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娛樂

武不能打,俠不夠味,武俠還有救嗎?

文|阿Po


《說英雄誰是英雄》(下略《說英雄》)在五月下旬的檔期不錯,作為騰訊S級武俠IP改編劇,當下無對手。


結果開播之前就因片花被吐槽“PPT式打戲”,第二周因為《夢華錄》的上線更是聲量減弱。雖然今日豆瓣開分6.8,在近年武俠劇中已算少有能及格的成績,但不到2.4萬的評分人數,對於《說英雄》這個IP來說實在有些英雄遲暮的唏噓。



“同樣是俠,仙俠比武俠好‘看’;同樣是給男性觀眾看,男頻文改編比武俠劇改編更‘爽’。”某平臺制片人葉子在談及對武俠題材的看法時,向河豚影視檔案(ID:htysda)如是表達。


《說英雄》在真正的武俠愛好者眼裡,是“PPT打戲”和不復人物魅力的“魔改”;但在“古偶劇”受眾裡,卻是依靠網友對流量演員、網紅演員的愛好,獲得瞭一些“古偶基本盤”的支持。


隻是如此一來,“武俠”在現有的影視劇分類裡就顯得更為尷尬,似乎是一個存在於80後90後懷舊濾鏡裡的標簽。


當代觀眾真的不需要瞭嗎?


河豚影視檔案向幾位行業制片人、導演、編劇以及文學策劃提出瞭這個問題後,得到的答復大部分是否定的。但武俠劇要想在短期內“東山再起”,或許還差一個“拐點”……


被“武”拉胯武俠


武俠劇“武”字當前,但在《說英雄》開播之前,武打場面又雙叒叕被網友群嘲瞭。嘲點有二:


其一,觀眾在其他古裝劇裡苦“PPT式打戲”久已,言情武俠小說《且試天下》改編影視劇,開播營銷點之一為#國產武俠終於支棱起來瞭#,但因為劇內角色沒有太多真實過招、全憑提劍之後漫天亂飛、鏡頭切換剪輯迷惑,很快翻車。


《且試天下》打戲


此武俠話題被迅速編輯,與同期開播另一古裝甜寵劇《祝卿好》共沉淪。觀眾也因此對以“武俠”為營銷點,卻連武俠最基本皮相的武打戲都做不好的劇,怨聲加倍。


其二,當代觀眾對“武俠”或者“武俠劇”的概念定義,多定位在上世紀五十年代開始,港臺作者將俠義章回武俠小說推陳出新形成的“新派武俠小說”體系之上,梁羽生為鼻祖,金庸、古龍、溫瑞安與之並稱“新派武俠小說四大宗師”。


武俠小說改編時也以港臺影視劇率先進入觀眾視野,而彼時正直香港功夫片興盛階段,“龍虎武師”在香港形成很好的行業風氣,觀眾接受並熱愛硬橋硬馬打鬥的“中國功夫”。


《說英雄》雖改編自溫瑞安最著名小說系列之一,卻與近年大部分國產古裝劇同樣運用瞭“濫用升格與切割剪輯”的氛圍式打鬥風格,失去瞭“武戲”真正的看點。


《說英雄》打戲


觀眾究竟喜歡看怎樣的武戲?


制片人葉子告訴河豚影視檔案,在做輿情監測的時候得到觀眾的互動反饋和網友意見,主要有兩點:一來,大多數還是希望看到武俠角色打鬥時,互動形式以實際過招為主,即可以明確看見人物之間的招式碰撞,而非一些虛無的、需要觀眾自己體會的意識流表達;二來,觀眾喜歡很在意角色打鬥時演員的身段、力量是否能體現出武功的質感。


事實上,這兩點在現在的武俠劇中都已成“奢望”。這又究竟為何?


