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娛樂

95歲的藍天野逝世,德藝雙馨與妻子相濡以沫64年,一生堪稱傳奇

2022年6月8日,德藝雙馨的著名表演藝術傢藍天野因病在北京的傢中逝世,享年95歲。

四年前的一個冬天,他的妻子狄辛先他一步離開瞭這個世界,走的時候也沒有經歷太多的痛苦,面容安詳。

藍天野和狄辛同歲,兩人都是北京人藝的第一批演員,他們在十九歲時相遇,因文藝事業而結緣,他們在27歲時相愛,日久生情邁入瞭婚姻的殿堂。

在漫長的歲月中,他們一直是同行,一直是同事,在同一個舞臺上,奉獻瞭自己的畢生心血,相濡以沫共同生活瞭64年。

他們之間的愛情可謂是吾輩之楷模,足以令娛樂圈那些將婚姻當兒戲的眾星汗顏。

誠然,藍天野和狄辛嚴格來說並不算娛樂圈的人物,因為他們是真真正正的表演藝術傢,德高望重,令人敬仰。

在很多觀眾的印象中,藍天野最經典的角色莫過於《封神榜》中仙風道骨的薑子牙,其實這個角色隻不過是他在退休後,在朋友的一再邀請下才接演的角色。

在他的傳奇一生中,近乎將所有的精力都投入瞭話劇舞臺上,為我國文藝事業的發展立下瞭不朽的功勛。

01

1927年,藍天野出生在河北省衡水市饒陽縣的一個大戶人傢,本名叫王潤森。

當他尚在襁褓之中時,曾祖父便帶著全傢四代人遷到瞭北平。

到北平後,父母和友人一起開瞭一傢綢佈店,以此養傢糊口。

本來一傢人靠著綢佈店的分紅,生活衣食無憂,在當時也算得上小康水平。

可在他10歲那年,北平發生瞭盧溝橋事變,年幼的他親眼見證瞭戰爭的殘酷,瞭解瞭世間的悲慘。

在那個動蕩的年代,他的爺爺奶奶和父親相繼在兩個月內都離開瞭人世,隻剩下他和幾個兄弟姐妹跟著母親相依為命。

藍天野的母親雖然不識字,但卻十分喜歡畫畫和京劇。

在母親的影響下,藍天野對藝術產生瞭濃厚的興趣。

1942年,藍天野在北平三中讀高一的時候,受到同學蘇民的邀請,在學校禮堂看瞭曹禺的話劇《北京人》。

蘇民就是濮存昕的父親,他在這部劇中飾演瞭“曾霆”,也正是在他的引領下,藍天野才走上瞭話劇之路。

多年後,藍天野又將他的兒子濮存昕帶到瞭話劇舞臺,並成為瞭北京人藝新一代的臺柱子。

這是藍天野第一次看話劇,第一次知道有一種藝術表演形式叫話劇,就此與話劇結下瞭不解之緣。

兩年後,從小熱愛畫畫的藍天野躍級報考瞭北平藝術專科學校,並以優異的成績被錄取。

在學校裡他本來學習的是油畫專業,每日與畫為舞,留戀於畫室,對作畫非常癡迷。

然後在閑暇之餘,他對話劇舞臺也十分好奇,在蘇民的推薦下,加入瞭沙龍劇團,出演瞭自己人生中的第一部話劇《日出》,就此正式接觸到瞭話劇表演。

年輕時候的藍天野是一個標準的文藝青年,在新文化思潮的影響下,逐步建立起瞭自己的人生目標與信仰。

02

1945年,藍天野的三姐石梅從解放區回到瞭北平,並且在傢中建立瞭一個地下黨聯絡站。

18歲的藍天野經常幫著姐姐一起做宣傳工作,冒著生命危險為我黨傳遞情報,因為表現突出,抗戰勝利後的第一天,他光榮地成為瞭一名共產黨員。

1946年,藍天野的三姐夫也來瞭北平,負責戲劇戰線工作,同年3月他幫著姐夫一起成立瞭劇聯黨支部,成為瞭四名核心成員之一,隨後他又擔當負責人,組建瞭祖國劇團。

8個月後,藍天野接受組織派遣,打入敵人內部,加入瞭演劇二隊,憑借其出色的組織能力,很快在敵方升為少校,為我黨發展瞭很多文藝骨幹。

也正是在演劇二隊,藍天野遇到瞭同樣熱愛表演的狄辛。

狄辛畢業於志成女子中學,那時候的她青春靚麗,充滿瞭活力,同藍天野一樣,自幼喜愛文藝。

兩人在合作過程中,互相都有瞭好感,但是那時候為瞭傢國,根本無暇顧及兒女私情。

1948年,接到上級通知,祖國劇團和演出二隊需要全員轉移到解放區,他帶領狄辛等人一起踏上瞭征程。

在從北平到滄州的路上,組織上為瞭安全起見,要求全體成員都改個名字。

藍天野望著藍天,看著田野,隨口說瞭句就叫“藍天野”吧,其實這個名字並沒有任何的寓意,但是卻伴隨他走過瞭半個多世紀,一直沿用至今。

1949年,北平解放後,藍天野帶領眾人重回故土,年僅22歲的他參加瞭開國大典,在天安門廣場親耳聽到瞭新中國成立的開國宣言,並且作為文藝戰線的骨幹成員接待瞭來訪的蘇聯紅軍歌舞團。

