看似頑劣不堪的年輕人在籠屋的生活中見識瞭普通人的友愛善良、政客們的虛偽冷酷、現實的無情殘忍。

通過他的角度,我們看到一個“老不得所養”的社會給普通的個體造成的巨大傷害,也成為這部影片的點睛之筆。


《籠民》獲得瞭第12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編劇、最佳男配角四項大獎。

黃傢駒雖然沒有獲獎,但是在這部他第一次不以歌手身份出演的電影中,展示出瞭能成為一名優秀演員的潛質和能力。

1993年6月30日,黃傢駒意外離世,隨之終結的不僅是Beyond的音樂之路,同時也是剛剛起步的黃傢駒的演員之路。

那個青澀的才華滿滿的年輕人,永遠停留在31歲的年紀,而我們也永遠無法知道,他本來可以在音樂和銀幕上帶來多少驚喜。


或許我們隻能像歌裡那樣感慨,“我與你也彼此真的相識過”,這是我們懷念黃傢駒時候的唯一安慰。

註:本文部分圖片來源於豆瓣及網絡,若有侵權請主動聯系我們。

上一篇

超40位明星聲討唐山打人者!有的氣急,有的放狠話,有的破口大罵

下一篇

蔡依林愛犬富貴又時尚一套古馳寵物服裝3萬元,享受狗生巔峰

油畫藝術:作品名稱《Standing Bather, Drying Her Hair》

油畫藝術:作品名稱《Standing Bather, Drying Her Hair》

關註後可以看到更多好作品,點擊右上方“關註”。藝術作品名稱:《Standing Bather, Drying Her Hair》,作者: Paul Cezanne,保羅·塞...

重返起點,200餘件羅中立作品回溯其50載藝術歷程

重返起點,200餘件羅中立作品回溯其50載藝術歷程

6月8日,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在北京雙空間推出“重返起點:羅中立回顧展 1965-2022”。本次展覽是羅中立在京首次舉辦的大型回顧展,展出作...

64歲香港戲骨久居內地,愜意逛路邊攤無人識,一天吃三餐僅花10元

64歲香港戲骨久居內地,愜意逛路邊攤無人識,一天吃三餐僅花10元

餓瞭嗎?戳右邊關註我們,每天給您送上最新出爐的娛樂硬核大餐!6月10日,香港演員王俊棠現身福州市三坊七巷,他大搖大擺在街頭閑逛,模樣愜...

異境之美——攝影師Elizabeth Elder人像攝影藝術作品欣賞

異境之美——攝影師Elizabeth Elder人像攝影藝術作品欣賞

異境之美——攝影師Elizabeth Elder人像攝影藝術作品欣賞:...

電視劇《林深見鹿》:靳東和嶽暘耀眼,李小冉的角色,有點作

電視劇《林深見鹿》:靳東和嶽暘耀眼,李小冉的角色,有點作

在電視劇《林深見鹿》播出之前,我就因為群演網絡討薪的消息,知道瞭靳東跟李小冉,嶽暘,牛莉等人主演的這部劇。經過瞭這一段時間,相信事...

虛報假陽騙康復碼?香港疫情再現反彈,歐美返港人士帶來變種病毒攻入

虛報假陽騙康復碼?香港疫情再現反彈,歐美返港人士帶來變種病毒攻入

香港第五波疫情又反彈瞭!香港特區政府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9日公佈,截至當日零時,香港新增674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這比本月初回落到兩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