“打戲主要是由武術指導來設計,武行來操作完成。”靈河文化創始人兼CEO的白一驄這樣向河豚影視檔案介紹,他剛剛在橫店呆瞭一年,最近殺青的一部作品《天行健》就包含一部分武俠元素,因此對國產劇打戲的困境格外有感觸。



武指工作套路化、武行整體行業萎縮,是白一驄在多年項目制作過程中遇到的關於武戲方面最無奈的兩大問題。


作為最早一批入局網劇的制片人,白一驄告訴河豚影視檔案,早在六七年前他就邀請瞭業內著名的武指加入項目拍攝,但打戲效果並不盡如人意,其中一大原因來自於武行這個行當的沒落。


社會進步帶動人民生活水平,學武術的孩子或許沒有減少很多,但肯吃大苦學武術之後投身武行拍打戲做替身的人變少瞭。二十年前國產劇行業的武行薪水在6000-8000元/月,現在武行的薪水依然與這個價位持平,甚至在倒退,最低4000-5000元/月。


又苦又累又賺不到錢的行業沒人幹很正常,三四十歲身體沒辦法支撐大量的打戲,就會考慮轉行做武指,甚至轉行做導演。


紀錄片《龍虎武師》截圖


愛奇藝紀錄片《龍虎武師》中記載,與成龍、元華、元秋等香港功夫片打星師出同門的元德,在回到內地影視圈後發現,武指是不被認可的(即無法通過武指推進項目),不得已之下隻能轉行導演,一代龍虎武師最終因執導甜寵鼻祖劇《雙世寵妃》而再度揚名。


這種情況之下,可以補位武行的年輕人數量變少,當劇組遇到大量硬派動作必須由年輕武行來完成,在缺乏這類人才時,質量和效果必然無法呈現到最佳。


作為資深新派武俠小說愛好者的著名編劇賈東巖則告訴河豚影視檔案,武指工作缺乏創造力,進入同質化的“行活”階段也是“PPT打戲”頻出的一大原因,“不是每個人都是袁和平(著名武術指導),就連編劇的工作都能套路化瞭,更不要說武術指導這種不斷重復高相似度動作的工作瞭。”


在賈東巖看來,過去的武俠劇每集都會有兩三次能讓人看得舒服甚至過癮的打鬥,對現在的國產武俠來說,哪怕一集一次,打得有模有樣,讓觀眾感受到緊張刺激,也會比走氛圍感的升格慢動作好很多。


“氛圍感”在大部分感情戲的拍攝中是必需品,但在武俠戲裡卻是需要配合故事本身世界觀裡的武術設定來做風格定位。


《雪中悍刀行》打戲


比如賈東巖提及《雪中悍刀行》的打戲視覺呈現,是以“劍氣”“內功””氣波”這些比較虛的東西形成體系,動作本身不足。但這個故事如果配上《將夜》的打戲拍攝質量,或許又會是另一番效果。相反,《說英雄》系列原著中的武功體系描述則是有些意境派,實際拍攝後反而將很多武功招式落地化,則失去瞭原著在“武”方面的精華。


《將夜》打戲


在此次探討中,河豚影視檔案可以感受到,演員越來越“不能打”確實是個很現實的問題,這同樣涉及到兩個方面:


其一,資本主導的影視市場越來越浮躁。越來越講求“時效”的拍攝方式,造成瞭演員或者武指在打戲方面都沒有時間去鉆研。張紀中版《神雕俠侶》,劉亦菲飾演的小龍女出場動作,花瞭6個夜晚的時間拍攝,而放在今天,鮮少有演員再能如此專註,片方也難以在場地方面不斷加錢延期。


張紀中版《神雕俠侶》劇照


除瞭一部分有長期舞蹈、戲劇功底的演員在動作呈現上會稍好些,制片方、演員和武指都卡著有限的時間,大傢都心照不宣地拍一場“差不多就行瞭,還能靠後期剪輯”的打戲。拍攝素材的不足,全靠後天剪輯挽救,勢必造成“PPT式打戲”的結果。