當年的藍天野英俊瀟灑、意氣風發,不久後他還受到邀請,參演瞭一部蘇聯影片《普魯熱瓦爾斯基》。

這是藍天野第一次涉足影視劇,然而自此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他都沒有再接任何戲,而是將全部精力放在瞭話劇舞臺上。

1952年,藍天野所在的中央戲劇學院話劇團重組,與“老人藝”合並成立瞭北京人民藝術劇院,藍天野和狄辛都成為瞭新人藝的第一批演員,那時候兩人剛剛25歲,對未來的新生活充滿瞭憧憬。

當時兩人雖然都是年輕演員,但是已經有瞭非常豐富的舞臺經驗,是劇院著重培養的優秀演員。

因此經常會安排他們兩人在一起排練,接觸的時間久瞭,慢慢地對彼此敞開瞭心扉。

用藍天野的話說,他和狄辛並不算現在流行的那種一見鐘情,兩人認識瞭好多年之後,彼此都已經很瞭解瞭,才決定攜手步入婚姻。

03

1954年,藍天野和狄辛在北京領取瞭結婚證,從此成為瞭工作中的同事,生活中的伉儷。

婚後不久,藍天野報名參加瞭中央戲劇學院的表演幹部培訓班,經過層層選拔後,進入瞭最終的24人大名單,和老一輩表演藝術傢於藍、田華、姚向黎、魯非、張瞳等人成為瞭同班同學。

學成歸來後藍天野回到人藝,在劇院主要負責在職演員的培訓工作,為人藝培養瞭很多優秀演員。

1957年,北京人藝開始籌備《北京人》和《茶館》兩部大戲,戲中的兩個重要角色都交給瞭藍天野來飾演。

在《北京人》中,藍天野飾演瞭“曾文清”,這部劇是他第一次接觸話劇時的啟蒙之作。

同時《茶館》中的重要角色“秦仲義”,更是成為瞭藍天野話劇生涯中最為經典的角色。

劇中瀟灑倜儻的“秦二爺”,藍天野自1958年開始,一共演出瞭34年,總計374場,從風華正茂演到瞭年過花甲。

兩年後,藍天野又在曹禺創作的歷史大劇《蔡文姬》中飾演瞭“董祀”,這部話劇也是他的代表作之一,也是他青年時期塑造的最後一個角色。

在這之後,藍天野因為各種原因告別瞭舞臺,轉行到幕後做瞭導演,執導瞭《傢》《山村新人》《故都春曉》《救救她》等十餘部話劇。

直到1978年,曹禺完成瞭他的歷史巨作《王昭君》,當他正在發愁找男主角的時候,在單位的樓梯間遇到瞭藍天野,一番交談過後,覺得藍天野演劇中的匈奴大單於呼韓邪正合適。

而這一次飾演女主角王昭君的就是他的妻子狄辛,兩人雖然同在北京人藝共事瞭近30年,但在此之前,很少有過男女主角這樣的合作,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04