其二,所有劇組在“安全第一”的前提下,也會讓包括演員在內所有相關工作人員,盡量少參與到危險性較高的拍攝中。白一驄就經歷過項目拍攝中,演員與武行拍攝打戲時,因為年輕武行經驗少,動作控制力弱,刺傷演員更險些造成重大傷害的事故,更讓他在拍武戲時要衡量好動作的美觀與演員的安全。


總而言之,作為“以武立劇”的武俠來說,武行環境的整體萎縮,給“武功”這一層皮相的拍攝帶來瞭不少的難度,行業人士呼籲,或許可以在前不久“平臺限價”的行動中,通過提升基礎環節從業者的薪酬逐漸培養起如“武行”這些行業的環境氛圍。


武俠式微,一個題材即將凋零?


歷年來經典武俠小說改編影視劇口碑每況愈下,直到2020年《俠探簡不知》與《少年遊之一寸相思》兩部非知名大演員參與的中輕體量武俠劇以“小黑馬”姿態跑出,豆瓣最高評分都超過8分,觀眾又開始對“武俠”產生瞭一些微弱的期待。


不過《俠探簡不知》的導演馬藝恒卻告知河豚影視檔案,這部戲最初的定位並非武俠,“我們這部最早是按照古裝懸疑探案題材定位的,但是它有武俠的魂,所以後期在拍攝的時候我們把武俠的部分放大瞭。”



靈河文化的《天行健》也是不重點打武俠標簽,而是以群像戲姿態,憑借劇本優勢在平臺高票過會。


有知名港臺新派武俠小說大IP的新版改編編劇餘洪告訴河豚影視檔案,改編之初,甲方表示想做這個故事的原因是它雖為著名武俠小說作傢的作品,但因為是武俠小說中鮮少的女性角色較為重要的故事,相比同作傢其他作品來說,之前被翻拍的次數較少,想要嘗試一次“以小博大”。


餘洪表示,在前一批編劇放棄之後,資方找到他們希望他們接手改編工作,接手時發現,前一批編劇的改編方式過於偏向甜寵做法,武俠元素被摘去較多。這或許是一種更傾向於當下市場走向的改編方案,但明顯不符合資方對於這樣一個著名武俠小說作者IP的改編期待。


即便如此,大部分資方與平臺方都已經不再將“武俠”作為項目的第一標簽去定位,他們更多的會選擇去解構經典新派武俠的內容,用一些符合市場的標簽更易於定位明確且熟悉的受眾。比如男性群像是很多武俠劇的共性標簽,比如國風美學可以歸納武俠劇古裝、傳統、功夫的部分,比如武俠劇中常見的主角尋仇尋寶則可以用懸疑探案的標簽去定位。


制片人葉子向河豚影視檔案表達瞭一個觀點:同樣是男性受眾較多的題材,網文中的不少古裝男頻IP成瞭武俠劇的“平替”;同樣是以“俠”為中心,仙俠劇比武俠劇更容易在視覺上出效果,也更容易貼近影視劇主要的女性受眾。



雖然近十年的網文IP熱大大提升瞭網文的地位和售價,但在真實的文學鄙視鏈中,網文仍不及經典新派武俠小說,所以也就誕生瞭“耽改”為主的《山河令》和“男頻”為主的《雪中悍刀行》在影視化之後也會將“武俠”這樣傳統大眾的標簽放在網絡類型化標簽的前面,以便貼近大眾審美。


至於這種方式究竟好不好?制片人葉子認為,不失為一種方法,因為現在還能拍攝的大體量武俠劇大多依賴於“金古梁溫”的新派武俠小說。


騰訊互動娛樂在2018年與古龍著作管理發展委員會,以超過1億的版權價格達成古龍作品十年全系列、全版權戰略57部古龍作品的改編合作;奇樹有魚也同年拿下溫瑞安《四大名捕》系列IP,並宣佈斥資2億改編18部網絡電影。



但在這些經典版權之外,武俠本身在小說方面也因網文新類目的沖擊而萎縮,幾乎難有原創武俠題材的劇集項目在平臺過審。


賈東巖直言,“武俠這個題材,到現在為止,它的市場體量本身就無法構成一個完整的大類目瞭,從小說到影視劇的作品量都在萎縮。”


“武俠”難道真的在被市場摒棄嗎?


“也不是,但確實武俠劇有一段時間沒有出現過一個比較大的爆款瞭。”賈東巖告訴河豚影視檔案,“每個題材都有它的高峰期和低谷期,武俠現在就在低谷期,需要誕生一個爆款吸引大傢紛紛重回這個題材的領域。”


白一驄則舉例,他曾經非常希望年代勵志劇《啟航·當風起時》可以播出好成績,因為這個行業現在屬於數據經驗引導內容走向,如果這部劇播出好數據,未來就會有更多的人講述同類的年代勵志故事,影視行業就可以多一條賽道講故事。



武俠也是如此,如果此時誕生一部武俠大爆款,平臺會根據數據經驗在這條賽道上加碼,更多行業者也會參與到其中來,就算是跟風,但至少可以把這個賽道再次“炒熱”。


賈東巖表示,“一要出現爆款,二得爆款是易於模仿的故事。比如金庸爆款多,也因為金庸本身最早也是編劇,最知道情節如何鋪排,也方便影視化;古龍爆款少,是因為古龍的故事不易模仿,視覺風格的呈現非常考驗制作團隊的能力。”


究竟拿什麼拯救“武俠”?


《俠探簡不知》是鮮少的原創武俠“小爆款”,為何又原創又武俠,還能夠成功拍攝出來?導演馬藝恒給出瞭原因,是這部戲以分賬劇形式播出。作為更需要片方以自負盈虧來冒險的分賬劇,平臺在題材的寬容度較大,在內容方面的幹涉也較小,幾乎不會提太多的修改意見,主創的創作自由度很高。


不過可惜的是,原本因為成“小黑馬”而有瞭第二季拍攝的可能性,但兩年過去遲遲未有動靜,甚至連幾傢出品方也未有其他作品面市,不知是否受疫情影響,也讓人對武俠劇雖有口碑,但實際盈利能力存疑。


2020年另一部“小爆款”口碑武俠劇《少年遊之一寸相思》


制片人葉子表示,這其實還是以演員為核心拉動項目體量和觀眾收看的邏輯。“小黑馬”之作獲取口碑,但仍然還是金庸這樣的大IP配頭部演員的大項目碼盤方式,能拉動國產古裝劇最大的受眾盤。


不過以演員為中心的內容創作模式就帶來瞭和許多武俠劇敘事方式相違背的弊端。編劇餘洪以自己改編經典IP的經驗告知河豚影視檔案,“很多武俠小說的主人公在故事開始都會是一個旁觀者的角度,作者通過讓讀者代入主角的視角去觀察小說裡的武俠世界,之後才會慢慢進入其中。但當我們曾經嘗試在開篇做瞭大量的鋪墊去架構一個完整武俠世界觀的時候,資方會認為不夠緊扣主角,事件沒有圍繞他來轉,後來我們刪掉瞭很多東西,把格局縮小到隻做圍繞主角的故事。”


餘洪曾在其他以男性角色為主的故事創作中也有過類似經驗,“資方希望拼命給男主角懟很多戲份,甚至一部劇下來男主角要超過1000場戲,其實這也是一個成本考量的問題,以資方視角來說無可厚非,很多觀眾的確也是奔著主角的流量來,不給主角很多戲,資方自己會沒有信心。”


如何讓資方對自己寫的武俠故事有信心?