八十年代初期,我國的電影事業蓬勃發展,北京人藝和北京電影制片廠展開瞭深度合作,將《茶館》《蔡文姬》等話劇作品改編成瞭電影。

本來有意邀請藍天野參演,但是他對話劇改編成影視作品這件事情並不認同,他覺得話劇作品隻有在舞臺上才能體現出精髓。

也正是受這種觀念的影響,藍天野在話劇舞臺上耕耘瞭30多年,從來沒有接過影視劇,大傢也都知道這個事情,所以也都尊重他的想法。

直到1984年,北京人藝與電視藝術委員會合作拍攝《末代皇帝》,醇親王載豐一角遲遲找不到合適的人選,於是單位就安排藍天野來飾演。

其實藍天野根本就沒有要拍影視劇的想法,他把自己第一次拍戲的經歷形容為”被綁架去的王爺“。

正是因為拍瞭這部戲之後,劇組再來邀請他拍戲,他也不好再推辭瞭。

接下來的幾年,藍天野相繼接拍瞭多部影視劇,成為瞭一名“業餘”影視劇演員。

1987年,藍天野正式從北京人藝離休,得知他空閑下來後,邀請他演戲的劇組越來越多,閑來無事他便全都答應瞭下來。

一年後,藍天野在揚州拍戲時,狄辛告訴他,上海電視臺要找他來演《封神榜》中的薑子牙。

恰好在幾天後他作為顧問隨北京人藝到上海演出,和劇組見面後,對方非常有誠意,於是就答應瞭下來。

藍天野之所以接拍封神榜,是因為小時候就喜歡看這部小說,而當他拿到劇本後,因為是香港人改編的原著,又感到這部劇寫的過於商業化。

於是他給劇組提供瞭很多建議,劇本經過多次修改後,少瞭很多雷人的情節,這才有瞭我們看到的經典神話劇《封神榜》。

這部劇一共拍攝瞭11個月,63歲的藍天野隨劇組親赴新疆、浙江、廣州等地,無論多麼高難度的動作戲,他都堅持不用替身,真正體現出瞭演員的專業精神。

《封神榜》播出後,其新穎的神話題材引起瞭空前的反響,藍天野也由此成為瞭“薑子牙”的代名詞。

在很多人童年的印象裡,藍天野就是那個神話故事中真正的薑子牙,溫文爾雅,雍容不迫,感覺他就是一位仙人。

05

在拍攝《封神榜》期間,還是副導演的趙寶剛找到藍天野,想讓他出演電視劇《渴望》中的父親“王子濤”。

藍天野開始覺得劇本中的這個人物可有可無,於是就拒絕瞭趙寶剛的邀請。

可在拍攝完《封神榜》後,趙寶剛又和導演魯曉威一起找上瞭門,見對方這麼有誠意,才勉強答應瞭下來。

沒成想,《渴望》播出後引發瞭轟動,藍天野憑借其精湛的演技,再一次驚艷瞭觀眾。

當年甚至有觀眾寫瞭十幾頁的信給藍天野,想要他做自己的父親,因為他在劇中扮演的父親,實在是太善良,太感人瞭。

90年代初期,《封神榜》和《渴望》讓藍天野獲得瞭超高的人氣,很多觀眾對他的印象也都停留於此。

然而這兩部戲從接拍到上映,藍天野心中始終有些糾結,總覺得自己隻是在客串演出,話劇才是他終生的舞臺。

1992年,在北京人藝成立40周年慶典上,藍天野回歸出演瞭《茶館》的告別演出,此後便把精力用在瞭書畫方面。

自幼學畫的他一直鐘情於作畫,在北京人藝期間就曾拜瞭李苦禪和許麟廬為師,在兩位書畫大傢的提點之下,進步神速。

1996年,藍天野在中國美術館舉辦瞭個人畫展,終於圓瞭自己的藝術夢。

他曾經說,在他的舞臺生涯中,演員和導演隻是自己的職業,而美術才是畢生最大的興趣。

06

晚年的藍天野一直在追求自己的興趣,2002年演瞭最後一部電視劇《記憶的證明》後,就此封山,不再接戲。

很多劇組拿出天價片酬誘惑,他都不為所動,對於他來說,演戲拍戲根本與金錢毫無瓜葛。

此後藍天野就此過上瞭頤養天年的生活,作畫、收藏奇石,生活過得有滋有味。

2011年,藍天野接到北京藝人院長張和平的邀請,在劇院食堂吃瞭一頓飯,後來他才得知原來這是場“鴻門宴”。

本來他想著最多讓他擔任個藝術顧問,誰知人藝想邀請他再度出山,出演巴金名著改編的話劇《傢》。

就這樣,藍天野時隔多年重返人藝舞臺,於84歲高齡出演瞭“馮樂山”一角。

2015年,88歲的藍天野與戲劇大師賴聲川合作,與李立群一起出演瞭央視制作的話劇《冬之旅》,在全國各地的演出中,45天他跟著跑瞭7個城市,演瞭17場戲,他場場不落。

這一年,藍天野因為長期對文化事業孜孜不倦的貢獻,榮獲瞭“全國德藝雙馨終身成就獎”,此獎項授予藍老,確實實至名歸。

2018年的一個冬日,與藍天野相濡以沫64年的妻子狄辛因病離世,享年91歲。

兒女們都圍在一起失聲痛哭,而藍天野卻顯得很平靜,因為他早已做好瞭心理準備,看透瞭生老病死。

狄辛生前,兩人就討論過身後事的安排,商議一切從簡,不設靈堂,不搞遺體告別儀式。

因為他不想讓老朋友大冷天辛苦來吊唁,不僅怕他們身體上受不瞭,也怕他們傷心難過。

真情記在心裡就行,一切全都會在記憶裡留存。

狄辛離世後,藍天野發瞭一篇長文《野說狄辛》,文中稱:

她的一生,過得也值得瞭,很精彩,很有意義。

藍天野在文末還表示:

狄辛走瞭,我能做的,大概就是盡我所能,在舞臺上多做一些事情。

07

2020年6月,在北京人藝建院68周年紀念演出上,93歲高齡的藍天野壓軸出場,帶著一眾青年演員重演瞭話劇《蔡文姬》。

一年後,藍天野又和老友白樺一起復排瞭他的代表作《吳王金戈越王劍》,這也成為瞭他導演的最後一部作品,成為瞭千古絕唱。

同在這一年,因為藍天野在傳承藝術藝德,發掘培養文藝精英方面做出的突出貢獻,榮獲瞭象征至高榮譽的“七一勛章”。

2022年初,藍天野在參加節目時已經明顯看的出清瘦瞭很多,他說到自己得瞭胰腺癌,病痛折磨的他非常累,但他的心態仍舊很好,談吐間臉上始終掛著笑容。

二月二龍抬頭的日子,藍天野一手培養起來的學生濮存昕還到傢中給他理瞭發。

然而因為年事過高加上癌癥的折磨,不久後藍天野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不得已隻能住院治療。

2022年5月4日,藍天野在醫院過瞭自己第95個生日,很多藝人和網友紛紛向他送上瞭生日祝福。

5天後,老一輩藝術傢秦怡辭世,藍天野還在朋友圈發表瞭對她的悼念。

藍天野住院期間,傢人四處求醫,想盡一切辦法為他治療。

但藍天野卻並不同意傢人這麼做,甚至一度拒絕治療,對於生死表現非常淡定,不想在耄耋之年再遭受更多的痛苦。

2022年6月8日,藍天野在北京的傢中安詳離世,據濮存晰的妻子透露,藍天野是在睡夢中離開的,走得安靜慈祥,沒有任何的痛苦。

6月14日,在北京舉行瞭藍天野同志告別儀式,遵從他的遺願,葬禮一切從簡。

結語

藍天野的一生堪稱傳奇,無論是在藝術成就上,還是在為人處世方面都十分讓人敬佩。

曾有人誇他是文藝界的大師或者泰鬥,而他卻開玩笑說,自己想養兩條狗,一條叫“大師”,另一條叫“泰鬥”,如果有人以此吹捧他的話,他就把狗指給那個人看。

謙遜低調、不驕不傲是藍天野一直以來的處世準則,真正配得上“德高望重”“德藝雙馨”等贊美。

雖然藍天野已經仙逝,但他塑造的眾多經典形象將永遠留存在我們的心中,尤其是仙風道骨的“薑子牙”,甚至有人說:藍天野沒有離開,隻是回歸仙班瞭。

上一篇

蔡少芬全傢回港生活,上海千萬豪宅就住一年,300平內景也曝光

下一篇

宋丹丹回應倚老賣老爭議!自曝委屈想哭睡不著,李雪琴汪蘇瀧安慰

FC封神榜,遊戲中最能打的是哪吒嗎?老玩傢表示薑太公才是真神

FC封神榜,遊戲中最能打的是哪吒嗎?老玩傢表示薑太公才是真神

紅白機上的《封神榜》有4位主角,當年玩過這款遊戲的應該都清楚,如果中途放棄瞭,那可能就不知道瞭。四位主角的職責各不相同,正常玩的...

戲比天大:北京人藝精神是娛樂圈的一面鏡子

戲比天大:北京人藝精神是娛樂圈的一面鏡子

近日,北京人藝70周年紀念活動成為娛樂圈、乃至社會生活中的一個熱點。人藝70年的紀念活動不但是北京人藝歷年保留劇目的展演,更是人...

5消息!辟謠2人離隊,鞏導王晗專訪,北京人員變動,籃協重要決策

5消息!辟謠2人離隊,鞏導王晗專訪,北京人員變動,籃協重要決策

今天曝光瞭男籃兩個人離開球隊,分別是趙睿和劉維偉,不過最終還是獲得瞭辟謠。其中趙睿出現在瞭球隊的訓練中,他沒有離隊。而且根據趙...

中國歷史系列4——北京人(猿人)約70—30萬年前

中國歷史系列4——北京人(猿人)約70—30萬年前

北京人(猿人) 北京猿人是生活在遠古北京周口店,屬於直立人,會使用天然火,打制工具(石器),人類第一次取得瞭支配一種自然力的能力。1929年,...

樂刻春節健身大數據:運動高峰提前,北京人運動熱情最高漲

新京報訊(記者 王萍)2月8日,樂刻運動發佈“2022春節(1.31-2.6)健身熱潮”大數據顯示,春節期間北京人的熱情最為高漲,運動高峰由平時的19...

冬奧文化,浸潤北京人傢

冬奧文化,浸潤北京人傢

【冰雪嘉年華】光明日報記者 董城 張景華 光明日報通訊員 侯旭東 鄒韻婕隨著冬奧會的開幕,北京成為世界上首個“雙奧之城”,北京人...

返回頂部