後來除瞭緊貼餘洪就給故事加入瞭豐富的冒險元素和人物情感,摻雜著經典武俠元素做出瞭一個類型嫁接的故事。



制片人葉子認為,這種做法其實與《山河令》的做法相似。《山河令》的熱播期,市場在主打一種名為“新武俠”的概念,實際是“耽改+武俠”的復合型題材;導演馬藝恒口中以懸疑探案為主,再放大武俠元素的《俠探簡不知》,同樣也是這樣的的方式。和愛奇藝戀戀劇場主打的“戀愛+”概念一樣,武俠題材也在經歷著與市場受歡迎題材的重新融合。


“武俠+”也許就是“新武俠”真正的套路。


當然,這樣看下來,武俠劇還有沒有機會“東山再起”,關鍵問題一定不會隻是“打戲”好不好看,白一驄笑言,“袁和平袁祥仁拍過很多很厲害的功夫片,也拍過爛片,因為真正的爛片是內容的不過關。”


白一驄和賈東巖都認為,接連有經典武俠的新版改編口碑不佳,都在於創作過程中錯誤表達瞭故事和人物氣質。



以相對成功的翻拍為例,2017年郭靖宇監制的《射雕英雄傳》口碑收視皆佳,2019年曾舜晞版《倚天屠龍記》騰訊視頻內部會員拉新效果好,兩部皆由蔣傢駿導演執導,兩部也是近年來最忠於原著的新版翻拍。


事實證明忠於原著,尤其是金庸的原著,一定是一種最能保證口碑的拍攝方式。但這兩部作品中真正的男一號角色,楊旭文飾演的郭靖與曾舜晞飾演的張無忌,前者在第三集末尾登場,後者更是到瞭12集後半段才登場,忠於原著也代表著制片方敢於用這種逆市場規律的創作方式進行冒險。


如果選擇瞭以“武俠+”的方式另辟蹊徑,也許傳統武俠裡的那片江湖,真的就此離我們慢慢遠去……





上一篇

為拍戲豁出去!34歲張若昀瘦到脫相,皺紋顯老態,還能演范閑嗎?

下一篇

2022年明星考生高考分數公開!馬嘉祺宋亞軒何洛洛邊程上岸

痛,太痛瞭!深度解析遊戲《破敗之王》的起源故事

痛,太痛瞭!深度解析遊戲《破敗之王》的起源故事

作為《英雄聯盟》的衍生遊戲,《破敗之王:英雄聯盟外傳》一經發佈就獲得瞭不少關註。這次我們也來聊聊這部作品,但本篇文章主要的不是...

艾瑞澤8驚艷亮相的背後,是中國汽車品牌歷史上的一個勵志故事

艾瑞澤8驚艷亮相的背後,是中國汽車品牌歷史上的一個勵志故事

最近奇瑞的艾瑞澤8系列轎車新品受到市場的關註。氣質的大嘴前臉格柵、溜背的GT側面造型以及簡約精致的內飾質感,再加上2790mm的中...

讀中國歷史故事,知人生百態21秦國最後的一支部隊

秦二世胡亥在位短短兩年全國起義揭竿而起。公元前209年在大澤鄉兩名秦軍押解900多名勞役前往咸陽,由於是秋天,大雨滂沱數日,按照秦當...

電影裡「吸血鬼」的起源與真相,聊聊歷史上關於吸血鬼的真實故事

電影裡「吸血鬼」的起源與真相,聊聊歷史上關於吸血鬼的真實故事

影片《驚情四百年》(又名《吸血鬼德拉庫拉》)曾經在第65屆奧斯卡上獲得金像獎。這部影片是以導演《教父》而蜚聲影壇的弗朗西斯·...

晉江頂級IP改編劇《長風渡》開機,白敬亭宋軼攜手演繹傳奇愛情故事

晉江頂級IP改編劇《長風渡》開機,白敬亭宋軼攜手演繹傳奇愛情故事

6月15日,由愛奇藝出品,烈火影業、盛閣影視聯合出品的電視劇《長風渡》在橫店舉行開機儀式。愛奇藝創始人、CEO龔宇,愛奇藝高級總監於...

一座城市與京東小哥的抗疫故事

京東調集全國物資人力運力馳援上海抗疫保供,累計運送物資超過15萬噸——一座城市與京東小哥的抗疫故事6月1日零時,外灘海關大樓的鐘...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